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竹山小镇是衡山州府清河郡下属的一个偏远小镇。

在小镇的街上,常年有一个年龄十四岁左右的少年坐地乞讨。

不同于一般的乞丐穿着邋遢褴褛,少年穿得虽然简单朴素,但干净清爽。

也不同于别的乞丐走街窜巷央求施舍,少年就那么盘腿坐着,腰身挺得笔直,安静地闭着眼,等着别人将吃食放在他的身前。

他叫姜峰。

小镇前卫队队长姜云海之子。

两年前,姜云海因得罪大世家齐家的子弟,夫妻双双被贬为奴隶。

那齐家子弟刻意留下姜峰,命他乞讨为生——

食百家饭苟活于世尊严无存;

以天为被地为床受人间折磨。

好在姜云海得罪齐家之前尽忠职守,率卫队多次击退攻城魔兽,卫城有功,深受小镇居民爱戴。少部分念旧情的小镇居民还能给姜峰一口吃食,不至于让他活活饿死街头。

但尽管如此,因齐家权势,姜峰依然受尽凌辱。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武者大行其道,身份尊崇。

齐家家主“齐行云”乃衡山州府第一高手,修为至天武境巅峰,只差一步便能平生灵根、超凡脱俗。

因为齐行云实力滔天,齐家力压州府内其他世家,势力之大,几乎贯通整个衡山州府的十八个郡城上下,一手遮天。别说是把小小一个竹山小镇的卫队队长贬为奴隶,便是将整个竹山小镇夷为平地,也没人会站出来说半个“不”字。

姜峰也深知其中要害!

他知道,唯有成为武者,才能不再乞食苟活!

但是,在别人看来,他姜峰永远没有成为武者的可能。

因为,在姜云海被贬之前,他姜峰就已经是一个众人皆知的废物。

姜峰自小身体羸弱,智力低下。

常人孩子一岁走步,两岁开口,而姜峰四岁才学会走路开口;

常人孩子七岁习武,十岁肉身力量可达百斤,而姜峰终日或躺卧或席坐,至今依然手无缚鸡之力。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那齐家子弟才命他乞讨苟活,丝毫不担心他会成为武者逆袭改命。

帝国条例:十六岁之前成为武者,无条件享受帝国俸禄。

也就是说,姜峰若是能在十六岁之前成为武者,就能享受帝国俸禄,无需再乞讨苟活。

武者,凡人以千斤蛮力震动丹田,开辟出丹田气海,感悟天地之气方能达之。

一言两语说来轻轻巧,但做来却十分困难。

平常凡人,终其一生能踏入武者之门不过十里挑一,而能在十六岁之前成为武者的,更是万里无一!

像姜峰这种十四岁了还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别说在十六岁之前成为武者,便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达成。

但,姜峰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他四岁方才学步开口,只因他口含一口混元清气出生,用了整整四年才将这一口混元清气彻底炼化,修成混元真灵;

他终日或躺卧或席坐,手无缚鸡之力,只因他在全心全意修炼灵魂功法《观天万象经》,无暇分心习武炼力。

十四年前,姜峰的灵魂从地球投胎转世到这片大陆。那令他穿越投胎之能人,传予他这门修炼灵魂的功法——《观天万象经》。

要练成这一门功法,首先需要借助出生之时的那一口天生混元清气修成混元真灵,打好灵魂修炼的基础。因此自腹中落地之后,他便不敢开口,哪怕是一声啼哭都不敢,生怕那一口无法再生的混元清气泄去。直至四年之后混元清气被尽数炼化,混元真灵修成,方才开口说话下地走步。

混元真灵修成之后,他便开始修炼《观天万象经》。

耗费十年,隐忍十年,如今,这门《观天万象经》即将修成。再过两个时辰,入夜之后,便是他修成《观天万象经》的最后时刻。

一旦修成,他的灵魂强度将堪比神灵,想要踏入那武者之门,不过信手拈来!

……

夜色笼罩下的竹山小镇,一片宁静。

一处隐秘的街巷旮旯,便是姜峰平素栖息之地。

此时,姜峰盘腿而坐,双目紧闭,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沁出、滑落。强大的气息不时从他身体中释放出来,在这股气息的影响下,他身周百米范围内,猫狗尽皆远离。便是那些已经睡下的小镇居民,也都陷入噩梦之中不能自拔。

《观天万象经》的修炼并不容易,那种撕裂灵魂的痛楚,并非常人能忍受。

姜峰之所以能承受下来,还得益于他前世身份。前世,他是经历了无数魔鬼训练的顶级杀手,其意志之坚韧令人咋舌。

但尽管如此,今夜的最后冲刺,依然令他咬紧了牙关。

灵魂仿佛被撕扯成无数的碎片,然后又糅合在一起,如此不断循环。在无尽的循环之中,灵魂力量不断壮大、蜕变。

突然,姜峰感觉昏暗之中陡然有一束光明照了进来。那一束光将黑暗撕裂,将无尽的痛苦驱离,一种从未有过的祥和感将他整个笼罩。

这种感觉,如沐浴在母亲胎中一般,给他一种无边无际的安全感。

当这种感觉渐渐褪去,姜峰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清澈至极,宛如映心明镜的眼睛。即便是夜色,都掩盖不住这一双眼中的神奕。如黑夜中的明灯,苦海里的灯塔、宇宙之中的星辰!

成功了!

此时的姜峰,只觉得头脑格外清明。双目望出去,百里之内一览无遗;侧耳一听,可闻方圆十里。

“果然,灵魂强大后,各种感官都变得极为敏锐了。”姜峰心中呢喃一句。

不过,他知道,这些都算不得什么。《观天万象经》修成之后,感官的增强只是其次。

“试一试。”姜峰打定主意,站直了身体,缓缓闭上眼睛,同时心念一动。

只觉得脑子里一阵轰鸣,紧接着,昏暗中突生变化,周遭百米范围内,万物皆入脑海。他看到了自己,透过皮肤看到胸腔内跳动的心脏,血管中奔腾的血液,以及内府经脉;看到了脚下泥土中的一切,看到了墙壁后面的家什……

“这就是神念么?”姜峰欣喜地睁开眼睛,“太神奇了!”

在神念笼罩范围内,任何东西都无法遁形、隐藏!

按照《观天万象经》里面的说法,神念产生于灵魂,只有灵魂强大到一定程度后,才能释放出神念。随着灵魂的增强,神念的笼罩范围还会增加。

“如今我《观天万象经》修成,灵魂强度堪比神灵,是时候修炼武道肉身了。”姜峰深深吐出一口气,隐忍了十四年,终于要出人头地了么??

第二章

再强大的灵魂,也需要有肉身作为载体。

姜峰早就准备好了修炼肉身的功法——《明王金身》。

《明王金身》并非是什么珍贵的功法,相反十分容易获得,小镇的藏书馆会定期免费发放,任何人都能领取,许多百姓家更是将其当作如厕必备之物。

但是,就是如此低贱的功法,一旦修成之后,威力却惊天动地。

据记载,这部功法一旦修成,肉身力量可达普通人数倍。普通人在成为武者之前,肉身力量达千斤便是圆满,无法再提升。但是,修炼《明王金身》,却可以将肉身力量提升至两千斤。而且,利用特殊手段,还能短时间内将力量再爆发数倍。

如此强大的肉身功法,却又如此低贱,只有一个原因,便是修炼难度极高,几乎没人能修炼成功。

此功法自古便已经存在,但纵观大陆古今上下十万载,记录在册修炼成功者不足一手之数,最近之人,便是一万年前奠定帝国基业的龙骧大帝。

龙骧大帝七岁开始修炼《明王金身》,三十岁方才练成第一重,用了足足二十三载!

虽然龙骧大帝三十岁练成第一重金身,踏入武者之门,但一入武者之门,便展现出了逆天威能,直至最后,站在大陆巅峰,奠定如今的帝国基业,成为万古传颂之人。

《明王金身》修炼难度极高,但不可否认,修成金身者无一例外都是有着巨大成就之人。

姜峰之前也看过《明王金身》这部功法,说实话,他压根儿没看懂,更别说领会其中奥秘并参悟修炼了。但他相信,《观天万象经》修成之后,他的灵魂强度堪比神灵,悟性随之提升,要参悟修炼这《明王金身》,应该不是难事。

取出《明王金身》功法,姜峰看了起来。

这一看,姜峰立马发现了不同之处。之前,他压根儿看不懂,但现在,他竟然十分轻松就能领会到其中的深层次奥秘。而且,只看了一眼,他竟然就将整部功法熟记于心了。

“这就是灵魂强大后的好处么?”姜峰十分兴奋。

“何为‘明’,日、月也……”

所谓明王金身,其实就是借助日月之力修炼出的肉身。这日月,高高悬挂于天空之中,如何能借助日月之力修炼肉身?

所以,要修炼明王金身,首先就需要感悟到日月之力。日月之力虽然无处不在,但却不比那普通的天地灵力。

武者修炼,感悟天地灵力都并非易事。而修炼明王金身,需要感悟更深层次的日月之力,可想这修炼起来有多困难。

光是一个感悟,就能拦住九成九九九九的人。

且感悟到了日月之力,还得想办法将日月之力导入体内,用之孕养、淬炼肉身,光想一想都觉得困难。难怪纵观十万载,能成功者不足一手。

普通人在成为武者之前,打熬力量无非就是靠着艰辛的锻炼或者食用灵丹妙药提升体质,但即便如此都难住了很多人,更别说这利用日月之力修炼肉身了。

一番感悟之后,姜峰发现,在别人眼中难如登天的《明王金身》,对他来说可谓信手拈来。强大的灵魂不仅令他悟性极高,还让他轻松感悟到了藏于天地之间的日月之力。而且,借助神念作用,要将日月之力导入体内也是轻而易举。

在日月之力的孕养之下,姜峰的身躯血肉开始蜕变,他的力量从十数斤迅速攀升至数十斤、百斤、数百斤。

仅仅一夜,姜峰的身体便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蜕变!

其实,明王金身的修炼速度取决于对日月之力的感悟。龙骧大帝花费二十三载方才练成第一重。但是姜峰觉得,他或许几天就能完成。

因为他的神念能清楚感应到,普天万物,皆藏有日月之力,对他来说,只需要心念一动,便能将万物之中的日月之力纳为己用。

按照这样的速度,姜峰数日之内便能成为武者。届时,他不仅无须再在街头乞食受人凌辱,还能翻身受人敬仰。想那齐家纨绔子弟,怎么都不会想到他姜峰竟能在十六岁之前成就武者,逆袭改命。

普通人打熬肉身,为成为武者打下基础,是称为强体。强体分九重,九重圆满方能力达千斤,便能蛮力震动丹田生生开辟出气海。姜峰现在的力量,差不多是五百斤,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便是强体七重的实力。

十四岁便拥有强体七重的实力,在物资丰厚的大型世家中算不得出众,但在条件短缺的普通百姓家庭,算是很不错了。

竹山小镇毕竟是个小地方,十六岁成就武者,对像齐家那样的大型世家来说或许并不稀奇,但是在竹山小镇这地方,还真是稀有。

所以,在竹山小镇这个小地方,姜峰的这分实力也算能在少年榜内排上名号了。

清河郡下辖三十二个县城,每个县城又下辖上百个像竹山小镇这样的小镇。所以,这竹山小镇确实算是个小地方。

但即便是这样的小地方,人口也是达到了二十万左右。

所以,虽是小镇,但其实占地并不算小,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关系也是错综复杂。

人流稀疏的街上,一队甲胄披身的人马颇为显眼。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姑娘,一个小姐,一个丫鬟。

“小姐,今天魏家父子上门提亲,您不在家里待着,自己跑出来,到时候可怎么给老爷交代?”一边走,丫鬟一边劝说。

“哼,我才不想嫁给那个姓魏的。”小姐冷哼一声。

她是堂堂镇长的女儿,以她的资质,是要在十六岁之前成为武者享受帝国俸禄的,要嫁自然是要嫁给更高一等的男人,怎会心甘情愿嫁给一个小镇卫队队长的儿子?

不过她也清楚,魏家在三年前姜云海一事上搭上了齐家这个大家族,以后说不准也还会有所升迁。但是,魏家那个废物儿子,如今已经十四岁了,一拳还打不出两百斤力来,怎会配得上她?

她叫聂小月,是竹山小镇镇长聂虎的独女。那聂虎乃是玄武境七重的高手,在竹山小镇说一不二,对聂小月是宠爱有加。聂小月自己也算争气,年芳十五,便拥有了强体八重的实力,力量达到了七百多斤,是小镇少年榜排在前五的人,也是小镇近几年来唯一一个有希望在十六岁之前踏入武者之门的人。

所以,在她自己看来,她有这份儿傲气,实属应该。这清河郡内,能配得上她聂小月的男人,也只有那些大世家的子嗣了。

至于魏家,就实在有点儿牵强了。

三年前,姜云海得罪齐家子弟,招致灾祸。他手下的副队长魏长青受那齐家子弟利诱,诬陷他以权谋私、贪污军饷。姜云海被革职后齐家子弟刻意提拔那魏长青为小镇卫队队长,魏家方才在竹山小镇站稳了脚跟,有了一定的地位。

说起来魏长青虽然算不上好汉,但也有着玄武境五重的修为,统领着竹山小镇八千卫城军,多少算是一个人物。但他的儿子魏山,却是个十足废物。吃了十四年的粮食,一拳打不出两百斤力来,整天提个破鸟笼子在竹山小镇横行霸道,十足一个混蛋。

这几年,因为魏长青与齐家那点儿关系,再加上同在一个小镇共事,聂虎跟魏长青来往颇为频繁。魏长青也想要再巩固一下在竹山小镇的地位,便想着让聂小月嫁进他魏家的门。

“……”聂小月还想说点儿啥损一损魏山,旁边的丫鬟一下给她打住了。

丫鬟朝一个方向撅了撅嘴:“小姐,您看那边。”

聂小月顺势看了去,只见一个少年乞丐端坐在一处屋檐下,不是别人,正是姜峰。

“小姐,要不再去消遣消遣他?”丫鬟一副不拿姜峰当人的模样。

第三章

姜云海得罪齐家,夫妻双双被贬为奴隶,姜峰也因此受累乞讨苟活。

这件事在竹山小镇也算是一件家喻户晓的大事,聂小月自然也知道。而且,得知此事后,她和她的老爹都还有几分辛灾乐祸。

原因很简单,姜云海在的时候,这竹山小镇的第一高手还轮不到聂虎。当年,姜云海可是玄武境九重圆满,只需一步就能踏入地武境的高手。

武者,先有肉身力境,自高而低分四个境界——天、地、玄、黄。

黄武境武者,武者的第一个境界。这个境界的武者需要掌握最基本的能力——吐纳。所谓吐纳,便是感悟到天地之力,利用呼吸将天地之力纳入体内转化成气劲,储存在丹田气海之中,以备后用。

这吐纳,这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但大部分强体九重的凡人不能成为武者,就是因为感悟不到天地之力,无法完成吐纳,致使一辈子都只能是空有千斤蛮力的凡人。

玄武境武者,武者的第二个境界,也是蜕变的境界。这个境界的武者,已经打通了身体奇经八脉,以气为食,丹田气劲的储存和获取变得相对容易不少,想要再进一步,就需要用丹田气劲对肉身进行淬炼。

对普通武者来说,这个境界就成了一个分水岭。淬炼肉身的法门不同,武者实力自然不同,而且实力往往相差甚远。就拿姜云海和聂虎比较,姜云海即便是将修为压制在玄武境七重,也能轻松战胜聂虎。只因他的《霸王炼体》较之聂虎的炼体法门强上不少。

地武境武者,踏入这个境界的武者,那可就是真正的高手了。像竹山小镇这样的小地方,一两百年可能都难以出现一个。再大点儿的县城,可能会有那么一两个。

天武境武者,那就更稀缺了。到达这个境界的,那可是能坐镇一方的人物。只要愿意,是可以得到一个郡作为封地的。

至于再往上的境界,肯定有,只不过,那已经是超出了普通的肉身力境,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层次了。

说回当前……

当初聂虎虽然身为镇长,在地位上要比姜云海这个卫城队队长高一头,但是姜云海为人刚正不阿、护城有功,深受竹山小镇居民爱戴,威望上远超聂虎这个镇长。

正因为如此,聂虎私底下对姜云海颇有成见。而眼高于顶的聂小月,对姜峰这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更是看不上眼。

自姜云海被贬为奴隶之后,聂小月每次在街上碰到姜峰,必然要拿姜峰消遣羞辱一番。久而久之,便是她身边的丫鬟,身为奴隶,竟也不拿姜峰当人看了,以羞辱姜峰为乐。

“叮……叮……叮……”

三声脆响,金币在碗沿上敲响。

姜峰本在一心一意吸纳日月之力修炼明王金身,听到这声音,缓缓睁开眼睛。

只见聂小月的贴身丫鬟正蹲在他身前,两个手指头捏着一枚金币不断敲击他的碗沿。而聂小月,正一脸傲慢地俯视着他。一队穿着厚重甲胄的卫队士兵,威风凌凌地站在旁边。,

看到姜峰睁开眼,丫鬟又用金币在碗沿上重敲了几声,一脸调侃地开口说道:“姜大少爷,这一枚金币可够现在的您吃仨月。上次让您沿着这条街爬一圈,您觉得丢人没答应。这次也不让您爬了,就给我家小姐磕上三个响头。三个响头换仨月吃食,别说是你了,就是这镇子里随便拉个人出来,都会抢着磕这三个头。怎么样?”

姜峰听了微微一笑,道了一声:“谢谢,不用。”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一枚金币,对普通家庭来说,能顶上一个月的花销,确实足够他姜峰吃上三个月。有了这一枚金币,他可以三个月不用乞讨,安心修炼。

“姜峰,别给脸不要脸。”丫鬟一看姜峰这态度,立马就扯开了嗓子。“以我家小姐的本事,排着队的人想给她磕头都没资格。你算个什么东西,莫非还拿自己当少爷?”

姜峰没有理会,对于这种疯狗,最好的回敬方式就是“不理她”。

“哼……”聂小月冷哼一声,她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百般刁难姜峰,为的就是想让姜峰跟其他人一样,心甘情愿地拜服在她身前。以前,姜云海还是卫队队长、还是竹山小镇第一高手的时候,姜峰这个废物对她视而不见,她还能忍。但现在,姜峰已经不再是姜家少爷了,对她这个天之骄女的存在依然这般熟视无睹,对她依然这般高傲,她当然不爽。

而且,姜峰越是高傲,她越是想把姜峰踩在脚下。

“今天,我非要你给我磕了这三个头不可!”聂小月在心中发狠!

“啪……”地一声,一个钱袋直接丢在了姜峰面前,聂小月上前一步,双手负背,开口道:“只要你给我磕三个响头,这十枚金币,全赏给你!”

所有人都是一楞!

丫鬟身躯一震,她如今十八岁,正是身价最高的时候,但赎身费也不过三十枚金币!小姐一抬手就扔出去十枚金币换一小乞丐的三个响头,值么?

旁边的卫队士兵也都傻了,他们这些士兵都是武者,但一年的俸禄也不过十五枚金币。

聂小月此话一出,周围迅速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三个响头换十枚金币,太值了!”

“磕吧,你不磕我磕了。”

“十个金币,都够把他买去当奴隶了吧。”

“也不知道聂小姐怎么想的,一个废物小乞丐,三个响头能值十枚金币?”

聂小月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姜峰,姜峰却依然双目微闭,一脸云淡风轻,压根儿不准备理会她。十枚金币对她来说虽然不算多,但也不少了,这姜峰竟依然不为所动。

她双拳捏得咯咯想,恨不得立马就杀了姜峰!

在竹山小镇,以她的身份,要杀一个普通人根本不用顾忌。但是,姜峰她却不敢随便打杀。因为姜峰是奉命乞讨,世人可诸般凌辱,但唯独不能杀。否则就是与齐家为敌。

在衡山州府这地界上,胆敢得罪齐家,下场何其凄凉,姜云海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她聂小月虽然自命不凡,但也深知她这点儿能耐,放在齐家面前,就跟车轮前的螳螂一样。

“让开,都让开。”嚣张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紧接着一大队卫队士兵分开人群。

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公子哥背着手,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缓缓踱步走了近来,仿佛整个世界他最大。

“魏山。”看到来人,聂小月眉头一皱。

魏山为何知道她在这里,这并不意外。毕竟,聂小月身边的卫队士兵,论编制,都是属于小镇卫队,归魏长青统领。魏山要买通这区区几个卫队士兵,还是很容易的,甚至不用花钱。

魏山一看到聂小月,立马就换下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屁颠颠地上前,谄媚道:“小月,你咋跑这里来了。咱回去吧,家里正商量咱俩的大事呢……”

看到魏山那一副嘴脸,聂小月发自内心恶心。若不是因为齐家那点儿关系,他聂小月何需还给他好脸色?便是魏长青,也得在她爹爹聂虎面前俯首帖耳。

魏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姜峰:“哎哟,这不是姜大少爷么?”

魏山与姜峰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毕竟原本魏长青在姜云海手下当二把手,少不得要讨好姜云海。受魏长青叮嘱,彼时的魏山在姜峰面前一副跟屁虫模样。但如今不一样了,如今的魏山是竹山镇卫队队长的儿子,而他姜峰,是一个命比蝼蚁还贱的小乞丐。

原本的奉承,在被放大了数十倍之后,变成了如今的鄙夷和轻贱。

魏山无法接受,他原本竟然给这轻贱的小乞丐当过跟屁虫!!

所以,他数次戏谑姜峰无果之后,再见姜峰都会主动回避。毕竟每次见到姜峰都会唤起那段回忆,这是他没办法忍受的。

但今儿这情况,似乎已经没办法回避了。

魏山虽然修行上不拔尖儿,但是从小训练出来的眼力见儿可不一般。眼下这情况,他也是一眼就瞧出来了。显然,聂小月想要用钱戏谑姜峰,结果碰了一屁股的冷灰。

聂小月突然心生一计,这魏山不是想哄她开心么,何不利用魏山来整姜峰?

聂小月侧头藐视魏山,问了一句:“魏山,你不是想跟我定亲么?”

魏山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是啊,我做梦都想……”

“那好。”聂小月不等魏山继续说下去,直接打断他的话,玉手一指姜峰:

“杀了他!”

第四章

“杀了他,我就考虑和你定亲的事情,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这事。”

聂小月指着姜峰,仿佛在宣判一条狗。

所有人都是一愣——杀姜峰?这不是摆明了得罪齐家么?

聂小月自己不敢,就让魏山去做,这一招——毒啊!

聂小月这一招确实用得好,魏山若是不敢杀姜峰,她便就顺势拒绝了魏家的亲事。魏山若是真敢杀了姜峰,一来泄了她心头恨,二来魏家肯定因此得罪齐家。

只要魏家得罪了齐家,没了齐家这个靠山,他魏家给她聂小月提鞋都不配!到时候,嫁不嫁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

魏山也不蠢,当然知道聂小月的如意算盘。

姜峰虽然闭着眼,但是聂小月的话他字字听入了耳中!

对聂小月和魏山来说,姜峰的命仿佛根本不是他自己的!

“小月,”魏山谄媚开口,“跟一个轻贱的小乞丐犯不着生气,他若是得罪了你,我就让人天天守着他,不允许别人给他吃喝,不出三天,保准活活饿死……”

不等魏山说完,聂小月便白了他一眼:“没用的东西,让你杀个乞丐都不敢?看来,这亲事你是不想订了!”

魏山眉头一皱,心中盘算。

姜峰奉命乞讨,虽然轻贱但却不能随便打杀。不过,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他魏家却不一样。杀了姜峰,那齐家子弟或有不快,但只要父亲去好生奉承一番,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对那齐家子弟来说,让姜峰奉命乞讨也不过是一个乐子,兴许那乐呵劲儿早就过去了,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事儿。

若是不杀姜峰,这聂小月肯定就顺势推了订亲一事。眼看到手的肥肉就这么飞了,他可不答应。

魏山斜眼看了看聂小月,心想:“哼,今天就姑且顺了你的意,到时候等你嫁过来,看我怎么玩弄你!”

魏山打定主意,毕竟他自己也是恨姜峰入骨!巴不得姜峰早早从这个世界消失。

闭着眼的姜峰眉头一皱,这二人果真是不拿他的命当回事,说杀便要杀啊!

他姜峰,坐在这里乞讨,不招谁惹谁,仅仅因为聂小月与魏山之间的博弈,便要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没有实力,就只有任人宰割。

那齐家之所以能高高在上,一言一语便能决定他人生死命数,就是因为齐家家主齐行云乃是天武境巅峰的超级高手,站在衡山州府最顶尖的人。

有实力,才有尊严,才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数。

看到魏山的神色,周围的人都猜到了魏山的想法。

“哎,这姜峰今日小命不保。”

“是啊,魏山显然是动了杀机。”

“可怜的孩子,谁也帮不了他。”

“刚才若是果断给聂家小姐磕三个头,不仅能保住命,还能得十枚金币……”

“怪就怪他自己太不识趣!”

聂小月看着魏山,她也看出来魏山是准备要取姜峰的命了。微微侧头,看向姜峰,心说:“姜峰,这可是你自找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就怪不得我。”

魏山缓缓上前,一双眼瞪着姜峰,开口道:“姜峰,如今你这般赖活着,还不如一死白了。今天,我就来成全你吧。放心,我会给你个痛快!”

魏山一拳能打出三百斤蛮力,在同龄人中算是一般,但要打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姜峰,那自然是轻而易举。

“去死吧!”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魏山果真对姜峰出手了。

一拳,简单的一拳,直接捣向姜峰面门。这一拳,没有任何招式,仅仅就依靠蛮力。但是,在所有人看来,要打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姜峰,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嘭……”拳头击打在血肉上的声音。

所有人都愣住了——想象中血溅当场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只见魏山的拳头在距离姜峰面门半尺的位置停了下来。

姜峰单手捏住魏山的拳头,缓缓睁开眼睛,深邃、空灵的眼神令周围的人心神一震。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手无缚鸡之力的姜峰,竟然稳稳接住了魏山的一拳。

魏山一拳能打出两百斤蛮力,但要像这样截住他的拳头,至少得拥有四百斤以上的蛮力才行。也就是说,姜峰现在的蛮力,至少在四百斤以上。

“他……”聂小月也愣了,“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么?”

围观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了,纷纷惊叹。

“这姜峰每天都在乞讨,哪来的时间打熬肉身?”

“是啊,我观这姜峰整日端坐,不曾炼力,魏山这一拳他是如何接下来的?”

但事实就摆在面前,姜峰不仅接下来魏山致命的一拳,而且至少拥有四百斤的蛮力!

就这会儿,姜峰已经站起来了。

环顾四周,眼神所到之处,众人神色回避。

以他现在的灵魂强度,能与之对视而不被震慑的人,少之又少!

“这姜峰,还是那个人人口中的废物乞丐么?”

魏山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姜峰,他惧怕的不仅仅是姜峰表现出来的力量,还有那眼神。迎面看着姜峰的眼神,魏山有一种被拖进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的感觉。

其实,不光是魏山,任何人直视姜峰,都会有这种感觉。这是姜峰强大的灵魂带来的效果,以他现在的灵魂强度,普通武者与之相比,都如蝼蚁一般,更别说是魏山这个还未成为武者的废物。

姜峰本不想展露实力,意欲等到明王金身一重达成之后,开辟出丹田气海成为武者再对外显露。因为他担心提前显露本事,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不显露也已经显露了,好在这明王金身一重,很快就能修成。

轻轻一推,魏山被推得连连后退四步。两个卫队士兵立马上前,一个伸手扶住魏山,一个挡在魏山身前,严正以待。只要姜峰再上前一步,他就要拔刀将之斩杀!

魏山这个时候才回过神——这个姜峰,何时变得这么强了?特别是他的眼神,仿佛能刺穿灵魂!

姜峰直接无视魏山,直接转头看向聂小月:“聂小月,既然你想我死,那我们就在三天后的竹山擂会上一决高下吧!到时候,我若败了,自会跪拜在你身前,全凭你打杀。”

聂小月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姜峰竟然会主动开口与她赌斗。

说实话,姜峰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虽然令人刮目相看、出人意料,但还不至于令她惊恐。姜峰即便是有超过四百斤的蛮力,也与她有着不小的差距。

她天资不凡,可是近两年竹山小镇中唯一一个有希望冲击帝国俸禄的少年。姜峰竟然与她赌斗,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好!”几乎没有任何考虑,聂小月就点头答应了,“三天后,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跪在我身前!”

“你若是输了呢?”姜峰直勾勾地看着聂小月,那眼神令聂小月竟有些胆寒。

“我会输?”聂小月挺着脖子冷哼一声,眼看姜峰依然直勾勾地看着她,她又才回了一句,“我若是输了,同样任由你处置。”

“一言为定!”说完,姜峰转身便朝人群外走去,根本不理会众人的惊色。

在任何人看来,姜峰与聂小月赌斗都有些冲动了。

聂小月可不是魏山这种废物能比的,聂小月可是出了名的天资非凡,在竹山小镇的少年榜上,名列前五的天之骄女。他姜峰或许有些实力,但也只能算是中庸,岂能与聂小月这般天才相提并论?

聂小月看着姜峰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他就这么有底气?”

聂小月对姜峰并不了解,即便是以前姜云海还在,姜峰也很少出来走动。但是,聂小月不认为姜峰是一个冲动的人,姜峰敢这么约战她,必然是有所凭仗,她不能疏忽。

“看来,那颗血肉丹,我必须尽快拿到手,以防有变数。”聂小月心说一句。

其实,姜峰之所以这般匆匆离开,主要是怕魏山恼羞成怒,下令让卫队士兵出手杀他。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能抗衡这些卫队士兵。因为每一个卫队士兵,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武者。

至于与聂小月定下三天后决战的约定,有两层意思。其一,他今天必须给聂小月一个台阶下,否则聂小月极有可能亲自出手与他一决高下。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聂小月的对手。而他有把握在三天内修成明王金身一重,到时候别说是她聂小月,便是武者他也有一战之力。其二,也是借聂小月的态度压制住魏山。

如此一来,即便是魏山恼羞成怒要命令卫队士兵斩杀他姜峰,聂小月也会因为这个约定而站出来暂时保住姜峰的性命。因为,以聂小月的性格,她更希望在竹山擂会上打败姜峰,让姜峰在众目睽睽之下跪拜在她身前,任她处置!

第五章

竹山擂会,是竹山小镇一年一次的比武大会。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上到帝都,下到小镇,只要有人群汇集的地方,都会有这种比武大会。其目的也简单,通过比武来促进进步。

一般来说,比武大会分两组。一组便是年龄在18岁以下的少年组,每个城市的少年榜排名,便是根据这一组比武大会产生的,是比武大会中的重头戏。另一组就是武者相互切磋交流,相对来说参加的人就较少了,更多的是以交流为主,不会排名次。

三天后,便是竹山小镇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竹山擂会。像竹山小镇这种小地方,更在意后辈的培养发掘,所以对少年组的比赛十分看重。只要是18岁以下的少年,都有资格参加比赛。

为防止部分少年隐藏实力,鼓励少年们夺取好的名次,竹山小镇每年都会对少年榜上前十名进行嘉奖,而且奖品都十分珍贵。

姜峰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竹山擂会,一是他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观天万象经》的修炼中去,无心参加。二是以他原本的实力,即便是去参加也是自讨没趣,还说不定会被人打死。

严格来说擂台上是不允许取人性命的,毕竟参加比试的每一个少年,都是小镇的希望。但是,比武这事儿,谁有能确保不出人命呢?所以,每年都有人死在竹山擂会上。即便是明知道是刻意杀死了对手,也没办法衡量。杀人者除了会被部分长辈指责,根本不可能被定罪。

一旦姜峰在竹山擂会上输给了聂小月,被聂小月“失手误杀”。到时候,以她聂小月的身份,恐怕连一个指责她的人都没有。

不过,姜峰是不会给聂小月这个机会的。

以姜峰现在的实力,聂小月要战胜他容易,但要杀他,也得费不少手段。不过,三天以后,姜峰的明王金身一重一旦修成,便是真正的武者都有能力斗上一斗。

明王金身一重一旦修成,他就拥有足足两千斤的蛮力,若是再激发金身血脉,还能再爆发五倍,在短时间内拥有一万斤的蛮力。单单就力量而言的话,就与普通的黄武境巅峰武者不相上下。

记载中,当初龙骧大帝练成明王金身一重之后,在开辟出丹田气海之前,便一举斩杀了一位黄武境巅峰武者,从此踏上了逆天之路。

赌约立下,姜峰修炼得更加卖力了。神念疯狂地引导着周遭万物之间的日月之力。

两日之后的夜里,僻静的小巷里,姜峰依然端坐。

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姜峰身周有规律地运转着,那是被引导至极致的日月之力,肉眼难见。不过,在姜峰的神念中,这些日月之力婉如洪水一般,围绕着他旋转,被他的身体迅速吸收。他的身体也因此迅速发生着蜕变,肉身的力量立马就要攀升到极致——两千斤了。

这个世界,能感受到日月之力存在的人,都屈指可数。所以,在这小小的竹山小镇力,是没人能感受到隐藏在这僻静小巷中的强大蜕变的。

“啪……”一声脆响自姜峰体内爆出,那是骨骼受日月之力的浸染后爆裂开来。这种痛苦,可能也只有灵魂极为强大的姜峰能不皱一下眉就给承受下来。

透过神念可见,那骨骼爆裂之后,裂缝被日月之力迅速修复。被修复后的骨骼,变得极为坚固!

如此循环,姜峰身体中的每一块骨头都在陆陆续续地蜕变。与此同时,他身上的皮肤、血肉、经脉也都在发生着蜕变。

肉眼可见,姜峰的身体开始膨胀,连带着他身上那件布衣破碎开来。此时的他,体型几乎变成了原本的三倍,粗壮的肌肉像钢铁浇筑的一般,受日月之力影响,皮肤表面出现了一条条纹理诡异的纹路。这些纹路汇集在他身上,像是一副精心描绘的刺青。

当诡异的纹路将姜峰全身覆盖之后,便开始向着姜峰身体内缓缓隐去,同时姜峰的身体也渐渐恢复常态。

破碎的布衣随意挂在身上,夜风吹过,发丝和碎布条随风而动,姜峰缓缓睁开了眼睛。

“终于成功了。”姜峰嘴角微微一样,“明王金身,感觉还真不一样。”

此时的姜峰,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他喜欢这种感觉。

前世的他,是一个拥有非常人能力的杀手,他高高地站在地球杀手界巅峰,俯瞰着众人。带着记忆转生投胎来到这个世界,隐忍十四年,如今总算是有了一定的力量。

姜峰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他深知,虽然练成了明王金身一重,但相对于那些武者高手来说,他依然如蝼蚁一般。别说那齐家,便是在这竹山小镇内,能信手斩杀他的武者都不计其数。

要想站到巅峰,只有不断进步!

现在的姜峰,肉身蛮力足足两千斤,是普通强体九重的两倍。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停下来,甚至是没打算休息。

他要继续冲击下一个阶段,争取在竹山擂会上,以一个武者的姿态一鸣惊人!

此时的姜峰,已然有足够的资本不将那聂小月放在眼中了。不过,他的目标,不仅仅是赢了聂小月,而是要让整个竹山小镇震动,并一举摆脱乞丐的身份,成为受帝国俸禄的少年武者!

利用蛮力震动丹田,开辟丹田气海,说难不难,但说容易也并不容易。这个世界,即便是最废的人,也都能经过长时间的锻炼达到强体九重,拥有千斤巨力。但是,能成为武者的,却是十里挑一。就是因为这一步,震动丹田开辟气海,将九成的人都挡在了武者之门之外。

开辟丹田气海分为两步,第一步是震动丹田开辟出一个空间,第二步便是感悟到天地之力,吐纳产生气劲储存于这个空间。这两者,可同时完成,也可分步骤完成。

但是,不可置疑,只有两者都完成了,才算是成功开辟了丹田气海。

对天资高的人来说,这不是难事,但是对资质一般或者愚笨的人来说,这就有些难了,甚至是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首先,震动丹田开辟空间,虽有前人经验指引,但是一旦发生意外或者错误,轻者内伤,重者可能丹田经脉受损,一辈子无缘武者。

其次,感悟天地之力,这就完全凭灵性和资质了。资质好的,可能一个瞬间就能感受到,资质不好的,可能一辈子都感受不到。但这一步不像开辟丹田空间那般死板,这一步,是可以寻求外力帮助的。

一些大家族、大门派,为了增强家族实力,让子弟中更多的人成为武者,于是他们研究了诸多方法,最后研制成了一种丹药——引气丹。

引气丹的作用,便是帮助资质较差的人引导天地之力,完成第一次吐纳,从而形成丹田气海。只要丹田气海形成了,之后再慢慢感受天地之力就相对容易得多了。

不过,这引气丹炼制起来颇为繁复,作用却单一,愿意花费经历炼制的人不多,所以价格相对来说就高得离谱,也只有那些大家族才用得起。

总之,开辟丹田气海不易。

但是,对姜峰来说,这根本不是事儿!

他连更深层次的日月之力都能感悟到,别说那天地之力了。神念的引导下,吐纳的效率更是高得离谱。至于震动丹田开辟空间,更是容易了。

所以,姜峰仅仅只用了片刻时间,就成功开辟了丹田气海。

自此,他成了一名真正的武者!只要他愿意,明天天一亮,他就能去龙帝塔内完成认证,成为一名享受帝国俸禄的少年武者。

不过,姜峰并不着急,他还要认真感受一下吐纳天地之力,形成丹田气劲的过程。

丹田气海开辟之后,武者是可以内视体内玄妙的。不过,姜峰拥有更加强大的神念,比内视看得更加清楚透彻。

这一看,姜峰立马发现了惊喜之处——他体内的奇经八脉,竟然全都是通透无比!

“这……”姜峰自己都很意外,黄武境武者要做的,就是利用气劲打通体内奇经八脉。当体内奇经八脉通透后,便能在体内形成周天循环。届时,丹田气劲便能随心而动、随意而走。

换句话说,姜峰现在竟然直接拥有了黄武境巅峰的修为!

“试一试!”姜峰起身,心念一动,刚刚吐纳形成的那一股气劲自丹田中迅速窜出,汇集在他手臂上。

“果然,我现在的力量,恐怕已经达到了两万斤!”姜峰能清楚地感觉到前后的差距。十倍的差距,这种感觉,他不知道怎么形容。

普通的黄武境巅峰武者,奇经八脉通透,力量能达到一万斤。姜峰因为明王金身一重的原因,则是拥有了两万斤的力量。

“哈哈……”即便是姜峰心性稳重,也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发出了一阵大笑。这种实力的飞跃,实在是令人癫狂啊!

“十四岁,黄武境巅峰!”这样的成绩,绝对是前无古人!

三天前,他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如今仅仅过去三天,却已经是黄武境巅峰,拥有两万斤巨力的武者了。

这种实力的提升,简直是一跃千里!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