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医妃 / 天才小医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啪!啪!……”

皮鞭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躺在地上,已经遍体鳞伤的纤瘦女子身上。

“哼,给我狠狠地打,打死这个不要脸的贱胚子!”一旁身穿绯衣的少女横眉竖目,面色狰狞地指挥道。

拿着皮鞭的男人身穿侍卫甲衣,力道之大,他自己都能感觉到那个姑娘皮开肉绽的声音。

“钱小姐,是不是差不多了,属下觉得她好半天都没动静了,再打下去,怕是会死!”侍卫停下来,擦擦汗,询问绯衣少女的意见。

绯衣少女瞪了他一眼,问:“怕什么?不过是个孤女罢了,死就死了,难道王上还会怪罪于我?”

“她到底是王上救命恩人的小徒弟,若就这么死在了宫里,王上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侍卫小心翼翼地道,生怕触怒了绯衣少女。

绯衣少女琢磨了一下,走过去,踢了几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女。

“贱骨头,死没死啊?就你这样的贱胚子还敢痴心妄想嫁给我表哥?我表哥可是王上最宠爱的五皇子,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痛……被烈火灼烧一般的痛……

蘅芷逐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耳边传来女人尖锐的吵嚷声,更是让她头痛欲裂。

她这是怎么了?

意识逐渐恢复,她的脑海里忽然充斥了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信息。

原来这个身体的原主名叫蘅芷,是这乱世之中一世外高人天枢老人的关门弟子。

可惜天性柔弱,又单纯不知险恶,加上天枢老人已经仙游了,她就更加孤苦无依。

天枢老人临终前将她托付给了宋国王上宋襄王,天枢老人对宋襄王有救命之恩,所以宋襄王答应将蘅芷嫁给自己的爱子,宋君傲。

没想到这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真能砸死人,所以蘅芷就被宋君傲嚣张跋扈的表妹钱菲菲给活活打死了。

在这婚期将近的时候,就在这王宫内院里,未来的五皇子妃竟然被一个侯爵的女儿活活鞭打而死。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蘅芷内心泛起一股冷寒之意,若非宋君傲和宋襄王默许,钱菲菲又如何来这样大的胆子?

既不想娶她,也不想报恩,为什么不做的光明磊落一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还真是卑劣至极。

可怜原主,死的这么冤枉,这么无助和孤寂,无声无息的,甚至都没有人替她掉一滴眼泪,更不会有人为她的死感到悲伤和愤怒。

但现在不同了,她来了,异世一缕孤魂,横穿星空而来,必将替她讨回公道。

可此时,她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被撕裂了一般的疼。

钱菲菲还不断用脚踢着她的伤口。

“住手!”蘅芷发出怒吼声,可听在钱菲菲耳朵里,和猫叫没什么区别。

“哟?没死嘛,没死就好……死了待会儿可就没戏唱了,贱胚子,我可是给你安排了更好的去处,嘻嘻嘻……”

钱菲菲掩嘴而笑,笑的天真又烂漫,可眼神却那么恶毒。

蘅芷眯起眼睛,微微抬头看她。

“你们俩将她抬起来,稍微收拾一下,然后给我送到天华苑去!”钱菲菲抿起嘴角,弯成一道得意的弧度。

蘅芷被两个力大如牛的侍卫提起来,像提着一道破布娃娃一样。

“慢着,忽然忘了重要的事情!”

钱菲菲凑上去,从荷包里掏出一枚暗红色的药丸,硬生生塞进了蘅芷的嘴里。

“咳咳咳……”蘅芷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拼命阻止自己吃下去,想要吐出来。

侍卫却扣着她的下巴,逼着她吞下去了。

“这可是好东西,好好享受吧,哦……哈哈哈!”

第二章

钱菲菲恶毒的笑声,让这寂静的夜,变得更加狰狞恐怖。

蘅芷奄奄一息地被丢进了天华苑,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

身体浸入温暖的池水,伤口疼的她发出急促的呼吸。

可渐渐,身体好像被注入了一股热流,温度也越来越高。

蘅芷好容易游到岸边,趴在池边,想要喘一口气。

应该是那枚药丸的问题,那个该死的钱菲菲到底想要做什么?

很快,蘅芷就有了答案。

天华池的门被再度打开,雾气朦胧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缓缓走来。

他的步伐特别的慢,像是幽灵一般,一边走一边捂着嘴巴,发出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咳咳……”

蘅芷皱眉。

她如今衣衫不整,趴在浴池里,怎么还有男人进来了?

她想要出声制止,可是这哗啦啦的流水声,让她本就气息微弱的声音变得更加难以听闻。

男人一边走,一边脱下衣裳,到了池边的时候,就只剩下一条白色的短裤。

蘅芷眼睁睁看着他走下水来,将身体浸入池水里,还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咳嗽声,仿佛打算将肺都咳出来。

蘅芷听着实在难受,真想帮他止住咳嗽。

“谁?”

男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听到了池子里有奇怪的声音。

蘅芷距离他不远,男人定睛一看,就发现了趴在池边,衣衫半解露出大面积雪肤的女人。

关键是她的身上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鞭痕,看着触目惊心,却又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走……快走……”蘅芷艰难地发出声音,她真心乞求他赶紧离开。

此刻如果不是她的身体虚弱无力,她真怕自己化身禽兽,去把这男人给吃了。

虽然隔着水雾,但仍旧能够看出,眼前的男子,拥有一张盛世美颜。

男人皱眉,竟没有离开,反而靠近了蘅芷,停在蘅芷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

“兰……不对,你不是!”男人似乎把蘅芷错认成了什么人了,可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话。

蘅芷脑袋一片混沌,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看得到他那好看的薄唇上下翻动,一开一合,仿佛在邀请她一样。

蘅芷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一伸手,借由水的浮力,将自己送入了他的怀里,然后含住了对方的唇。

第三章

男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就推开了蘅芷,可此时的蘅芷已经无法自控了,被推开,又很快缠上去。

“滚!”男人发出警告,眉头紧锁,很不悦。

蘅芷摇头,声音变得妖娆而魅惑,水眸含泪求道:“不……求你……”

求他什么呢?她自己也不清楚,但身体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理智也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热,太热了,她需要冷却。

男人身上好像凉飕飕的,很舒服,她只有靠近他,才能得到救赎。

“谁派你来的?”男人的声音,森寒无比,像冻结了千年的冰块。

蘅芷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摇头,然后攀附在他身上,像一条美女蛇。

都已经这样了,这个男人是不是不行,否则怎么还无动于衷。

她都豁出去了,他怎么还能沉得住气呢?蘅芷内心感到一阵窝火。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两人的纠缠。

那男人震惊地睁开眼睛,推开了蘅芷,想要上岸去抓一件衣裳,可是蘅芷却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

“放手,否则你就死定了!”男人恶狠狠地推开了蘅芷,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蘅芷四脚朝天地倒在浴池里。

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呛了很大一口水,然后感到头一沉,人就晕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一身湿淋淋,被丢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上只批了一件旧毯子。

“真是不要脸!”

“就是,果然是乡野出生,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无耻!”

“下流极了,我们宋国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亏得王上对她这么厚爱!”

“啧啧……”

周围议论纷纷,指责,嫌弃,厌恶,鄙夷……什么样的眼神都有。

蘅芷回忆起了一切,微微闭上眼睛,她才来这个时代,就被人送了这样一份大礼,还真是要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回报才是。

“蘅芷,你太令孤王失望了!”宋襄王见蘅芷醒来,也是黑着脸。

蘅芷看着坐在上位的宋襄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让他失望?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言而无信,背信弃义的小人,就这样的人,也能当得一国之君,难怪宋国的实力在四国之中最弱。

“父王,此女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儿臣是万不能再娶她了,请父王为儿臣做主!”

说话的是宋君傲,也就是蘅芷的未婚夫。

他倒是撇得干净,好像蘅芷真的是无耻无羞的女人一般。

钱菲菲在一旁,对着蘅芷,露出了得意的笑。

宋襄王叹息一声,道:“蘅芷啊,你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师父呢?他将你托付给孤王,孤王都将你许配给了老五,他可是孤王儿子中最优秀的一个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人家眼里可没有五殿下,人家惦记着当太子妃呢!”钱菲菲阴阳怪气地道。

太子妃?

蘅芷微微皱眉,和太子妃有什么关系。

她记得这宋国太子是个病秧子,软弱无能,之所以被封为太子,还是因为当年宋国和兰国大战,战败之后,要送太子去兰国为人质。

所以最不受宠的六皇子宋君戍就被临时册封太子,紧接着就到兰国当了十年的人质。

这太子之位,早晚是要丢的,性命大概也活不长。

“恬不知耻!”宋君傲发出嫌恶的斥责,眼睛都不肯在蘅芷脸上停留片刻,仿佛那会弄脏了他高贵的双眼。

宋襄王道:“既如此,你们的婚事就此作罢,蘅芷,你也不要怪孤王,是你自己不懂珍惜,做出这样的丑事来!”

蘅芷努力调匀呼吸,试图找出自己的声音,然后努力爬起来,用毯子裹紧自己的身体。

她目光清冷地看着前方,并未看任何人,声音喑哑地道:“王上难道以为,我这一身伤,是我自己弄出来的嘛?我被人鞭打成重伤,又被喂了毒药丢入天华苑的天华池,还请王上还我公道!”

蘅芷以为,钱菲菲至少要慌乱一下。

可对方却无动于衷,反而看着她,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

宋襄王皱眉,问:“你受伤了?孤王怎么不知道?”

“她根本就是在找借口,说不定是和太子在天华池里玩得太狠了,弄出了点儿伤痕,就说是被人打得!”宋君傲道。

宋襄王听了,连连摇头,道:“损人听闻,损人听闻啊……哎……罢了罢了,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谁都不许再提了!”

宋君傲却不依,道:“父王,太子和她做出这种下流之事,难道父王要姑息吗?”

“那依你之见,应当如何?”宋襄王问。

宋君傲冷冷地瞥了一眼蘅芷,道:“这个贱妇,自然要乱棍打死,至于太子,儿臣不敢妄言,毕竟他是太子!”

“太子也不能胡作非为,秽乱宫闱吧?”钱菲菲帮腔道。

宋襄王想了想,道:“蘅芷毕竟是天枢老人的徒儿,孤王答应过他老人家,要好好照顾他的徒弟,乱棍打死实在有些过了!”

“即便天枢老人在,怕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徒弟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宋君傲不齿地道。

“就是,就算不打死她,也要重重惩罚,让她长记性!”钱菲菲不遗余力地想要害死蘅芷。

宋襄王在犹豫的时候,他身旁的黄衫女子,南夫人伏在宋襄王耳边嘀咕了两句,宋襄王听了,连连点头。

“这样吧,将蘅芷重打三十大板,然后送到太子府去,孤王毕竟对天枢老人有承诺,她既然有心要和太子好,就成全她吧!”

宋襄王一副大慈大悲的模样。

蘅芷看了,只觉得恶心。

原来那个男人就是太子,难怪一直咳嗽,果然是传闻中的病秧子。

可那一身气度,却绝不是传闻中那么软弱无能。

尽管如此,她也不想嫁给太子。

宋国谁不知道,太子不仅身体病弱,而且命硬的很,接连克死了三任太子妃,活的最短一个,都没超过三个月就死于非命了。

以她看,恐怕不是命硬,而是被太子害死的,说不定就是一个心理变态,自己在外面不得志,回到家里就以折磨自己老婆为乐。

这种男人,可是不少见。

况且太子府里除了没有太子妃之外,其他莺莺燕燕却多得很,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她真的很不希望成为第四个死掉的太子妃。

“王上,我不答应!”蘅芷摇头,眼神坚定。

第四章

“王上,这个女人如此不知好歹,还不如把她浸猪笼呢!”钱菲菲恶毒地建议道。

宋襄王一副失望之极的样子看着蘅芷,道:“蘅芷,你不要再不知好歹了,孤王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你师父于孤王有救命之恩,否则以你今日这种行为,你是活不成的!”

蘅芷咬着牙,她看得出,宋襄王从未真心想要报恩,不过是迫于无奈罢了。

因为他怕失信于天枢老人,招来天下人的耻笑。

当初要天枢老人救他性命的时候,他那副嘴脸可不是现在这样,那恨不得将全部身家都拿去换自己一条命的样子,跟一只哈巴狗似的。

如今他性命无忧,便翻脸不认人。

这么明显的设计陷害,他权当不知道,把所有罪名都加在她头上。

钱菲菲有恃无恐,自然什么都敢干。

蘅芷知道,她如果一意孤行,她很快就会死于非命了。

但此刻,她身受重伤,无力反抗,若为了一时之气,当了短命鬼,可是太不值得了。

纵然前路凶险,她也要咬牙走下去,迟早有一天,她要这些人都付出惨痛代价。

内心的恨意,如同一头魔兽,在心底嘶吼,原主枉死的一条命,她今日受到的羞辱,全都铭记于心。

“拖下去,打!”宋襄王没有给蘅芷说话的机会,直接下了命令。

众目睽睽之下,蘅芷被摁在地上,板子一下比一下重地打在她脆弱的身体上。

她咬着牙,咬出一口血来,也不肯叫一声疼。

她不要这些来看她笑话的人痛快。

忍住,拼命忍住,哪怕疼的想要死,也绝不让他们听到自己一声惨叫。

“还真是个硬骨头!”南夫人低声在宋襄王耳边道。

宋襄王冷漠瞥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宋君傲一脸漠然,钱菲菲则在一旁眼神兴奋地发光。

“唔……”蘅芷发出一声闷哼,因为刚刚那一板子,直接打在了她的腿上,她自己都听到了膝盖骨“嘎吱”断裂的声音。

惨了,恐怕腿折了。

她惊恐地睁开眼,恰好看到宋君傲投过来的充满恶意的眼神。

是他,是他指使的!

这个混账,他真是够恶毒,难怪和钱菲菲臭味相投。

蘅芷最后的意识里,全是宋君傲嘲弄的眼神,然后再度昏迷过去。

她哪知道,就在她昏迷不醒,高烧不退的时候。

她被人换上了大红嫁衣,一顶花轿,将她送到了太子府,直接丢在门前。

圣旨颁布,逼着太子将她接入太子府里。

在王都百姓嘲讽和嬉笑的眼神里,她成了第四任太子妃。

没有拜堂仪式,没有十里红妆,甚至连喜乐都没有奏一下,她如同一只死狗一般,被丢在了太子府的大门口。

接着,流言四起。

蘅芷贪恋权势,与太子苟且,王上仁慈宽厚,信守承诺,不仅不责怪,还顺应了她的心意,将蘅芷嫁给了太子。

从此,蘅芷成了王都的笑话。

太子成了更大的笑话。

蘅芷成了太子府最令人鄙夷的耻辱。

一个女子,不仅婚前失贞,还这么愚蠢,放着高贵的五皇子不嫁,非要跟一个懦弱无能的挂名太子搞破鞋,简直令人不齿。

王都的女子们拍手称庆,因为五皇子再度恢复单身,人人都有机会了。

五皇子才是众望所归的太子人选,不仅人长得英俊潇洒,而且才华横溢,又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宋国的女子,谁不想嫁给这样的男人?

有权有势有才有貌,完美的夫君人选。

钱菲菲此时正窝在五皇子的怀里,撒娇道:“五哥,你要怎么谢人家嘛,人家帮你摆脱了那个女人,你也不奖励奖励我!”

“还要怎么奖励你?嗯?”宋君傲将钱菲菲压在身下,邪笑一声。

钱菲菲立刻红了脸,娇嗔道:“五哥最坏了,人家不想继续和你偷偷摸摸的,人家要当五皇子妃!”

“小妖精,别着急,才刚刚摆脱那个女人,如果立刻就和你成亲,肯定会引起别人闲话,尤其是大哥那里,他肯定揪着这点不放,到时候又图惹麻烦!”

钱菲菲听了,撅起嘴,道:“大殿下真讨厌,总和您过不去!”

“放心,迟早有一天,他会乖乖臣服于我!”宋君傲笃定地道。

钱菲菲立刻点头应和,道:“就是,宋国未来的王,非你莫属,我就是未来的王后,嘻嘻……五哥,你可不能辜负我哦!”

“放心,我怎么舍得呢?来……让五哥好好疼疼你!”宋君傲说着,就掀开了钱菲菲的裙子,身子一沉,两人便苟合起来。

蘅芷哪里知道,她所经受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未婚夫和钱菲菲共同策划的。

她此时还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

浑身是伤,还被打断了一条腿,高烧难退,又没人给她治病,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自从进了太子府,就被丢在后院一座简陋偏僻的小屋子里,无人问津。

也不知是她命太大,还是上天保佑,就这种艰难的处境下,蘅芷竟然还没死,而且烧也退了。

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很想找点水喝,可是身体一动,就疼的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

她疼的发出艰难的抽气声,身上的其他伤都还好,慢慢养着都能愈合,可腿却不可能自己长好。

必须要及时接骨,否则将来肯定就废了。

蘅芷不知道,她的动静,立刻就引来了人。

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

“你命真大!”

蘅芷睁开眼,看着他,不认识。

“本来想着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也免得我们动手!”男人眼里浮现杀意。

蘅芷心一惊。

“你想干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从鬼门关爬出来,竟又要被人推下地狱。

“要你的命!”男人忽然伸出手,狠狠掐住蘅芷的脖子。

“放……放开……”蘅芷努力掰开他的手,可她的力气,哪里能和对方相比呢?

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也逐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别有居心的女人,都该死!”男人一边掐着蘅芷,一边充满恶意地道。

就在蘅芷以为她死定了的时候,一个呼救声及时救了她。

“昆仑,不好了,殿下旧疾复发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