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正文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百度云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157 人参与  2020年04月08日 21:40  分类 : 免费小说  评论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墓园坐落在小山包上,浅灰色的墓碑整整齐齐的磊满整座山头,无论远看还是近看都有一种森然肃穆之感。

与这份肃穆不符的是一群人穿着艳丽的服装,聚集在一块墓地前,身着红色寿裙的女人跪在地上,被人掐着脖子,一下,一下的将头磕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梆梆”的声音。

十几下之后,女人的额头已经磕破,血,沿着脸颊滑落,流到唇角,一片腥咸。

她想喊,可是塞在嘴里的红色织锦让她什么也喊不出来。

长发被扯起,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头看向前面。

一口红棺,红棺里安安静静的睡着一个男人。

喻色发誓,这绝对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美男子了。

她呆呆的看着红棺里的男子,原来墨靖尧这么好看。

比她想象中的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这样的男人,倘若活着的话,她一定会花痴的飞扑过去,恨不得立刻就嫁了就入了婚房。

可他已经死了。

而她要作为陪葬跟他一起被封棺盖椁。

她不愿意。

“喻色,这就是你丈夫,从今天开始,你和他配了阴婚,到了那边记得要相敬相爱,长相厮守……”墨太太上前,眸色温和的说道,仿佛她真的就成了墨家的儿媳妇。

喻色听不下去了,眼睛里全都是惊恐,她还没死,凭什么配阴婚。

用力的一挣,猝不及防中,居然就让她挣开了押着她的两个女人。

随即转身就跑。

同时扯下了嘴里的织锦,一边跑一边冲着山下大喊,“救命……救命……”

她真的不想死,她这么年轻,她才十九岁。

然,她跑得再快,也快不过身后紧追而来的训练有素的墨家人。

两个女人一人拖着她的一条手臂,用她的身体在青石地板上划出干净的一道,仿佛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那抹红,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她则是眼睁睁的望着山下的方向,确定自己距离自由和生命越来越远。

“放过我,放过我,我求求你们了。”喻色哭喊着。

“我发誓我活着一样可以嫁给他,我以后就住在这墓园,每天守着他好不好?”她一向怕死人,更怕走进墓园这种地方。

但这一刻,为了活命,她宁愿一辈子都留在这墓园守着墨靖尧。

她都愿意。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好的了。

“喻色,这是你的命,或者你自己进去,或者我们把你丢进去,你自己选。”人被抛在了红棺前,她被围在正中央,墨太太洛婉仪退开一步不容质疑的说道。

“爸……爸你救救我,我不想死。”眼看着墨家人不理她,她只得朝着几步外从跟过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喻景安爬过去。

那是她爸。

却是她爸亲自把她送给墨家配阴婚的。

她实在是不懂她爸为什么对她这么狠心。

手扯着喻景安的裤角拼命的摇动,“爸,你救救我,喻色以后一定会孝顺你的,一定会听你的话的,绝不惹你生气,爸,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仰起头,原本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全都是泪水和血的混合物,那般的狼狈。

可喻景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仿若雕像,落在喻色的眼里也越来越模糊。

他不是她爸,她从此没有这样的爸爸,充血的眸子狠瞪着喻景安,如果有来世,喻景安只是她的仇人。

还有眼前的这一个个的人,也全都是她恨极的人。

“吉时已到,把她丢进去。”身后,传来洛婉仪冷厉的声音,随即喻色就被人架了起来,直接丢进了红棺。

第二章

红棺很大。

两个红枕头并排摆在一起。

喻色躺在枕头上,扭头看身旁的男子。

还是那么的好看。

她以为她会怕他,可是这样看着他的脸的时候,莫名的就想要伸手摸摸。

触手,虽然冰冷,却有种肤若凝脂般的感觉。

原本以为他这么好看都是妆容的结果,此时才发现墨靖尧居然是天生丽质。

“呵呵,你暗恋过我是不是?不然为什么死也要带上我呢?”指尖弹着墨靖尧的脸,她低声悄喃,而头顶就是墨家人盖棺的声音。

红棺动了。

身边的男人随着红棺的晃动也轻晃了起来。

她知道等红棺落入坑里就是填土 ,再就是筑墓了。

到时候,会有水泥浇筑在棺上,水泥外会贴上一块块漂亮的大理石。

到时候,她会活活的闷死在这红棺里面。

这一晃,晃开了墨靖尧的领结,晃出一个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

项链上的玉刚巧就打在她的手上,接起,‘卍’字的形状看着就眼熟。

喻色怔了两秒钟,突然间反应过来为什么看着眼熟了。

手一撩身上的红色寿裙,露出手臂上的一块胎记。

确切的说正是一个‘卍’字形的胎记。

可当手里的玉落下时,喻色彻底的惊呆了。

不大不小的尺寸,与她身上的胎记完全的吻合。

她呆怔的瞬间,身体仿佛如过电一般,全身上下酥酥的流过如春风般轻漫的电流。

随着电流一起涌入四肢百骸的是无数的文字。

天文地理。

医道圣典。

内力口诀。

针疚之术。

……

无数的文字灌入身体,再流向大脑,只是顷刻间,喻色就感觉到了从手臂胎记处而起的一股股热烫的暖流,再反流向全身。

那热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她只想找一份冰冷贴上去。

于是,下意识的就贴上了身边的男人。

热与冷,悄然间的中合,让人特别的舒服,让喻色甚至忘记了头顶上正在如火如荼封墓的墓家人。

忽而,红棺“咚”一声落下。

落在早就挖好的墓坑里。

这重重的一下,让喻色终于醒转,原本黑暗的棺中,她此时居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墨靖尧的一张俊脸。

他出了车祸,脑死亡后医生宣布呼吸停止。

这是T市人尽皆知的事情。

而且,就发生在三个小时前。

他死了,她被墨家人选中配了阴婚。

没时间消化这突然间的变故,喻色下意识的在脑海里迅速搜索。

随即一个治愈这种病例的点穴法跃然而现,喻色一点也不确定这点穴法是否有用,但最坏也坏不过她陪着墨靖尧一起死了。

思及此,喻色发狠的随着那一个个字符而起的意念快速出手。

先点人中,再掐头顶三大穴,腰间两穴,最后落向足底,只要点开墨靖尧足底的两穴,八穴出山,他就能活了。

但此刻,墨靖尧脚上的那双擦的锃亮的皮鞋阻挡了她点出去的手。

喻色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扒下了男人脚上的鞋子。

墨家人真抠门,这么一双全手工定制的真皮皮鞋就不能配一双袜子吗?

顾不得想这些,喻色快速的点下了最后的两个足底穴。

收势。

随即又靠到了墨靖尧的怀里,她就想用自己的体温配合点穴法唤醒墨靖尧。

这样,他活,她就也活了。

轻轻的闭上眼睛,就连呼吸都放轻了,喻色在静静等待。

忽而,头顶传来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伴着的还有身前男人胸口的微微起伏。

第三章

“墨靖尧,你活过来了?”喻色不敢相信的坐了起来,随即指尖落在墨靖尧的唇上,柔软的,带着浅浅的呼吸。

喻色睁大了眼睛,望着墨靖尧脖子上的玉石项链,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胎记,看来,刚刚涌入她脑海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可惜,她现在什么内力都没有,如果有那些文字里所描述的内力的话,说不定这个时候墨靖尧已经醒了。

不过,他活过来就好。

“嘭嘭嘭……”喻色敲击着红棺的盖顶,“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

为了出去为了活命,喻色的手劲很大,嗓门也是豁出去的大。

“太太,少奶奶说少爷醒了。”红棺外,正在撒土的墨家人听到声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起身向洛婉仪汇报。

洛婉仪眸色哀凄,泪如雨下,“我也想靖尧活着,可惜……”

喻景安上前,“喻色从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子,或者……”

“喻景安,我给了你一个亿,我只是不想靖尧以后孤单,有靖尧这样的女婿是你们喻家的福气,让开。”

她亲眼看到插在墨靖尧身上的机器停止了跳动,人死岂能复生,不过是喻色那孩子不肯陪靖尧罢了。

不可以,靖尧是不可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到这里,洛婉仪抬手,“继续。”

于是,几个人飞快的挥动着手里的铁锹,很快就封住了红棺,修墓。

许是因为棺里的女人敲击的声音太响,他们听不下去这种活埋死人的凄惨,所以,所有人的动作都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熟练的封好了新墓。

洛婉仪望着墓碑上墨靖尧和喻色的合影,再望了一眼墓前整齐摆放的白菊花,擦了擦泪,转身离去。

墓园里安静极了。

喻色染血的拳头重重落下。

许是她一直在喊,红棺里仅有的那点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人都走了,她再喊也没用了。

喻色冷静了下来。

再一次在脑子里搜索可以离开这红棺的办法。

九经八脉法,每天一小时,一个月可学成。

喻色直接否定了这个办法。

一个月后她都快要成白骨了。

九阴太经速成法,五分钟速成,但对于五脏六腑都有损耗,用此法后必须每天启用九经八脉法练习两小时修复五脏六腑。

在损害五脏六腑与成白骨的二选一中,喻色自然选前者。

五分后,整齐一新的新墓开了个口子,喻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她终于可以出去了。

转身看墨靖尧,如果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墨家发现她后还是会把她押进这个墓里。

与其陪着死了的墨靖尧,她还不如把他带出去,至少,不用亡命天涯。

从墓地到守墓老人的小屋,疲惫至极的喻色背着比她高了一头的墨靖尧推开了小屋的门,“阿伯,手机借我一下。”

“姑娘,这是怎么了?”看到喻色和墨靖尧,虽然衣着有些奇怪,不过之前只见过墨家的车没有见到墨家人的守墓老人并没有怀疑什么,还以为是路过的路人,不过,手机还是好心的递了过去。

喻色柔和一笑,“山里迷路了,他饿晕了过去,我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我们,谢谢阿伯。”

她记得墨家打给喻景安的电话号码,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墨宅,请问哪位?”

“我是喻色,我和靖尧在一起,麻烦你们派车来接靖尧回……”

下一秒钟,手机里只剩下了“嘀嘀嘀”的盲音,墨家的佣人已经挂断了……

第四章

喻色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墨家的佣人这是把她这个电话当成骚扰电话了。

墨家人全都认定了她和墨靖尧已死,她这样打过去,没有人相信。

“怎么了?你家人不接吗?”一旁的老人关切的看过来。

“没事,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们离开。”喻色先是把昏迷不醒的墨靖尧放到了老人的床上。

放下的瞬间,感觉墨靖尧好象动了一下。

喻色低头看他,从里到外都透着洁癖味道的男人仿佛在抗议她把他丢在了老人有点脏乱差的床上。

喻色懒着理他,若不是他,她也不会九死一生的差点死去。

喻色随即拨打了两个电话。

这次,都有人接,也都有了回应。

把手机还给老人,喻色安静的坐在墨靖尧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她太虚弱了。

从运用了九阴太经出来,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不适。

“姑娘,要不要喝杯水?”

“不用,我休息下就好。”喻色开始运转九经八脉法修复受损的五脏六腑了。

二十分钟后,当山下传来刺耳的120救护声还有110的警笛声的时候,老人终于知道喻色请了什么人接他们离开。

墨靖尧上了救护车。

喻色上了警车。

终于不用守着墨靖尧,喻色舒服的靠在了椅背上。

“姓名?”

“喻色。”

“你同伴的姓名?”

“墨靖尧。”

“墨靖……”正记笔录的民警写到这里一下子抬头,“你说的是墨氏集团墨靖尧先生的名字吗?”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救护车,再回想一下被抬进车里的男人的面容,自言自语的道:“好象真的有点象墨靖尧。”

呃,那不是象,而是根本就是。

不过,喻色懒着解释。

“既然已经报了120,为什么又报了110?乱拨110是要被拘留的。”民警望着喻色,女孩很美,但是警车里有监控,他们必须公事公办。

喻色眼皮都未抬,她是真的累,“既然报警,就真的是有警情,我告半山别墅区888号的洛婉仪女士。”

正记录的民警手里的笔直接一抖掉到了脚边,“是墨氏集团的董事之一洛婉仪女士吗?”先是墨靖尧的名字,现在又是洛婉仪的名字,民警已经惊掉了下巴。

他没想到这么一个女孩居然敢告洛婉仪,那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墨家人就连他们局长都要礼让十分,这女孩不是自找死路吗。

“喻色,你还是想清楚再告。”民警好心的提醒着喻色。

“我想的很清楚了,我就告洛婉仪女士犯下遗弃罪。”

“……”民警再次抬头看前面的救护车,“那车里的墨靖尧真的是几个小时前出车祸死亡的墨靖尧?”

“他没死就被洛婉仪遗弃了。”想起洛婉仪喻色就气不打一处来,再加上她打墨家的电话被挂,趁着这样的时候,她不搞点小动作她就不姓喻。

……

T市第一医院。

高级VIP病房。

病房内医生和护士正在做着所有能做的检查。

而病房外,里里外外十几个便衣直接把这间高级VIP病房围的水泄不通。

此时的病房,就连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

洛婉仪‘踏踏踏’的脚步声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告我?”被民警一个电话叫来医院的洛婉仪,这个时候眼底眉梢全都是怒意。

第五章

“是我。”已经换下了红色寿裙的喻色,此时穿着护士提供的护士服斜靠在陪护床上。

洛婉仪盯着喻色微怔,“你是喻沫还是喻颜?”不然这女人怎么这么象喻色。

据说喻家有三个女儿,喻沫喻颜和喻色,喻景安选了刚满十九岁的喻色做靖尧的媳妇。

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但是喻色的八字和靖尧的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再加上靖尧已死,她最终同意了。

喻色起身,指了指病床上正接受检查的墨靖尧,“人交给你,我走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身。

“站住。”洛婉仪当即怒了,这还是这些年以来她第一次遇到如此不尊敬她的女孩,然,在她随着喻色走动的轨迹扫过病房一角的时候怔住了,“靖尧的寿衣怎么在这里?”

还与喻色的寿裙绞成了一团。

那是她亲手挑选的质地最上乘做工最精美的寿衣,六百六十六万的寿衣,此刻就象是一团破布般堆在那里。

“墨太太,喻小姐说好好的大活人穿着寿衣实在是不吉利,所以,我们就给墨少换上了干净的病服,都是新……”

“你说什么?”洛婉仪仿佛听到了天方夜潭似的起身,然后,箭一般的射到了病床前……

喻色眼角的余光里,洛婉仪握住了墨靖尧的手。

从此,她最好不要跟那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

他做他的豪门贵公子,他钱再多颜再好她都不稀罕。

粉色的护士制服,身无分文的喻色游魂一样的徒步往喻家走去。

一路上不住的有口哨声冲着她吹响,好在是大白天,所以她并不害怕。

她没有玩制服诱惑,她是没有别的衣服可选择。

指纹开锁,喻色进了喻家的联排别墅,然后不声不响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后就进了洗手间。

温热的水落在身上,她舒服的喟叹一声,这一洗她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才肯出去。

仿佛这样才能把墓园里的死人气息消去似的。

静坐两小时修复身体的不适,喻色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墨家人带走她之前,喻景安应该是良心使然,带着她去吃了一顿好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她吃的很饱,所以,到现在也不觉得饿。

那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吃完了那顿美食,等着她的就是要活活闷死她。

喻色睡到自然醒。

窗外,华灯初上,已经黑透了。

喻色下意识的拿过手机,才瞄了一眼就怔住了。

一整天没用手机,这会看过去,静音的手机居然有数不清的未接电话。

喻景安,陈美淑,喻沫,喻颜,甚至于连从来不给她打电话的哥哥喻衍的号码也在其中。

还有闺蜜杨安安,班主任张老师的电话。

喻色迅速扫描了一遍所有的未接电话,最后选择拨通了杨安安的。

“喻色,你人在哪?”

“在家。”

“你在家里?你知道不知道,你爸妈已经找到学校了,到处在找你,可你居然在家,他们是不是傻,找你自然是要先找自己家……”

喻色正听着开了免提的手机电话,忽而就传来“嘭嘭”的敲门声,不等她起身,就听门外有人道:“喻色,我听到你房间里有声音,你开门。”


文章来源:网络

文章收集:免费小说 | 文章整理:纸愈免费小说阅读网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 找免费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本文链接:https://www.2d1x.com/mianfeixiaoshuo/264.html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公告板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免费小说 | 热门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原创小说 | 网游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青春小说 | 历史小说 | 军事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小说 | 男生小说 | 女生小说 | 首发小说 | 耽美小说 | 穿越小说 | 灵异小说

Copyright © 2012-2020 网站设计:免费小说 | 系统支撑:纸愈免费小说阅读 | 网站地图:Sitemap | 百度地图:BaiDuSitemap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仅供观摩学习交流之用,本站不对任何文章或资源负法律责任,转载或整理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发邮件联系我们(iurp#qq.com)#改为@,我们将尽快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