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众人称颂的“小靖王”建文盘腿坐在青龙船的两根龙角之间,怔怔望着海面。此时青龙船正转起轮盘向陆地移动,船上也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潮湿清冷的海风不住地吹动他的头发,似乎是在提醒他这个称号有多讽刺。
  那个亲云上——建文早忘了是山北、山南还是中山——飞起一掌的推阻感还闷闷地留在胸口,令他觉得呼吸不甚畅通。
  建文记得当时这几个喜欢恶作剧的小老头先把他推到水里,然后很熟练地解开青龙船上的一艘备用小艇,便朝日本岛方向喊着号子划走了。等他脑袋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只能看见小艇的屁股、三个奋力划动木桨的人影,以及坐在船尾处朝他望过来的七里的眼神。
  “青龙。”想到这里,建文百无聊赖地喊了一声。
  从建文蹲坐的地方看去,正巧能看到青龙船的眼睛。造船的人巧夺天工,调制琉璃给它做了一对琥珀色的瞳仁,让青龙船艏正像那些佛寺里的天王像一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炯炯有神,让人不禁感叹“画龙点睛”的故事真的存在。
  但青龙还是抬着眼睛,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在水面滑行,对建文的呼喊没有什么回应。
  建文叹口气,干脆翘起二郎腿躺在龙颈上,望向天空。或许,真正让自己顺不过气的不是三个小老头推他入水,而是七里临走前留下的话吧?虽然那条什么鲤鱼的确是自己种下的错误,但“只是暂时绑在一起”“本来就不应该同路”之类的话,说得也太决绝了。
  “说到底还是我的问题啊……”建文嘟囔了一句。
  他说完这句话,青龙突然停下了,建文差点从龙颈上翻身而下,赶紧抱住龙角不让自己摔下来。
  “青龙,你要说什么?”建文盯着青龙人头大小的眼珠,“你说,七里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回去追上她?”
  青龙船“哞——”地长啸一声。
  此前修理青龙船时,建文就觉得它的运转比之前迟滞不少,现在看它难得和自己一唱一和,建文来了劲头,他翻身又坐上龙头:“我也想追回去,顺便揍那三个老头一顿,把七里抢回来。”建文的语气重新低下来,他叹了口气,“只是……七里都那样说了,不一定会跟我走。而我还要去救哈罗德,也不知道他到底惹了什么麻烦,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要是真不理会,万一他有事,我也难心安,你说是吧?”
  青龙船又是一声长吟,这次却分明有了几分无奈。
  建文摸了摸青龙的头顶。的确,无论是替人消灾,还是帮人解难,都是别人压在自己身上的包袱。小时候郑提督他们盼着自己能成为一代明主,长大了发现能当成家里的祭品就不错了。形势无奈时强出头,风头过去就接着漂泊湖海,十天倒有八天不属于自己。如此说来,也难怪七里经常嘲笑自己更适合去做和尚。
  他又想,两人大仇得报已经过了半年有余,如果硬要回忆一番,七里似乎已经不像在海淘斋初见时那样行事青涩,而他自己这半年来虽然在海上周旋,说是为了纾解心绪,但除此之外却也没有什么长进。
  夕阳即将入海,空中红云四起,更不见一只飞鸟了。眼见青龙船又陷入沉默,建文也觉得甚是疲惫,便念道:
  “青龙,你既然是灵船,就按自己的意思去试试怎么快点找到腾格斯吧。”接着翻身下了甲板,直奔舱室去了。
  也许是白天发生的诸事过于紧张,建文睡了整整一个晚上,任由青龙船带着自己前行,等到天大亮时才起身。开伙吃了些干粮后,他站在船头,远远看到了大陆。
  这片大陆的海岸线生得奇怪,由陆地延伸出的东西两处岬角好像从未被东海的巨浪磨损过,岬角上的建筑竟然隐隐约约是大明式的卫所。建文对青龙下令:“缓缓前进,看看前面有什么。”
  青龙船便只开了一半轮盘,以最低速缓缓逆风前进,想要接近这个窄窄的港湾。在青龙船前进的空当里,建文掏出海图,仔细筛选比对,终于搞清了这是什么地方。
  “是浮山的胶州湾!”
  原来这里正是胶州的南海岸线,两处岬角恰到好处地把海水围成一个圆镜似的海域,是以它的开口虽然只有五六里宽,但中间竟有一片巨大的圆形海域!这海域是一片碧绿色,与外海的墨蓝色水面泾渭分明,其上停靠着百余艘黑色舰艇。
  建文有点紧张,现在他尚未到达圆镜区域,趁这艘舰队没发现之前,还可掉头而去;但如果他钻进这个布袋口,到时舰队一拥而上,要想逃跑可就难了。
  他环顾四周,也看见那些建筑四周的人熙熙攘攘地动了起来,但看前进方向,似乎没有冲着自己这边来,好像是湾内发生了什么大事。
  莫不是倭寇?建文掏出一个千里镜努力看去,原来在那片风平浪静的海湾内部,竟开始波浪翻涌,有大块大块的浮冰从水下升起,漂浮在水面,使得整片避风港瞬间变作一片冰海。
  建文瞠目结舌。眼前的这个港口仿佛凝了泪珠的一只眼睛,从墨蓝色的外海大海看去显得格格不入。
  此时又不是封冻期,怎么会有这么大块的浮冰?难道是七杀船上那位罗刹女冻结了洋面?既是故人在此,总不能袖手旁观……建文不及细想,任凭青龙船带着他向那片碧绿色的冰海冲去。
  待冲得近了,建文发现那海域上汩汩翻动,又不动声色地浮上一个巨物来,头尾高高翘起。
  那竟然是一艘大舰,只不过只剩下船底,歪歪地浮在一片冰洋里。
  “打旗语,照例。”
  就在半柱香之前,守备千户王朗站在海岸一处高耸的望楼中,照例掣出一枚令牌,让旗兵向西岬角的水师营发出了平安无事的信号,然后就开始百无聊赖地等待对方的回执。
  千户王朗所在的东部岬角,就筑着胶东鳌山卫属下的主备御所——浮山备御前千户所。这座四方堡垒乃是当朝姚国师亲自规划,中间十字大街将城市整齐地切割成四个区域。依祖制配备的庙宇日日传出诵经声和香火气味,祈祷诸神佛保佑一方海岸的平安;更有千户、百户十三姓,率了数百精兵强将驻扎在城内外,一刻不停地监视整片胶州海域的敌情。
  王朗本来是一名陆军,祖上是给祖皇爷立过功的军户,因此在两年前作为十三姓之一,来到海卫,腰间一柄饰有奋臂螳螂的双手长剑号令陆军,好不威风。但近半年来……王朗望向西岬角的那片水域。
  在王朗的视野中,上百艘饰有黑漆与铁叶的战船依次在碧绿色海面上排开,为首的四艘千料大福船中悬挂蓝色的高牙大纛,黑洞洞的佛郎机铁炮伸出船舷。百艘战船上,兵士皆着铁甲,黑压压地在甲板上走动,他们就是浮山水师营,属于半年前刚成立的北海水师中的一营。
  这东西两岬角呈顶牛之势,齐齐对着东海,正是为了应对半年来海上纷杂局势。自从日本幕府将军被斩杀后,岛国重又陷入纷乱,时常有一些失藩的浪人跑到北方沿海来作乱。燕帝鉴于海防日紧,就着手组建了千支舰队的北海水师,又把北方诸多海防卫所加固一番。
  王朗收回视线。半年来,他逐渐觉得自己沦为了西岬角新水师的卫兵,每天只是隔半个时辰,传达来自东侧的安全情报。水师营的威风让他们这帮陆军弟兄都羡慕不已,更不用说执掌水师的都是曾在燕帝身边立下赫赫战功的爱将。
  令兵来报,对面传来的回执仍旧是一成不变。西岬的那位游击将军姓铁,王朗这帮东岬弟兄们私下里都唤他“铁面佛”。北海水师各营的将军都是燕帝亲自选拔的干将,素来以服从皇命为天职,其余事务一概不问不闻。这位铁将军便拥有燕系军人的严肃,平常就黑着脸不苟言笑,发令只靠旗语,经常三天不说一句话,任谁都难以撬开他的嘴说半个字,他的外号正从此得来——事实上,这位佛爷也的确把铁壁一般的威压感带到了整个胶州海域。
  王朗看着湾内停泊的战船,百无聊赖地叹口气。他自己亲手拿过旗子,向对面的令兵传了一套花哨的动作。这是一套极其高级的旗语,与海外蓬莱岛常用的佛郎机旗语不相上下,它能模拟出一整本《平水韵》,以韵册的拟音表达极其复杂的语句,是战争中令异国难以解除的加密通报。
  王朗的旗语也没别的,这番意思就是今日天气晴好,水师营何不拥舰而出,在海外巡游一番云云。
  他拿起千里镜望向对面旗兵,想知道铁面佛会回以什么答复。
  “万勿玩忽职守。”结果对面发来了这样的旗语。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