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神医txt-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临湘市民政局。

  上身白衬衫,下身休闲裤的林子崖,正神情错愕的盯着自己手上的红本本,大脑陷入了短时间的宕机之中。

  在此之前,林子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的婚约竟然会如此随意简单。

  今天,不过才刚刚是他回到临湘市的第三天罢了,却一跃变成了有妇之夫!

  娃娃亲……

  听起来就有些可笑,更何况他十几年没回临湘市,如今才刚回来,第一件事竟然就是要完成婚约,这让此时的林子崖满心尴尬。

  身边过往的情侣无数,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意,唯有林子崖,呆呆的立在原地,和民政局这般幸福洋溢的调调,显得格格不入。

  “喂?”

  就在这时,耳畔一道略显冰冷的女人声音突然出现,彻底打断了林子崖的思绪。

  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十分性感的女人,如今正抱着玉臂,满脸冷漠的看着他。

  “怎么了?”

  眼皮抬了抬,林子崖倒是也没有什么好兴致,表情一如既往的死板。

  这个女人,正是才刚和他扯证结婚的临湘市千金大小姐,姜聪颖!

  “呵。”

  对于林子崖的反应,姜聪颖却仿佛是没有瞧见一般,撇嘴讥笑了一声,这才一脸冷漠的徐徐开口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得意,但别怪我没提醒你,只要你爷爷一过世,咱俩就立马来这里办理离婚手续!别想再继续纠缠我!”

  姜聪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看林子崖的眼神就仿佛是看着一条粘人的臭虫一样厌恶,之后,不等他开口辩解,姜聪颖就顺手提起了椅子上的挎包,翘臀轻扭,转身向门外走去。

  很快,一声法拉利跑车的轰鸣声起,这个女人身上残留的最后一点余香,也彻底消散!

  “得意?”

  愣愣的看着姜聪颖消失的背影,林子崖反复呢喃了一遍这个对他充满羞辱性的词汇,不禁苦笑出声。

  他似乎……

  从没表现过,对这场婚约的任何渴望与得意吧?

  “算了,还是先回去给爷爷把病治好要紧。”

  漠然的摇了摇头,林子崖出门后直接挥手拦停了一辆路边的出租车,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后,背靠在座椅上,一时间陷入沉思。

  十年前,他正值高中毕业,本应拥有大好前程,却意外被爷爷生拉硬拽的给丢入到深山老林当中,随同一个满口牙都几乎掉干净了的糟老头子,学习国粹中医!

  这期间,林子崖不知埋怨过多少次爷爷的处事不公,更是无数次想逃下山来,但到了如今,他终于学成下山,可才刚回来,就传出了爷爷早已身患绝症,时日无多的消息!

  林子崖本想用自己这十年来的医术为爷爷治病续命,奈何,这倔老头却死活都叫他先把当初父亲定下的婚约完成。

  否则,就不肯接受任何医治!

  无奈之下,林子崖这才决定完成他与姜聪颖之间的婚约,扯证结婚。

  林氏医馆。

  “爷爷,爷爷您在哪呢?我已经跟姜聪颖领完结婚证了,现在您能让我给您治病了吧?”

  刚刚回到医馆的林子崖,便一头冲进了他爷爷所在的诊室房间。

  可几番呼喊下来,这偌大的房间里除了他自己的回音外,却再无任何的动静!

  爷爷呢?

  林子崖的心头忍不住一跳,可还未等他多想,他眼角的余光似是发现了什么,骤然扭头看向了医馆柜台的桌面之上!

  只见。

  此刻在这医馆柜台的桌面上,正有一封书信静静的躺在那里,而从书信上的字迹中,林子崖可以认出来,这是他爷爷的字!

  短暂的愣神过后,林子崖连忙将书信从桌子上拿起,并低头快速的浏览起来。

  “子崖,既然如今你已回来,终身大事也已定下,那爷爷也是时候该动身去找你父母了,切记,千万不要来找爷爷,更不要找你父母,有些事你现在还不能知道,而要让你知道时,我自然会让人告诉你。”

  “另外,爷爷对你只有两个要求,照顾好林氏医馆,照顾好我的孙儿媳!”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让林子崖的心情始终难以平复。

  果然。

  果然如他所料的一样,他父母当年的消失并不是意外!

  只是。

  让林子崖悲愤和无奈的是,他爷爷如今已经身患重病,若再不及时治疗,怕是活不过三个月的时间!

  可无奈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去了哪里寻找自己的父母,而自己的父母,如今又会在哪里!

  “林老爷子在家吗?”

  就在林子崖陷入沉思与纠结之时,一道呼喊声却徒然从门外传来。

  紧接着,还不等他回应,一个长相魁梧的中年男人,身后跟着一个大约才刚十八岁左右的少女,缓缓推门走了进来。

  “咦,林老爷子呢?”

  中年男子进门后,目光便在这医馆之中快速扫过,最终,定格在了面前林子崖的身上。

  本就因爷爷消失而心情沉重的林子崖,此刻淡然撇了一眼中年男子,冷声道:“我爷爷不在,有什么事等我爷爷回来你们再来吧。”

  这般说着,林子崖就已然对着中年男子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很显然。

  林子崖这是在逐客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都说医者仁心,医者仁心,就算你爷爷不在,那你也不能把病人往外赶吧?”

  中年男子还未开口,跟在他身后的那名妙龄少女便抢先一步,一脸不满的冲着林子崖娇哼道。

  “桐桐!”

  中年男子猛然低喝一声,瞪了一眼少女后,这才转头再度看向林子崖,笑道:“小兄弟,请问你是不是叫林子崖?”

  “恩?”

  林子崖的眉头瞬间皱起,一脸警惕的看向中年男子。

  自他回临湘市起,他就在林氏医馆中深居简出,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他林子崖的名字!

  而似是看出了林子崖的疑惑,中年男子连忙解释道:“我叫董正刚,是你爷爷的病人,之前你爷爷就曾跟我说起过你,如果有一天他要是不在这林氏医馆了,就让你替他接着给我看病。”

第二章

  爷爷这是……

  都已经安排好了?

  听到董正刚的话,林子崖再一次愣住了。

  他实在没想到,他爷爷竟然早就将这所有的事情都给安排好了。

  “看来,爷爷这是早就想去找自己的父母,只不过一直都在等自己回来罢了……”

  心中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林子崖侧了侧身,道:“既然是爷爷交代过的,那就请董叔里面坐吧。”

  “三叔,谁知道他行不行,爹爹之前说了,您的病,只能让林爷爷治,除了林爷爷外,别的阿猫阿狗都是庸医!”

  庸医?

  本就存了一肚子火的林子崖,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珠子瞬间瞪的溜圆!

  我靠,找抽呢你!

  第2章这种小病,太简单!

  猛地转身看向少女,林子崖死死的咬住了后槽牙,几乎是从齿缝中狠声喝道:“你、说谁是庸医?!”

  说实话,这十年来,他跟随那糟老头子学医,走遍了无数地方,还从未有人敢叫他一声庸医!

  而对于自己医术上的成就,林子崖也自问可以匹敌现今世上存在的任何中医名家!

  庸医?

  呵,简直可笑!

  “你、你要干嘛?”

  许是真的被林子崖那几近可以杀人的目光给吓到了,少女下意识的娇躯一颤,整个人都缩在了三叔背后,但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的嗔道:“喂!你吓唬谁呢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小心我……”

  “桐桐!”

  不等侄女的话说完,董正刚突然低喝了一声,目露严肃,大手一挥,恰恰挡住了林子崖的视线,同时对少女轻声说道:“不得无礼!”

  说罢,他扭头看向林子崖。

  但他此时看向林子崖的眼中,却不禁透露出了些许的怀疑,正如少女所说,他这个病,在整个临湘市中确实只有林老能治。

  啧嘴迟疑了半晌,董正刚这才再度开口道:“既然林老已经交代过,那我这条贱命也算不得什么,你来试试吧,若是真能医好,我定会叫桐桐给你赔礼道歉……”

  “若是不行,你们这林氏医馆也就别开了!”

  董正刚的话还未说完,名叫桐桐的少女便立刻接嘴说道。

  而她的话,董正刚却并未有任何的反驳。

  “呵呵,因早年刀伤而留下的胃疾罢了,若是这点小病本小爷都治不好,那这林氏医馆的牌子不用你们来拆,我自己拆!”

  看着眼前的两人,林子崖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凭他这十年来的造化,只需要一眼,就足以看穿董正刚所患什么疾病。

  果然。

  他的话音才刚落下,董正刚和她身后的少女便皆是一愣。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家伙,竟然连问诊都不用,便一眼看出了董正刚的隐疾!

  “跟我进来!”

  未等董正刚和少女回过神来,林子崖便冷喝一声,直接转身走进了内阁诊室。

  眼见林子崖已经离开,董正刚不再犹豫,连忙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他的病,向来都是林老一手医治,至今已经足有半年时间,但打从最开始,林老就曾告诉过他,这刀伤留下的暗疾无法根治,只能是靠药物勉强维持。

  故而,董正刚每个月都会到这里请林老为自己抓药。

  可如今看林子崖的动作,对方却分明没有抓药的意思,反倒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方木盒,木盒打开后,十几条明晃晃,长短不一的银针顿时跳跃出来!

  “林老弟,你这是做什么?”

  不知不觉中,董正刚对林子崖的称呼已经变了。

  而此时的他,也已经按照林子崖的吩咐平躺在了病床上,并将胸口的口子解开。

  “施针。”

  瞥了一眼董正刚,林子崖冷然道:“待会可能会有些痛苦,你忍着点,别叫出声来,万一泄了元气的话,你这病就没得治了!”

  “啊?好、好!”

  赶忙点了点头,董正刚也不敢多说,顺从的把一块木疙瘩,死死咬在嘴里,这才闷声闷气的对林子崖说道:“请开始吧!”

  刷!

  不由分说,未等董正刚做好准备,只见林子崖左手一挥,一枚足有食指长的纤细银针,就直接跳到了他的指缝当中!

  紧接着,骤然下坠!

  ‘噗!’

  尖锐的银针刺破皮肉,发出一道细微的声响,随之,躺在床上的董正刚就猛然觉得通体一冷,腮帮子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的纷纷抖动起来,两条青筋更是顺着他的太阳穴蔓延开来,表情十分痛苦!

  ‘咔咔咔。’

  牙齿几乎都快要将木疙瘩咬了一个对穿,可即便是这样,董正刚也不敢叫嚷一声!

  叫出声,就没得治了!

  不能叫!

  “呼、嗬嗬……”

  喉咙里不时发出一阵喘息声响,而林子崖却仿佛丝毫没有看到他的痛苦一样,手上又一次银光闪过。

  这一次,足有三根银针!

  噗、噗噗!

  接连三声过后,董正刚整个人都开始痉挛起来,眼珠子中一道道血丝密布,十足可怕。

  冷汗很快就浸透了他身下的床单,这种痛苦,不比那刀伤再来一次的强。

  “没事了。”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林子崖淡漠的看了一眼床上几乎弓成虾米状的董正刚,轻描淡写出声说道:“回去之后,三日不可碰水,忌辛辣之物,你的病,没问题了。”

  “啊?”

  直到这一刻,董正刚才终于回味过来,不知什么时候,林子崖在他身上所布下的银针,竟然全都取了回去。

  之前的痛苦,此刻也在逐渐衰退,很快,董正刚就恢复了力气,大口喘息着,问道:“这样就好了?不用再开一些药镇痛?”

  “呵呵,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多吃点地龙、黄精,柳沉的味道?”

  “嘶!”

  听到这话,董正刚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满心骇然。

  林子崖所说的那些药材名称,每一样都是林老之前为他开的,不差分毫!

  干巴巴的咽了一口唾沫,董正刚连连干笑两声,:“林老弟莫怪,我这人大老粗一个,别跟我一般见识,嘿嘿。”

  摆了摆手,林子崖不愿多说,扭头向门外走去。

  “喂!你这庸医到底把我三叔怎么样了!”

  一只脚才刚踏出门槛,迎面少女就冲了过来,俏目中充满警惕谨慎,娇喝道:“本小姐可告诉你,要是我三叔出了什么事,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