昨夜星辰恰似你 / 昨夜星辰恰似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常安刚从英国回来,倒了一天时差,昨晚被周勀吵醒后就睡得不安稳,这会儿又被楼下的车声吵醒了。

她挣扎着起床,她披了件外套走至窗口,外面雨停了,天色还没完全消亮,周勀常坐的那辆车已经停在门口,司机接了他的行李箱,他习惯性把西装扣子解了两颗才上车,关车门前又抬头瞄了眼二楼。

常安猛地闪到窗后,直至引擎发动,车声飘远了,常安才靠在墙上轻轻舒了一口气。

她望着空空的房间出神,这个公寓是她和周勀刚结婚时买的,之前说好互不干涉彼此生活,周勀几乎不回来住,她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巧,她刚回国就碰到周勀,理由是第二天出差,这离机场近。

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几下,才把常安的思绪拉了回来,不消多想,又是那个方如珊发的。

常安一阵心烦,这个人已经纠缠她大半个月了,几乎从伦敦追回云凌,之前一直没搭理,她苦恼了会儿,才蹭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下。

——“常小姐,我是方如珊,能否出来见一面?”

——“我在金轩816包房,你现在过来一趟吧,想和你聊聊我跟阿勀之间的事。”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见一面吧,不然改天我只能直接去你工作的地方找你!”

对方喋喋不休,意思很明显,非见一面不可。

见就见吧,又能把她怎么样!

……

金轩是云凌一家高档红酒会所,地处郊区。

常安不会开车,打了辆出租送到门口,会员制,她还不能直接进去,报了方如珊的大名才被放行。

“今晚方小姐在这过生日,周先生专门给她开了间包房。”前面领路的服务生很是热情。

常安不动声色问:“哪个周先生?”

“周少啊,荣邦置业的老板!”

说话间已经到了包房门口,常安没再往下问,从手袋里掏了张纸币塞给服务生,兴许是在国外呆久的缘故,她还保持支付小费的习惯。

服务生似受宠若惊,连续道了两声谢谢才离开。

人走后常安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头欢歌笑语,可以想象氛围应该挺开心,常安便过去推开门,扑面送来一股烟味和酒气,起初谁都没注意到她,气氛相当和谐,直至有人突然喊了声:“喂,珊珊,这是不是你约的那谁?”

一时四下消声,刚才还在聊天说笑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七八双眼睛齐刷刷射向常安。

站在门口的常安成了众矢之的。

“打扰,我过来见方小姐!”她保持着基本礼仪,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屋里大概七八个穿戴时髦的年轻男女,而朝南坐的那位最为显眼,一身酒红色高叉长裙,配上精心打理过的短发,明艳大方又不失性感。

其实常安很早就在网上见过方如珊的照片,毕竟这么多莺莺燕燕中周勀只承认过她一人,也会经常带她出席公开活动,所以常安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但这却是方如珊第一次见常安。

“你好,方小姐,我是常安!”

方如珊当时还坐软椅上,歪着身子,面色潮红,眼眶有些肿,看样子像是刚哭过一场,见了常安也不动,只死死盯着她看。

她看什么呢?

其实方如珊在此之前也已经偷偷找人调查过常安,海归,学画画的,祖上三代显贵,外公是建国初期著名外交家,外婆当年也是十里洋场的名媛,所以常安身份金贵也正常,可方如珊总觉得也不过就是个23岁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魅力?但如今见到真人她才突然觉得心慌。

眼前的女孩没有化妆,黑发披肩,穿了条很普通的白色针织裙,搁在如此场合中没有丝毫惊艳,可贵在她眉目里的气韵,无需做什么,只那么往眼前一站,如山涧溪水清风,不动声色地就把什么都比下去了。

“喂,珊珊,人跟你说话呢!”旁边终于有人打破沉默。

方如珊回神。

她起初是准备了诸多说辞,要严阵以待,要摆出态度,起码要让这小姑娘知道她的厉害和手段,可这一刻什么都是枉然。

方如珊一开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常小姐,我求你…求你离开阿勀好不好……”

第二章

一秒变故,常安吓得不轻。

她扯着常安哀求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真的……过了今晚我就27了,我跟了他两年,整整两年呐…我还有几个两年可以熬?但你不一样,你还年轻,家世又好,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好的人,何必把时间都耗在他身上?”

方如珊声嘶力竭,旁边几个朋友大概也没料到她会来这一套,表情各有尴尬。

常安心里其实也挺受不了,但脸上还得维持起码涵养。

“抱歉,我来是因为你找了我半个月,想跟你把话说清楚,但如果你是这态度…”她往后退了半步,想要甩开方如珊,可对方死拽着不放,不知道怎么扯到一旁的桌布,哗啦啦一通响,酒杯盘子扯到地上全部碎得稀巴烂。

常安也被吓了一个激灵,原本还想打圆场的朋友忍不了了,其中一个浓妆女人突然冒出来。

“常小姐,你这算什么意思?好好说话不行吗?”她边说边挡到前面来,上上下下把常安瞅了一番,“不就仗着自己家世好点嘛,那我可得告诉你,珊珊和周少在一起时还没你呢,是你突然冒出来横在他们两人中间,要不是周老爷子逼婚,周太太的名头怎么也轮不到你!”

女人言辞犀利,满身都是理。

旁边有人拽她,“好了陶子,少说两句!”

她甩开那人,眼神凶狠地戳着常安,“凭什么让我少说两句?没看珊珊多痛苦吗?再说我哪句话说错了?她心里明明知道周少不待见她,还死缠不放,这叫什么,这叫占着茅坑不拉屎!”

话是越说越难听,周围更是乌烟瘴气,常安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指指点点,她需要用所有教养来克制情绪。

“抱歉,我可能不该来。”她这会儿真是后悔了,何必降低身份到这来自取其辱?“方小姐,麻烦你把手拿开!”

可方如珊好像真是酒精上头:“不!我不放!……你先答应我,把阿勀还给我!”

常安从来不知道有女人会为了一段感情如此不顾自尊和形象!

简直胡搅蛮缠啊,她不想再耗下去了,正打算自己抽身出来,旁边也不知是谁扯了一把,常安重心不稳往后倒,整个人跟着跌了下去。

哐啷啷又是一通响…

周勀推门进来时只看到碎盘子碎杯子还有摔得稀巴烂的奶油蛋糕,哭得一塌糊涂的的方如珊,和摔在满地狼藉中的常安。

“都干什么呢!”突闻一声呵斥,所有人回头。

跟他一同进来的服务生也被眼前场景吓了一跳,这是来拆馆的吗?

“周少…您看这……”

周勀不语,绷着一张脸走进包房。

周勀过去将哭得昏天暗地的方如珊拉起来,问:“怎么回事?”

而后转过去看了眼常安,那会儿常安已经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站在一堆玻璃碎渣中,脸色不大好,裙子和鞋面上沾了许多奶油酒渍。

她也懒得看周勀,只是拉了拉裙角。

“抱歉,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你们慢慢玩!“她扔下一句话就转身出去,门口两个服务生都傻了。

方如珊心中窃喜,又往周勀身上贴,“对不起,这事要怪我,今天我生日,你却没时间陪我吃饭…我一时喝多了,心里不好受,就……就…”真是委屈死了,委屈到语无伦次。

周勀不怒也不恼,只是转过去瞄了眼服务生,“损失记我账上,叫人进来把房间打扫一下。”

“好,周先生,我这就去!”

周勀又转过来,“其他人都散了吧,我会让司机送如珊回去。”

方如珊一听又不高兴了。

“那你呢,你去哪?今晚不住我那去吗?”

周勀却不正面回答问题。

“礼物在车上,待会儿小赵会给你,今天先这样吧!”他不动声色地拉开方如珊的手臂,转身也出了包厢。

方如珊傻傻一顿,差点没站稳。

“他这什么意思?”

陶盈扶住她,“他能有什么意思,逢场作戏呗!”

“可是今天是我生日,他就这么扔下我不管了?”

“你还要他怎么管?那女人毕竟是他法律上的老婆,今天我们闹成这样确实过分了,也辛亏他心里没她,换其他男人可能进来就得抽你,可他还给你准备了礼物,所以知足吧!”陶盈劝了一段,方如珊这才心安。

……

常安出了会所,门口偏僻,没什么出租车过来,她只能徒步往大路上走。

夜风凉,入秋了,身上那件单裙根本不抵寒,常安抖抖索索走了大概半小时,突然收到妹妹常佳卉的短信——“姐,陈灏东要出来了!”

简短几个字,却如利剑穿喉。

常安起初还不觉得疼,似有片刻麻木,大概因为时间隔得实在太久了,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全都忘记,直至把短信反复看了几遍,确认意思,痛感才慢慢泛出来,密密麻麻,最后遍布全身。

这时身旁车影一晃,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到有人喊:“上车!”

第三章

车窗落下,周勀端着一张冷脸坐在驾驶座上。

常安潜意识把手机摁灭,锁屏。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我叫你上车!”这一声明显带了情绪,与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有差异。

常安环顾四周,路上也确实没什么车。

算了,就当捎她一程吧。

常安过去拉开后车门。

“坐我旁边来!”

“……”

常安暗自皱眉,腹诽,但到底还是乖乖坐到了前面去。

上车之后常安刻意缩在靠车门的那侧。“麻烦先送我去长河吧。”

可驾驶座上的人坐着不动,熄火,稍稍侧过身来。

“先别系安全带,把腿抬起来。”

“什么?”

周勀蹙眉,见她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干脆自己过去把常安的左脚拎了起来。

常安猛失神,轻呼一声:“你干什么?”

他没理,捏住常安的脚踝替她摘了鞋,“啪”一声,车顶灯骤亮,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常安往后躲。

“别动,你腿上有伤!”

“……”

常安这才发现脚背和腿上有几道血口子,大概是刚才摔倒的时候被碎玻璃刮到了。

“我先帮你处理一下,明天最好自己去医院再看看!”

周勀话不多,但意思明确,他直接从仪表台上捞了一只袋子过来,袋子里装了还没拆封的胶带纱布和双氧水。

常安无暇询问他哪来这些东西,因为下一秒裙子就被人撩了上去,或许是变故太快,剩下的全是本能反应,常安只觉耳根发烫,脚下意识往后缩。

“不用了,只是小伤!”

周勀凝神,捏住她的脚暗自沉了一口气。

“别动,坐好!”

这一声是用吼的,吼得常安果然不敢再出声,到底他在年龄上要占优势,而且气场又强悍。

常安算彻底安分了,周勀这才松手去拿双氧水,用棉球沾了点,顺着脚背上的口子慢慢清洗,药水浸入伤口,常安忍不住嘶了一声。

周勀拿眼瞟她,“刚才跑得那么快,就没觉得疼?”

常安咬牙,“现在觉得疼了。”

这口气不自觉带了点怄气,周勀顿了顿,再度低头时嘴角已经染了一丝笑,而那抹弧度刚好又被常安捕捉到。

常安有片刻恍神,印象中这男人总是不苟言笑,而刚刚那抹笑容像是一下子打开了新视觉。

常安默默把头转向窗外,窗外路灯萧萧,车玻璃上印着他埋头为自己清理伤口的倒影,常安忍不住偷偷想,嗯,这人笑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

常安转过来时正好撞上周勀的眼睛,幽幽眸光下似乎压着一团什么东西。

“轰”地一下,这次可不止耳根,连着面颊整个滚烫,那点红润又浸着饱含水光的眸子,看得周勀立即低头,胡乱拿胶带帮她贴了几条,草草了事。

“好了,明天自己去医院再处理!”

常安点头,立即把腿收回来,又将裙摆拉平。

“谢谢!”

两人重新端坐好,车里空气僵冻得厉害。

第四章

“今晚的事…”他试图打开话题,毕竟从会所出来追她也不单单为她包扎伤口,主要目的还是想把事情讲清楚,“如珊喝多了,如果她刚才对你做了什么…”

“你不用跟我解释,当初领证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互不干预对方的私生活。”

常安一下就把话头掐断了,周勀感觉心里堵了一口气。

“我不是想要跟你解释,只是当初我答应过爷爷,至少不能让你受委屈。”

“哦!”常安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周勀有些郁闷了,她哦算什么意思?

“就今天这事,难道你没什么想说的吗?”他又问。

“我?”

“对,或者想问的也可以!”

周勀是抱着“有问必答”的准备追上她的,他平时确实爱理不理,但今晚这事是方如珊过分了,换其他女人肯定要闹翻天,常安就算脾气再好再能忍,周勀觉得这时候也该给她一点说法。

可结果呢?

常安想了想,淡淡一笑,“我也没什么想问的,而且刚才也说了,我们互不干预,你也不必为了爷爷迁就我的感受,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在外面…”话没说完,抬头撞上周勀的眼神,他俊脸绷紧,样子有点凶。

常安心口颤颤,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吞掉了。

周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猛侧身。

“算了,先送你回去!”

“你外婆怎么样?”见常安看着窗外,云淡风轻的,周勀又开口问。

“还是老样子。”

“什么叫老样子?”

“就是…”

常安突然觉得有些不耐烦,平时两人很少见面,他话也不多,今晚也不知为何就开始盘根问底。

“医生说暂时没事,但很可能撑不到年底。”常安干脆一次说完,眸光在他脸上定了定。

“我空下来了,和你一起去看望她。”

常安没答应也没拒绝,车里又陷入大段的沉默。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长河门口,常安自己先跳下车。

“谢谢,路上开车小心!”她总是礼貌周到,但话中并无半点留他下来过夜的意思。

周勀目送她进屋,门关上,他轻轻往椅背上靠了靠,回想两年前的场景,其实他和常安结婚前几乎没有见过面,那会儿家里催得紧,30而立,都在逼他成家娶妻,各路介绍的人也很多,刘舒兰更是拿了一摞儿照片让他选。

照片上的姑娘个个环肥燕瘦,美得各有特色,但他唯独选了其中一张——黑发,长而顺地盖过胸口,穿了条很普通的条纹裙子,没有化妆,低眉顺眼,所以搁在那一摞儿争相斗艳中实在显得不起眼。

“就她吧!”

刘舒兰还十分诧异,“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周勀冷笑:“不然呢,我喜欢哪种有的选?”

刘舒兰被刺得无话反驳,也拿过照片看了看,“我认出来了,这是你爷爷故友的外孙女,家世很好的,不过就是年龄小了点,听说还在英国读书……要不妈先帮你去问问,要是对方也有这意思,你们先相处看看?”

周勀原本以为对方肯定不会答应,可几日之后刘舒兰带话来:“你爷爷给那边打电话了,她外婆很乐意,那边已经定了下周回云凌的机票,到时候你们先见一面…”

见一面…周勀回忆那天见面的场景,两人谈了什么,约定了什么,不禁又是苦笑。

一个月后周家举行婚礼,虽未大肆操办,但圈里相熟的朋友都知道周勀娶妻了,太太出自名门,海归,不过模样只是一个还算清秀的小姑娘,唯有一个优点——温顺,懂事,站他旁边就像一只没有脾气的小绵羊。

这只小绵羊周勀自然不放心里,婚礼当晚他就没回去,此后夜夜不归,他在外面另觅了住处,桃色绯闻依旧不断,但她好像也从来不管。

这种畸形的婚姻持续了将近两年,周勀和常安仍然像个陌生人,但他隐约觉得,这女人好像也并非外人所看到的那么“温顺”。

思绪间,手机响起来,周勀看了一眼,北京来的电话。

第五章

“喂。”

“哟,口气不对么,今晚没玩够?”那边是妹妹周歆甜腻腻的声音。

周勀拉长了脸,“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之前不是说今晚一起吃饭的嘛,我都和ALEX约好了,结果你一声不吭自己先跑回云凌了。”

周歆佯装抱怨,周勀这边脸色已经转阴。“就你上回说的室内设计师?”

“不是,之前那个是海港人,我上个月就跟他吹了,ALEX是我昨晚刚认识的,乐队贝斯手,特带劲。”话语间带着难掩的兴奋。

周勀哼出声:“当心玩出病!”

“放屁,就不能盼我点好儿?再说你这两年换得比我可勤,哦对了,我刚看到方如珊在朋友圈发的照片了,卡地亚钻石项链,还是限量版,我哥可真是大手笔呐,难怪到哪都讨女人喜欢!”周歆嘲讽明显,声音一点点飘进周勀耳中,完了那头又问,“采访一下呗,你这么明目张胆在外面养小的,就吃定了家里那位小媳妇不敢跟你闹?”

周勀不答,正要掐电话。

周歆咯咯笑了两声:“好了,不皮了,说正经的,我下周回去。”

周勀低头总算轻轻顺了一口气:“把航班发我手机上,到时我去机场接你!”

……

常安半年前接了一份儿童绘本的活儿,照理上个月就要截稿了,但因为外婆病情突然恶化,她回伦敦呆了一段时间。

之后一周常安都在家闭关赶画,靠酒精续命连续熬了几个通宵。

周五一大早总算把稿子全都发给编辑了,常安只想睡个回笼觉,可刚倒床上,常佳卉的视频邀请便发了过来。

说也很奇怪,外人眼中常安与常佳卉是嫡亲姐妹关系,但两人其实并非出自同一个母亲。

常安生母早逝,之后常佳卉的母亲才被接进常家,但那时常佳卉早已出生了,从年龄而言其实常安只比她大了几个月而已,也就是说,早在常安母亲去世之前常忘德就已经在外面养了小的,这事在当时也算公开的秘密。

后来常佳卉母女搬进常家后,常安“被迫”与她们生活在一起。照理这种关系她们姐妹感情应该极其不和睦,可很奇怪,常佳卉自第一眼见到常安后就很喜欢她,屁颠屁颠黏着,任凭常安怎么撵都撵不走,后来黏习惯了,两人感情才慢慢建立。

常安接通视频。

“干什么?”

“呀,脸红成这样,你大清早就喝酒了?”

“……”

常安一喝酒就全身泛红,所以也瞒不了常佳卉,只得承认,“喝了一点点!”

“屁嘞,红成这样叫喝了一点点?你别以为我真不知道你在伦敦有过酗酒史,可不都戒了吗,好端端的怎么又喝上了,该不会是因为灏东哥要…”

“打住!”常安立即止住话头,从床上爬起来,“找我什么事?”

屏幕上的常佳卉托腮想了想,倒也没再纠结下去,“哦,是有事,有个好消息要和你分享,我偶像又得奖啦,央视二套正在播她的专访,你快去看!”常佳卉一通催促,常安不得不摸到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看到没看到没?”

“看到了。”

看这装扮以为是什么艺人或者歌手,但屏幕下方很显眼地打了一行字——“星河建筑事务所创始人,著名青年建筑师:周歆女士”

“姐,我真是羡慕死她了,有颜有能力有家世,上辈子简直拯救了银河系,而且她这次在海港的那个美术馆项目又拿了大奖,前几天在京都饭店刚举行完颁奖典礼……”常佳卉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周歆的狂热。

常安也看着屏幕上的女人,不仅外貌出众,且谈吐自信大方,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在彰显光芒。

周歆一直是常佳卉的偶像,只是常安那一刻却在想:“哦,原来周勀前几日赶着飞京都,是为了陪他妹妹参加颁奖典礼。”

“姐,你发什么愣呢,上次让你跟周歆提让我进星河的事,怎么样了?”

常安稍稍回神:“她一直在海港,我们不常见面。”

“别啊,虽然你和姐夫的感情薄如纸,但她好歹还得叫你一声嫂子呢。”

常安无奈笑:“他俩不是亲兄妹。”

“我知道,我知道周歆是周家领养的,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名义上就是兄妹,而且我听说周勀好像还很宠这个妹妹,这就好比你和灏东哥的关系,你俩……”常佳卉又开始口无遮拦,说完发现自己漏嘴了,立马咬住舌头不吭气儿。

常安默默转身,窗外秋风四起,窗帘被吹得哗哗响。

好一会儿,常佳卉见她没动静,颤切切地问:“姐,你…”

“他什么时候出来?”

“什么?”

“陈灏东…他什么时候从戒毒所出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