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兵王 / 壮志凌云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八月,炎夏,滨海市的晚上。

陈清扬虽然没有什么夜生活,但每天晚上十点却是他最期待的。

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和他一起合租的少妇苏婉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

陈清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婉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

陈清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

虽然这么做不太道德。但陈清扬觉得要怪就怪苏婉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而且肌肤雪白,五官精致,简直是人间难得的绝色女子。

苏婉晴今年二十八岁,长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自带了六岁的女儿小雪在这座城市生活。

每天晚上,陈清扬看着苏婉晴穿着黑色的小西服,黑色套裙,黑色丝袜回来的时候,陈清扬就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这女人,实在是太动人了。天生的一股子媚意,脸蛋跟水蜜桃似的,一捏能捏出水来。

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哗。

陈清扬心里也是算计着时间,他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这苏婉晴,每天洗澡的时间真是准时啊!

他快速来到了那碎砖前,抽开了碎石。

他马上从小洞里看见苏婉晴脱了衣服,在卫生间里抹了沐浴露。

那完美无瑕的丰盈身体,完全呈现在陈清扬眼前。

想自己也是见识了不少美女的,但是都没苏婉晴这么有味道!

不多时,苏婉晴洗完了澡,陈清扬趁她还没有出来,便抢先一步将碎砖恢复原样,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虽然不知道多少个日夜都在心里幻想着这位美女,但真叫陈清扬对人家做点什么,他还真不是那种人。

低头看着自己,陈清扬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哎,苦了你了,我的小老弟!”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陈清扬摇了摇头,收敛了心思,便盘坐在床上,开始了修行。

陈清扬双眸紧闭,平心静气。

呼吸契合日月,体内一股精气龙精虎猛的运行。

这股气在全身上下行走,洗涤着他的骨髓和血液!

真正的高手,练髓如霜,练血汞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骨髓练的跟白色的霜一样晶莹,血液就如汞浆一样的粘稠。

陈清扬运行的乃是大日月诀!

这大日月诀并不是什么玄幻的功法,而是洗髓的法门。

控制体内的一口气,在早上的时候,太阳升起,朝气蓬勃。练功者,心意跟着蓬勃起来。

中午的时候,太阳猛烈,练功者心意刚猛,兴奋。

傍晚的时候,心意沉寂。

夜晚的时候,心意幽静。

心意和日月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如此便也算是吸收了日月精华了。

这是高明的养生内功。

人,活的就是一口气。气在人在,气灭人亡。

练武的人,练的就是一口气,气越强大,人越厉害。

很快,功行周天,一个周天的修炼便完成了。

但就在陈清扬准备继续修炼,精炼一下体内气息的时候。

突然,廉租房外直接传来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一个男人嚣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苏婉晴,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

陈清扬暗道一声不好,赶紧穿上外套,然后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刚出房间,便看到苏婉晴也走了出来,只见她俏脸煞白,身后紧跟着她的女儿小雪。

“徐大!你疯了么!”苏婉晴的声音愤怒无比,年幼的小雪也被吓的瑟瑟发抖。

陈清扬目光一转,看到被直接踹开的廉租房门,目光变得冰冷了起来。

外面站着一伙人,一共四个,那个叫徐大的,便是苏婉晴的前夫!

徐大扫视了苏婉晴和陈清扬一眼,随后冷笑说道:“哟呵,苏婉晴,这么快就找了个姘头啊!不过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这家伙这么穷,估计也就床上能满足你吧。”

他说话当真是无耻。

苏婉晴立刻被气得七窍生烟,“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苏婉晴警告徐大。

徐大冷笑连连,说道:“你在老子面前就装的跟个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样呢。算了,懒得跟你啰嗦,给老子拿三万块钱来。”

苏婉晴一听徐大这么理直气壮的话,不由怒极反笑:“我凭什么要给你三万?咱们早已经离婚了,女儿的生活费你也从来没给过。别说我没有三万块,就算有,我扔给狗也不会给你。”

徐大不屑的说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给我点钱怎么了?我告诉你,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反正我欠这些大哥们三万块,他们说了,要是你不拿出来钱,他们就送你去做小姐。”

第二章

苏婉晴一听徐大这话,顿时气的浑身颤抖,自己当年怎么就瞎了眼,跟这个畜生在一起!

苏婉晴简直要气疯了,她厉声道:“滚,你给我滚。”

徐大脸色不好看了,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转头对后面的三人说道:“虎哥,你都看见了,这娘们不听话。反正她是我老婆,我现在拿不出钱来,你们就拉她去抵债吧。”

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汉,显然是专业的打手。其中一个叫做虎子的大汉冷淡的看了徐大一眼,说道:“我要去请示一下孙少。”

说完,虎子就从廉租房里走了出去。

敢情廉租房外,还有人在等着。

苏婉晴见到这一切,她的脸色发白。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陈清扬的身上,但又想到,自己跟这个大男孩无亲无故,他会帮自己吗?

再则,他一个人又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吗?

但就在这时,虎子回到了徐大面前,开口说道:“孙少说了,你老婆长的很不错,陪他一个月,这钱就算了。你没意见吧?”

徐大连忙说道:“当然没意见,当然没意见。”

虎子当下一挥手,就让手下去抓苏婉晴。

苏婉晴害怕极了,而就在这时,陈清扬动了,他身影一闪,如一座渊岳大山般挡在了苏婉晴面前。

看着虎子几人,陈清扬扭了扭脖子,冷笑一声,说道:“我看今天谁敢动她一下。”

“滚开!”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直接伸出大手来提陈清扬的领子,想将陈清扬一下丢出去。

陈清扬反手一抓,直接将这大汉的手腕捏住,接着一扭。

大汉惨叫一声,痛得跪了下去。

另一大汉见状,不由失色,他马上扬起拳头,狠狠的砸向陈清扬的脸门。劲风呼呼,威势骇人。

苏婉晴不由失色。

陈清扬突然之间施展出一招蝎子腿来。腿如蝎子钩,直接钩中那大汉,那大汉顿时重心不稳,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

虎子见状,微微失色,随后冷笑道:“哟呵,看来是个练家子啊!”

陈清扬扫了虎子一眼,却是懒得理。

一旁的苏婉晴见此,又感激的冲陈清扬说了声谢谢。

那虎子面对陈清扬,忽然一抱拳,说道:“在下程虎,师承程派八极拳,便向阁下讨教几招。”

他说完之后,身子便动了。

动如雷霆,他的功夫绝对不是之前两个大汉能够比拟的。

手肘之上,条条青筋爆起,犹如一条黑蛇缠绕,恐怖到了极点。

第3章 关系更进一步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陈清扬嘀咕一声,见虎子拳肘如八极枪,朝自己的咽喉扎来,他看也不看,一巴掌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而且快如闪电!

啪的一声,虎子立刻被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圈。

虎子满脑子都是金星乱舞,几乎被抽懵了。

随后,他醒过神来,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他看了眼陈清扬,转身就朝面包车走去。

因为虎子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高手。

这样的人,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得罪的。

虎子那边跟什么孙少商量后,马上就召集手下离开。他们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

徐大见状也有些畏惧,马上就要跑。

“站住!”陈清扬冷喝一声。

徐大身子一颤,跟见鬼似的看着陈清扬,道:“你要干什么?”

陈清扬冷笑一声,大踏步来到徐大身前。

“你别乱来。”徐大失色。

陈清扬抓住徐大的手腕,咔嚓一声,直接将他的手掰断。

徐大顿时疼的如同杀猪一般,嚎叫不已。

陈清扬冷笑道:“这是个小小的警告,下次再敢来打扰苏婉晴母女,我要你的命!”

陈清扬话里带了森寒的杀意。

这种杀意,是手上积累了数十条人命凝聚出来的。

一瞬间,徐大吓得屁滚尿流,快速而狼狈的逃离。

那徐大和孙少,虎子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陈清扬回过身来,看向苏婉晴。

苏婉晴抱着小雪,她眼里感激无限,真诚的说道:“清扬,谢谢你。”

陈清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咱们是朋友呀,这点小事当然要帮忙。”

他心里想的是,都把你看光了,这点忙当然要帮啊!

他是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早就想亲近苏婉晴了。

苏婉晴脸蛋微微一红,她身上有种好闻的天然香味。她同时也感觉到了陈清扬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

“朋友?”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声。

陈清扬露齿一笑,阳光十足,说道:“难道晴姐不愿意当我是朋友?”

苏婉晴忙说道:“当然不是。”

她也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不过小雪刚刚被吓的不轻……”

陈清扬赶紧说道:“晴姐,那你赶紧带小雪回房吧,我先看着把房门给修修,省的再遭贼了,对了,你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怕那个人渣再找你麻烦。到时候,有事你就联系我,怎么样?”

“这是我电话号码!”苏婉晴心头一惊,她也有些担心。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陈清扬号码。

陈清扬心里乐开了花,感谢苏婉晴的前夫啊!终于让哥们能跟苏婉晴更近一步了。


第三章

苏婉晴回了房间,陈清扬则动手修起了房门。

虽然是被暴力破开,但好在廉租房的门足够结实,也没出什么大问题,陈清扬动手将几个螺丝给固定了一番,就又能再次使用。

等做好了这些以后,陈清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明天还得上班,便直接回到了房间。

……

第二天一早,陈清扬天刚蒙蒙亮就起床洗漱,前往了公司。

他的工作是雅黛公司地下车库的一名保安,由于地下车库新装了智能机器人,能识别车辆进入,因此他最近的倒也清闲。

到了保安室,陈清扬便将帽子一拉,躺在了躺椅上开始睡个回笼觉。

但一直睡到九点多的时候,陈清扬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了。

“亲爱的你温柔一点!”

“反正这地下车库里也没什么人,车里也没人看得见。”

此时正是上班时间,车库里没有什么车辆进出,所以这对男女才敢如此放肆。

陈清扬赶紧走出保安室仔细一看,便意识到情况不对,轻手轻脚的凑了上去。

自打他从佣兵行业中退出之后,就一直没近过女色,现 在忽然在眼前上演了这样一幕,看得他整个人口干舌燥。

按理说,自己是这里的保安,这俩人在公司地库搞事情,有伤风化,自己必须得出面制止。

但陈清扬还是决定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先好好过一把眼瘾。

陈清扬一边看的过瘾,一边在心里暗骂:“你们这对男女,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上班时间,要是让公司知道,不把你们开除才怪了!”

说完,他立刻扭头看向车窗外……

这下,他刚好与车窗外正在观战的陈清扬四目相对。

那男人被陈清扬吓了一大跳,眼看这家伙盯着自己看个不停,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

那男人此时无比愤怒的穿好裤子,攥着拳头推门下车,咬牙切齿的对陈清扬吼道:“敢偷看老子!”

陈清扬一点也不虚他,脱口道:“本来是想过来学习一下经验,没想到你这么垃圾。”

男人一听这话,顿时恼羞成怒,吼道:“看我不把你眼珠子抠下来!”

说罢,他猛一挥拳,带着十足的拳风攻向陈清扬的面门。

陈清扬瞳孔猛然收缩,暗道这孙子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侧身,便轻松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那家伙没想到自己发动全力的攻击竟然落空,来不及细想就要再次发动进攻。

这时,陈清扬往后退了几步,用手里的胶皮棍指着那男人,警告道:“我看你眼生,你应该不是雅黛公司的员工吧?知不知道在雅黛公司地库搞破鞋,是要罚款的?十块,拿钱来!”

那男人气的青筋暴起,妈的,搞破鞋罚款十块,这家伙是故意讽刺自己呢!

随即,他眼神中涌上一股杀气,冷冷道:“小子,今天不把你眼珠子抠下来,我随你姓!”

说罢,他便要发力冲向陈清扬。

在他看来,刚才陈清扬躲过自己的攻击应该是运气,这次,自己绝对不会让他逃脱。

“住手!”

这时,车里那个女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女人一边整理自己的裙摆,一边冷声道:“我们来是有正事要办的,别因为这一个小小的保安耽误了大事儿。”

说罢,她看了看时间,道:“姓林的现在应该已经到公司了,我们先上去把正事办了,回头再跟这个混蛋算账。”

那男人略一迟疑,轻轻点了点头,指着陈清扬恶狠狠的说:“小子,你的眼珠子,老子要定了!”

陈清扬淡然一笑,说:“我眼珠子就在这,你有本事可以随时来取,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俩罚款十块,先交了再走。”


第四章

“你找死!”那男人顿时暴怒,上前就要动手。

那个女人沉着脸拉住他,开口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办正事!”

男人用吃人的眼神看着陈清扬,冷笑道:“小子,你给我等着,我待会再来收拾你!”

说罢,转身便跟那个女人离开。

陈清扬撇了撇嘴,冲着他的背影冷笑道:“一小时之内不缴足罚款,我可是要加收一倍滞纳金的!”

那男人的身体明显一怔,整个人在原地剧烈抖动,看起来气的不轻,不过他旁边的女人拉了他一把,他只能乖乖忍住,跟着那女人走进了电梯。

陈清扬没做保安之前,好歹也是佣兵界顶尖的兵王,别说一个普普通通的练家子,就算是一派宗师在他面前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所以,他完全没将刚才那家伙的威胁放在眼里,反而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准备就守在这辆车前,等这一对狗男女下来,今天要是不把“罚款”交了,谁也别想走。

等了几分钟之后,陈清扬随身携带的对讲机忽然收到了队长老夏的紧急通知:“保安队所有人听着,赶紧到林总办公室门口集合,林总办公室有突发事件!”

陈清扬一听这话,立刻迈步就往电梯厅跑。

林清雪是他工作这家公司的老板,而且还是陈清扬好兄弟的妹妹。

他的好兄弟与他共同创立血狼佣兵团,一起出生入死,但好兄弟意外身亡,陈清扬便遵照他的遗愿,回来暗中保护他的妹妹。

老夏一说林总办公室有突发事件,陈清扬便立刻紧张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林清雪所在的楼层。

刚一出电梯,陈清扬就看见队长老夏带着十几个保安、一脸紧张的站在走廊处,于是他急忙上去问:“老夏,出什么事了?”

老夏急忙拉过陈清扬,又惊又怕的低声说:“完了完了!庆安集团的齐娇娇,带着独眼来找林总麻烦了!”

陈清扬追问:“对方几个人?”

“两个,一男一女!”

陈清扬皱眉道:“你们十几个人,还怕对方一男一女?!”

老夏忙解释道:“哎呀你不知道,这个独眼非常厉害,他本身就是少林俗家弟子,一个就能轻松打十个,而且他还开了一家安保公司,手底下好几百个训练有素的保安,人送外号保安之王,在咱们滨海没人惹得起他!”

陈清扬冷笑一声:“我倒要会一会这个所谓的保安之王!”

说罢,陈清扬迈步来到林清雪办公室门口,直接推开房门。

后面,老夏咬了咬牙,也跟了进去。

陈清扬这小伙子给他的印象还不错,他怕陈清扬不知天高地厚,把独眼给得罪了,那可就完了!

林清雪的办公室宽敞明亮,陈清扬一推门进去,便看见美艳动人的林清雪正和一个身材火辣、模样风情的女人相对而坐。

那个女人,不就是刚才被自己抓住的女人吗?她就是老夏口中的齐娇娇?

再看旁边,是林清雪的左膀右臂唐青青,唐青青也是个绝美美女,与林清雪有的一拼,相比之下,那个女人明显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时候,风情女人旁边的男人忽然回头,看见进来的陈清扬,顿时火冒三丈:“是你!”

陈清扬冷笑一声,看来这家伙就是独眼了吧?

想到这里,他轻蔑一笑,道:“我是来收罚款的,凑够钱了没有?”

“你……”独眼正要发狠,林清雪倒是先开口了,她看着陈清扬,皱眉问道:“你是谁?来做什么?”

林清雪并不知道,陈清扬是她哥哥的好兄弟,她甚至对陈清扬这号员工都没有任何印象。

陈清扬马上说道:“林总,我是保安部陈清扬,我们队长说您在谈生意,身边得有个使唤的人。”

林清雪和唐青青不由一喜,这齐娇娇和独眼太嚣张跋扈了,她们两个女人的气场被压迫得很弱,这时候来个男人帮衬着也好。

于是,林清雪说道:“好,你进来坐吧。”

陈清扬点了点头,在林清雪旁边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齐娇娇看了陈清扬一眼,表情略有些尴尬,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对林清雪说道:“林总,我还是那句话。这家雅黛公司,包括你新研究的一号香水秘方,全部都卖给我。我给你八千万现金,八千万,足够你挥霍一辈子了。”

林清雪还没说话,一旁她的助理唐青青已经气得饱满剧烈起伏。

她气愤的说道:“齐总,我们雅黛公司每年的利润就有一千五百万,如果按十倍利润估值,总价值已经有一亿五千万!”

“而且,这次我们林总研究的一号香水更是无价之宝,一旦上市,我们的业绩可以轻松翻倍,你居然妄想八千万买下,欺人太甚了吧。”

一旁铁青着脸的独眼,这时看向唐青青,冷笑道:“唐小姐,我们齐总和你们林总谈话,你还是不要插嘴的好,毕竟你这么年轻,如果因为多嘴出点什么意外,我会感到很可惜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