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娇妻宠上瘾百度云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漆黑一片的屋子里,沈琦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大床上。

今晚,是她和夜家二少爷的新婚夜。

没有婚礼没有酒席,等来的只有一个坐在轮椅中男子的背影,和他冷清的一句话——把她洗干净送我床上,我要验货。

验货……

她对他来说,只是个货物而已,各取所需。

忽然,门开,沈琦整个人瞬间紧绷到不行,死死地捏着被角。

传闻,夜家二少面目可憎,脾气暴戾,因为腿疾导致那方面的缺陷后,更加喜怒无常。

更有传言他克死了整整五任妻子,以至于全城上下,再有贪图夜家财势的人家,也不敢把女儿嫁过去。

但是沈家敢。

沈家极度缺钱,集团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她父亲借了高利贷,结果利滚利,将集团和沈家陷入更大的危机中。

追债者上门,各个凶神恶煞地对他们喊打喊杀。

这时候夜家这根救命稻草出现了,父母舍不得牺牲纯洁无瑕的妹妹,就将二婚的她送给了夜家。

受不住父亲的苦苦哀求,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终究还是让沈琦来了这里,代替妹妹嫁给那个可怖的夜家二少。

轮椅摩挲地板的声音逐渐清晰,沈琦大气都不敢出。

透过黑暗,能看到一个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被子突然被掀开,随即一只大手抚摸上来。粗粝冰冷,就和他这个人一样。

“啊!”沈琦忍不住尖叫出声。

只听得一道嗤笑,男子低沉冷漠的传来:“害怕?”

手下的动作却是不停,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一路往下,划过她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再往下,是无限诱人的光景。

沈琦紧紧拽着被子,不让自己逃开。

可是大手途径平坦的小腹后,依然没有收手的趋势,依旧越来越往下……

“停、停下!”在即将触及她敏感部位的时候,沈琦终于受不住地抓住他的大手。

都说那方面有问题的男人,很容易心理扭曲,从而滋生出一些特殊的癖好,比如……xing虐待!

一想到这,沈琦的身子颤栗地更加厉害,磕绊开口:“夜、夜少,能不能不要这样,我……”

“不能。”

沈琦身子一僵,通过两人相握的手,明显能感觉到她的颤抖。

“呵呵,这般青涩的反应,装得还真像个雏儿。”冷沉的嗓音,满是嘲讽。

听到他的话语,床上的沈琦瞳孔骤缩,难道他……

下一秒,灯光大亮,沈琦下意识闭起双眼。

男人抽回手,犀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薄唇轻启:“我是该叫你沈月呢还是沈琦呢?我的夫人。”

危险的语调令床上的沈琦狠狠打了个哆嗦,一睁眼,就撞进一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眸里。


第二章
男人的眉眼间藏着锐利,幽深如狼的眼瞳下是高挺的鼻,刀削般的薄唇噙着轻嘲的弧度。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周身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场,不容旁人靠近。

这就是传闻中的面目可憎?

沈琦一时间有点愣怔,直到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了几个度,她才连忙掩着被子从床上坐起,不敢直视男人的双眸,心虚开口:“我、我当然是沈月了……”

“呵。”夜墨轩眼角多了几分冷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沈琦面前。

沈琦小心翼翼地捡起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全是她妹妹沈月的照片和资料。

所以,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沈琦捏着信封的手紧了几分,她咬住下唇,如黑琉璃般的眼眸看了夜墨轩一眼,不动声色。

“沈家以为,我夜墨轩有腿疾,就能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我?”

沈琦垂着眼帘低声辩解:“我也是沈家的女儿……”

“刚离婚的女儿?沈家这是把夜家当回收站不成?”夜墨轩的双眸再次冷然几分。

讽刺直白的话语又让沈琦回忆起一个月前那噩梦般的夜晚,紧紧咬住下唇,让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失态……

不等她平复心绪,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犹如一盆冷水砸了下来:“给你五分钟,滚出夜家。”

“什么?”沈琦倏地抬眸,就撞进他的黑眸里。

如果她被赶走,沈家必定得罪夜家。全家族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哪怕她再不情愿,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沈家落败在自己手中。

沈琦定了定神,鼓起勇气直视他开口:“我知道这也是你父母安排的联姻,对你来说,娶谁都一样,要不然你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与其你再娶,不如让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们各不相干。”

说到这里,沈琦举起双手保证,眼睛里写满了坚定,白皙的小脸上却是小心翼翼的表情,害怕他不接受一样。

这副样子……

夜墨轩眯起眼,打量着她。

未了,夜墨轩勾起薄唇:“就这么想留下?”

看到他哂笑的表情,沈琦心底一咯噔,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

夜墨轩嘴角的轻蔑更甚,对于这种取代自己妹妹而嫁进夜家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他不是第一次见。

定定地盯着床上的人,启唇:“我给你一个留下的机会……”

沈琦的眸中刚露出欣喜的光,就听见男人那魔鬼般的后话:“取悦我。”

沈琦整个人愣怔在当地,不可置信的盯着床边的男子。

“怎么,听不懂?”

夜墨轩讥诮开口:“别告诉我,一个二婚的女人,还不知道怎么取悦男人。”

听到他的话,沈琦狠狠攥紧双拳。

她和林江的确有过一段两年的婚姻,但是对方一直借口忙从来没有碰她。直到一个月前的那晚,她撞见林江和一个妖娆的孕妇……

她的噩梦便从那一刻开始……

“说话!”对方的沉默,显然令夜墨轩失去了耐心,伸手一把扯下她身前的被褥!

“啊!”


第三章
沈琦慌乱地抓起被子遮掩自己的身躯,和被欺负的小白兔般将自己裹成一团。

诱人的美景虽转瞬即逝,夜墨轩的眸色深沉了几分,冰冷的嗓音也带上几许沙哑,却依旧轻嘲着开口:“纯洁小白兔的人设可不适合你。”随即眉眼一凛,“既然做不到,就给我滚!”语毕,推着轮椅就转向离开。

“等等!”

望着夜墨轩冷漠无情的背影,沈琦急得不行,裹着被子下床,冲着夜墨轩的背影大喊:“你既然不行还要这么折磨我干什么,我们和平共处不好吗?也让你免去联姻的麻烦。”

她的话,让夜墨轩连带着轮椅都顿了一下。

他身子没动,倒是脑袋微转了过来,眼角的余光透着冷寒,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你说谁不行?”

夜墨轩危险的眼眸如蛰服在黑夜中的野兽,似乎只要沈琦再说一句,他就会马上扑上来,把你咬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有腿疾的人,可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强势?

夜墨轩已经把轮椅的方向调整回来,朝她这边缓缓靠近,他目光如漆,眸子黑渗渗的。

裹着被子的沈琦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坐着轮椅的夜墨轩已经到了她面前,他的动作很快,抬手便扣住了她细白的手腕,一把挥开她身上臃肿的被褥。

“啊!”沈琦就这么“坦诚”地跌坐到他的腿上。

“你刚刚,说谁不行?”夜墨轩冷然启唇,锐利的目光攫紧她。

“外界不都传闻你、你那方面不行嘛……“沈琦慌乱地双手都不知道该遮哪里,涨红着脸道,“你放开我……”

陡然的靠近,让沈琦整个人慌乱起来,他身上炽热的男性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生猛,霸道,危险。

这种感觉……

让沈琦想起了当时那个车里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如同眼前的人一般霸道。

沈琦脸色白了几分,她永远也无法忘记那耻辱的夜晚。

一个月前,眼睁睁目睹了丈夫的背叛后,失落走在大街上的她突然被一个男人抓进车里,而后的事情便彻底失控了。

她挣扎她嘶吼,可所有的反抗都被化解在那双炙热的大掌下。

她就和破布娃娃一般不断被分开、捣碎,直到奄奄一息。

她的第一次,就在这么绝望的夜晚被夺去,她甚至都没有看清那个男人是谁……

“就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当夜太太?”

耳畔响起的男声把沈琦的神智拉了回来,随即她浑身僵硬。

因为她发现夜墨轩某处正热辣辣地抵着她,一个月前刚经历过那种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沈琦额头顿时沁出一层汗,一手遮着胸口,一手推拒着他:“你先放开我。”

这样的状态,太危险。

“呵,”夜墨轩冷笑:“这么紧张做什么,没干过这种事?”

沈琦倔强地同他对视:“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说了,留下可以,取悦我。”

沈琦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

看着他不容置喙的双眸,沈琦心一横,努力抛去所有羞耻,就这么将自己全全展露在男人眼前。颤抖着伸手,开始解开他的衣扣。

一颗,两颗……

忽然,一阵反胃感袭来。

“呕。”沈琦不受控地干呕一声。

随即下巴一痛,夜墨轩单手捏住她的下颚,周身爆发恐怖的气息:“我就这么让你恶心?”


第四章
“不是……”沈琦不知是被痛的还是急的,眼角已经溢出泪水。

都已经做到这程度了,她不能功亏一篑!她必须成功留在夜家。

“我只是……啊!”

没再给解释的机会,夜墨轩一把推开她:“像你这种做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女人,我更倒胃口。”

看也不看狼狈摔在地上的沈琦一眼,夜墨轩转身推着轮椅离开。

看着夜墨轩离开的背影,沈琦轻咬住自己的下唇。

他没有再提让自己离开夜家的事情,那她是可以留下来了吗?

裹起被子回到床上,等了十多分钟依旧没有动静,沈琦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成功了。

-

沈琦独守了一晚上的空房,想来夜墨轩应该默认了她的提议——挂名夫妻,互不相干。

沈琦换好衣服下楼,一群佣人正在忙活着。

正想上前问问她们厨房在哪里,脚下突然伸来一只笤帚,沈琦一个趔趄,当即身子不受控地朝前方扑去。

“啊!”

就在她即将和大地亲密接触之际,一双大手及时将她扶起。

惊魂未定的沈琦抬头一看,就撞进一双温润如玉的眸子里。

“没事吧,弟妹。”

“弟妹?”

“我是墨轩的大哥,我叫凛寒。”夜凛寒温柔开口。

不等沈琦回答,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这个声音……沈琦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萧肃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墨轩走过来,夜墨轩坐在轮椅上,双腿上面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

尽管坐在轮椅上,可他却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

他的目光冰冷,像刀片一样落在沈琦的脸上。

对上他的视线,沈琦忍不住一抖。

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夜凛寒的怀中,连忙退后两步跟他保持距离,心虚地低下头。

“墨轩,难得能在家里看到你。”夜凛寒对自己这个弟弟,依旧扬着笑脸。

可是夜墨轩对他就不一样了,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大哥。”

“嗯,那大哥就不打扰你跟弟妹了。”

夜凛寒说完看向沈琦,温和道:“弟妹,大哥还要去公司,先离开了。”

沈琦呆呆地点头,看着夜凛寒离开,正当她准备收回眼神的时候,就听到身侧的夜墨轩嘲讽地开口:“离过婚的女人就这么饥/渴?迫不及待地开始勾/引男人了?”

听言,沈琦猛地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夜墨轩眼眸深黑,眼底一片暗影,沈琦感觉到他戾气很重。

沈琦咬住下唇:“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是么?”夜墨轩唇角含着的笑容极具嘲讽,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一个刚离了婚就迫不及待找第二春的女人,真的不龌龊?”

沈琦握紧拳头,有些生气。

是她自己要找第二春的吗?她也是被逼的。

“你最好遵守你的承诺,与夜家的人各不相干。如果让我发现你仗着夜家的名号在外面做什么,或者对夜家的人有什么目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萧肃。”

萧肃推着夜墨轩离开了。

待他们走后,一个女佣走过来对她说:“二少奶奶,我们老爷子要见你。”

老爷子?是夜家的老爷爷吗?

沈琦登时紧张起来。

妈妈之前说夜家的人都没有见过沈月,所以他们才敢这么放肆地让她沈月嫁过来。

现在老爷子要见她,不会被拆穿吧?

沈琦忐忑地跟在女佣身后。

“二少奶奶,请进。”

女佣的态度很谦卑,沈琦向她说了声谢谢,拘谨地走进书房。

书房与她想象中的差不多,古典式的摆件和书架,架子上放了各式各样的笔墨书画,一派庄重肃穆。

只是打量了一眼,沈琦便立即收回了目光,朝房中的人看去:“老爷子,您、您好。”

沈琦对上夜家老爷子的目光,便被他那双精明的目光给攫住了。

夜老爷子正打量着她。

沈琦想到自己的身份,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地垂下眼帘,生怕夜老爷子看到自己眼底的心虚。

夜墨轩那边她是暂时搞定了,可万一夜老爷子发现她不是真的沈月,到时候怎么办?

“沈月。”

“啊?”沈琦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对上老爷子的目光后又迅速低下头。

夜老爷子的目光锐利,出口的话语也严肃无比。

“墨轩从小身体就不好,你既然嫁给他了,以后就好好照顾他,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做些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第五章
“我知道。”

“从明天开始,你就跟在墨轩身边工作,当他的助理。”

听言,沈琦诧异地抬眸:“可是……”

“就这么定了,明天开始墨轩上班你就跟着一起去,寸步不离!”

根本不给沈琦拒绝的时间,夜家老爷子直接拍板定案,挥挥手便让她离开了。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纷争暴露身份,沈琦虽然郁闷,还是决定辞掉原来的工作,听从老爷子安排。

第二天,夜老爷子直接出面让夜墨轩带着她一起去公司。

“你不找助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如今沈月已经是你的妻子,就让她跟在你身边照顾你吧。”

夜老爷子对夜墨轩说话时候的语气仍旧跟对着她时是一样的,沈琦觉得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她还以为这爷孙俩感情会很好。

正思索着,沈琦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脸上,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夜墨轩嘲讽地盯着她:“好啊。”

沈琦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他会拒绝。

“嗯,去吧。”夜老爷子的脸色有所缓和。

夜墨轩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萧肃朝老爷子点点头,“夜老爷子,那我们先去公司了。”

“带上沈月。”

沈琦只好跟在夜墨轩的身后。

出了大厅,到了花园处时,夜墨轩嘲讽地道:“这么快就和老头子打好关系了?想监视我?”

沈琦的步子一顿,秀眉拧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夜墨轩冷笑出声:“你最好是永远都不明白,否则……”

后面的话夜墨轩没有继续说,但沈琦却知道,那带着赤裸裸的威胁之意。

沈琦有些气愤,自己因为他工作都辞了,整天还要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原本说好的各不相干,现在却被强行绑在一起,她也不乐意啊。

一路无言走到了大门外,坐在轮椅上的夜墨轩被人送上专车,沈琦下意识地想跟着弯腰钻进去,不想萧肃却伸手拦住了她。

“沈小姐,这是我们夜少的专车。”

沈琦顿住:“什么意思?”

夜墨轩扭头朝她看来,那双冷静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嘲弄之色:“想当我的助理,你还不够格。”

听言,沈琦脸色一变:“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答应爷爷?”

夜墨轩不再搭理她,收回冰冷的目光,萧肃面无表情地准备关上车门,沈琦伸手挡住,质问夜墨轩:“你走了,那我怎么办?爷爷那里……”

提到夜老爷子,夜墨轩眸中精光暴闪,他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

“萧肃,告诉她路线,让她自己走着去。”

沈琦:“……”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萧肃面无表情地将路线汇报给她,然后冷漠地关上车。

夜墨轩冷厉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瞧见那个站在门口的娇小身影,只是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

片刻后他想到什么,薄唇微动:“我让你找的那个女人,有消息了吗?”

提到这件事,萧肃带着歉意地回复:“夜少,那条路没有监控,正好那天雨下得很大,夜太黑,根本看不清楚路人。不过,您再给我一点时间,相信可以查清楚的。”

听到这话,夜墨轩气息又冷峻了几分,他眉眼藏着峰锐:“一个月,如果有心设计,那个女人这时候应该怀孕了。”

萧肃一惊,一个不知姓名,不知长相的女人怀了夜少的孩子?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萧肃表情认真起来。

“明白了,我会安排人留心医院那边的动向。”

夜墨轩敛起眸。

他没碰过女人,那天晚上的女人是第一个!

所以,必须找到她!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