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正文

绝世名医txt-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83 人参与  2020年04月08日 21:30  分类 : 免费小说  评论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深山老林之中有个小村子叫石头村,这里人烟罕至,空气清新,绝对绿色无污染。

刘大柱是个孤儿,从小跟随师傅长大。

今天一大清早,他就在院子里晒好了草药,这些草药可值钱,拿到镇里能买到好几十块钱。

“大柱,来吃面了。”玉莲在屋里喊了一声,刘大柱连忙站起来,跑了进去。

忙了一大早上,肚子确实已经饿得肚皮贴后背了,十八岁的小伙子正是长个的时候,营养一定要跟上才行。走到灶屋门口,刘大柱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外面盯着玉莲姐的背影出了神。

姚玉莲的身材很好,听说以前是某个草台班子的名角,不知道是怎么被师傅给娶回来的。

这时姚玉莲回头看到刘大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就说道:“大柱,怎么了,进来自己拿啊,还要姐送到手上啊。”说着话,姚玉莲还非常好看的笑了笑。

“玉莲姐,好,好香啊。”刘大柱连忙走进去,接过面条。看了一眼姚玉莲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就红着脸,急忙坐在一边的矮凳子上吃了起来。

“玉莲姐,我出去晒草药了。”急匆匆的吃了面条,把碗放下,刘大柱又跑了出去。

“呃……大柱,还要不要再吃一碗?”看他吃的那么快,姚玉莲担心徒弟没有吃饱,就跟出来问了一句。

“不要了,吃饱了。”刘大柱蹲在门口的小晒场上,低头弄起草药来。

姚玉莲实在太年轻,也就比刘大柱大了没几岁,这让他很不好意思,特别是单独相处的时候,更让刘大柱不敢多看她一眼,从来都是姚玉莲问一句,他才回答一句,还经常被问的脸红耳热的。

所以一直以来,刘大柱都是叫她叫玉莲姐,而姚玉莲也喜欢当姐,因为姐姐这个称呼显得更加年轻,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习惯了,连师父都不再过问。

姚玉莲知道大柱的性格,见他跑了出去,她就从屋里拿了一张小木凳子,独自坐在门边,一边看着刘大柱侍弄草药,一边吃起面条来。

姚玉莲的老头子已经五十岁,要不是懂得一些医术,姚玉莲这个大美人也不会嫁给那个比她大了二十多岁的半老头子。这几天老头子去了山里采药,屋里就只留下她和徒弟刘大柱两个人。

吃了碗里的面条,姚玉莲就走了出去。“大柱,草药我来弄,你师傅不在家,你去诊所看着去。”

“额……”

刘大柱答应了一声就站了起来,这时候姚玉莲正好蹲在面前侍弄草药,所以大柱一站起来,就看到了她花布衬衣里面的雪白。

木木的看了几眼,差点流鼻血,刘大柱连忙撒腿就跑了出去。

师傅出门的时候再三叮嘱刘大柱,让他保护好玉莲姐不要被别的男人欺负了,如果知道自己看了,那还不被打死去。

“大柱,大清早的跑什么跑啊,发了春了吧。”翠花嫂嫂站在她家的后门口吃着面条,看到刘大柱跑过去就喊了一声。

“我,我急着去诊所开门呢。”

刘大柱一听就脸红了起来,连忙说了句,然后加快脚步跑了。

“你师傅又出去采药了吧,你家玉莲可得看牢啊,呵呵呵呵……”看着那个小子跑的贼快,翠花嫂笑得面汤都喷了出来。

刘大柱师傅开的这个诊所,是附近唯一的一家诊所,山村里的人要是有个什么毛病都到这里来看,刘大柱从小跟着师傅学医,对于一般的病也是手到病除了。

刚刚开了诊所的门,王小玉就扶着腰慢慢走了进来。

“刘大柱啊,你师傅不在吗?”

“怎么了,小玉。”看到王小玉扶着后腰痛苦的那个样子,刘大柱连忙走过去扶住了她。

“哎呦,昨晚上在山坡上摔了一下,路都走不动了,快给我看看。”

这个王小玉本是石头村的姑娘,但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嫁到了镇里的一户人家,刚刚过了年,她的那个老公就去了外地打工,所以王小玉只好回到娘家来住了。她娘家在山上种了一些果树,估计是昨天上山除草的时候给摔到了。

“小玉你别急,快到病床上躺着我给你看看。”

刘大柱连忙扶着王小玉趴在了病床上。

这个王小玉才19岁,但是山里人结婚比较早,所以就早早的嫁了出去。以前做姑娘的时候,刘大柱还和她办过家家睡过觉,不过那时候不懂,什么便宜都没有沾到,到后来刘大柱后悔死了。

王小玉朝里面躺着,后背对着刘大柱。“大柱,我尾椎那里痛死了,不知道是不是断了,这要是残废了该怎么办啊。”

“小玉,你先别急,我看看。”说着话,刘大柱掀开了王小玉的衬衣,里面雪白的肌肤立刻露了出来。

看着雪白的身体,刘大柱愣住了。

趴着等了很久,还没见他动手治疗,王小玉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刘大柱竟然站在后面一直盯着她发呆,王小玉的心头一热,害羞的急忙又回过头去趴好。

“大柱,你,你先帮我检查嘛。”王小玉趴在那里,脸也红了起来,心跳加速。忍不住又想起了小时候,和他一起在河里洗澡胡闹的事情来。

听到王小玉的话,刘大柱才醒了过来,连忙红着脸去给她检查起来,手有些颤抖,轻轻的触碰王小玉雪白的身体。

“这里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可能是在里面。”说话的同时,刘大柱扒拉了一下王小玉那个松紧带的裤腰。

“是,是里面,怎么办?”王小玉感觉尾椎缝里很痛,虽然很害羞让刘大柱去看,但是实在痛的受不了,所以就说:“大柱,你快帮我看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我不怪你。”

“那,那你褪去衣服。”刘大柱的心里颤抖的厉害,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碰巧师傅又不在家,所以只有自己硬着头皮上了。虽然说医者无性别,但是要脱如此惹人少妇的衣服,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大小伙子来说,还真是扯火。

“大柱,能关一下门么。”王小玉害羞的看了看打开的木门。

“哦哦,我去关了。”想想也是,要检查那里面,开着门肯定是不行的,刘大柱连忙走过去关好了门。

等到刘大柱重新走回来的时候,王小玉已经摸摸索索的退下了裤子,露出了里面柔软布料的花短裤,腿雪白的让人冒火。

本来只是让她把裤子往下边推一点,露出受伤的地方就行了,但没想到王小玉误会了,直接就把长裤退到了膝盖以下,露出了整条大腿。

这时候王小玉也没有说话,脱了之后就重新爬好,好像她也有些紧张,趴在那里等着刘大柱过去给她检查。

刘大柱咽了咽口水,很不自然的,朝王小玉的身后走去,脸上通红,呼吸也有些急促。

定了定神,又念了几遍金刚经,这才稳定了一下情绪,伸出手给她检查了起来。

“嗯,有点淤青,不过问题不大,我给你按一下,疏通一下血气,再贴上秘制膏药,过几天就会好了。”

听到他这样说,王小玉才放心了一些,连忙说道:“大柱,那麻烦你了,帮我弄吧。”

“好的,小玉你也别客气。”

守住心神,刘大柱帮她轻柔的按了一阵子,直到淤青散开,这才拿出一张自制的黑色膏药,吹了几口热气,就给她贴了上去。

“好了,明天晚上再换一次膏药。”

给王小玉治疗结束,刘大柱紧张的满头大汗,好像是做了什么大事一样的满脸通红。

王小玉站起来,提好了裤子,然后红着脸看着刘大柱说道:“大柱,你看我走路也不方便,明天晚上能不能麻烦你去我家,帮我换药好不?”

“去你家啊?”刘大柱抠了抠脑壳,有些腼腆。感觉大晚上去她家里,好像不是很方便。

“大柱去嘛,我爸妈明晚不在家。”

说完之后,王小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红着脸,扶着腰走了出去。

看到她的那种眼神,刘大柱不禁有些心动,决定明天晚上去看看她。自从王小玉结婚嫁人之后,刘大柱已经很久没去过她家了,但小时候他经常趁大人都不在的时候,躲在王小玉家里跟她一起过家家,学着大人的样子结婚睡觉。

就在这个时候,姚玉莲拿着一把采药用的小锄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大柱,大柱,怎么办啊?”姚玉莲的脸上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全身都在颤抖,看到刘大柱就急忙说了起来。

“玉莲姐,怎么了这是?”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个样子,好像要哭了一样。

“大柱,你师傅不知道怎么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回来,村里的老王在后山捡到了他采药用的小锄头,但没看到他人,怎么办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姚玉莲越说越慌,一边说话,一边把手上的那把小锄头递给了刘大柱,眼看着急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这把小药锄,是师傅最喜爱的随身之物,也是赚钱吃饭的家伙,怎么会被老王头捡到?难怪姚玉莲会这么着急。

“玉莲姐你先别急,我去找找看。”

刘大柱也有些慌了,连忙安顿好姚玉莲,立马提着那把小药锄,朝后山跑去。

第二章

石头村的后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深山老林,从来没有人知道林子最深处有些什么东西,就算是一些采药的人,也只是在老林的外围转悠,而不敢深入其中。

刘大柱急匆匆的跑上山,朝着师傅经常去的乌鸦岭跑去,那边的崖壁上,经常能够采到一些值钱的名贵草药,刘大柱也跟着师傅去过几次。

“师傅……师傅……你在吗?”

到了山崖边,刘大柱一边喊着,一边四处的寻找。

找了几圈之后,发现在崖底的一颗树上,好像挂着一只鞋子,那只鞋子和师傅早上出门时,穿的那双布鞋一个样,难道师傅摔下山崖了?

刘大柱想下去看看,但山崖太深,又找不到路,他只好转来转去的想办法。这时发现有一条青藤直通崖底,大柱走过去看了看,用手扯住青藤试了一下,感觉很结实,然后就把药锄插在后腰,抓住青藤朝山崖下滑去。

大柱的力气很大,但是脚踩在山崖湿滑的石壁上,一点都使不上劲,没想到越滑越快,根本控制不住身体,忽然感觉手上一松,人就朝山崖下摔了下去。

一阵阵的风从耳边刮过,刘大柱感觉自己就要死了,不禁想起玉莲姐今后一个人该怎么办?

嘭的一声,忽然脑袋撞在了长在山崖上的一颗树上,刘大柱顿时失去了知觉,身体更加快速的朝山崖下面摔落下去,这样下去,肯定是个脑浆迸裂的结果。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正在摔落的刘大柱消失不见了。

时间过去的很快,太阳慢慢的落山了,密林之中变得越来越暗,不时的传来各种野兽的叫声。

刘大柱再次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躺在山崖上面的茅草丛里。

奇怪了,刚才自己已经掉到了山崖下,怎么又没事了?

刘大柱坐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好像里面还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站起来之后,再次朝山崖下看了看,发现下面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刘大柱抓了抓脑壳,甩了甩头,让自己感觉清醒了一些,然后就朝山下走去。天就快黑了,也许师傅早已经回去了。

就在刘大柱离开之后,山崖之上出现了两个人影,一个是白发飘飘的老人,一个是身穿长裙的妙龄少女,两人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就那样悬空的站在山崖边上。

“长老,你确定是他吗?”那个少女问道。

“没错,就是这小子,他有一颗金龙之心,是他没错。”

妙龄少女穿着七彩纱裙,九天神女一般的美丽,她嘟着小嘴扭了扭小屁股,好像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是他呀,一点都不帅,我不嘛。”

老人扭头看了少女一眼,然后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忽然金光一闪,两人立刻消失在现场。

……

姚玉莲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坐在桌前,连灯都没点,看到刘大柱走进了家门,她连忙站了起来。

“大柱,你,你师傅呢?”

看了看刘大柱的身后,没有发现老头子的身影,姚玉莲顿时感觉头一晕,双手颤抖的扶着桌子,眼巴巴的看着大柱。

“玉莲姐,师傅他没回家吗?”

刘大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了,只是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看到玉莲姐就要晕倒,他连忙跑过去扶住了她。

“怎么办,怎么办啊……”姚玉莲慌乱的哭了起来,眼泪流了一脸。

这个时候刘大柱只好扶着姚玉莲进屋休息,然后自己又转身出门,去找了村里最有威望的太爷爷帮忙,太爷爷动员了全村老少,让大家打着火把进山去找人。

全村百十口人,在山里找了一整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大柱啊,你师傅怕是被山里的野兽给害了,那个,你还是早点回去看着你玉莲姐,别再出什么事了。”早上的时候,太爷爷拄着拐杖,看着刘大柱交待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颤巍巍的走了。

山里有野兽,这事情大柱也是知道的,这么多人找了一个晚上都不见人,恐怕师傅是真的被野兽给叼走了。刘大柱只好一个人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里,满身都是泥水。

看到大柱又是一个人回来,姚玉莲不问也知道了结果,她一声不出,只是睡在床上不断的抽泣。

刘大柱走进屋里看了看姚玉莲,也不知道该跟她说点什么。确定玉莲姐没事之后,就转身去了灶房,洗了一把脸,然后动手做了两碗面条。

“玉莲姐,起来吃点面条吧。”

刘大柱端着一碗面,走到姚玉莲的床前。

“大柱,我吃不下,你师傅这不明不白的没了人影,我们这个家恐怕就要散了,以后我该怎么办啊……”

说完这句话,姚玉莲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刘大柱没有家,师傅的家就是自己的家,他从小就是被师傅从山里捡回来的孤儿,不能再失去这个家了。

“玉莲姐,你不用担心,我能养活你。”

刘大柱心头一热,就说出了这句话,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信心。

姚玉莲看了看刘大柱,知道他也是一片好心,然后擦了一把眼泪,看着他说道:“大柱,你还是快去看好诊所,现在咱俩只能靠着那间诊所过日子了。”

刘大柱不认识草药,没法采药赚钱,也只有看着诊所了。他安顿好玉莲姐之后,就急匆匆的朝诊所走去。现在师傅没了,只能靠着自己养活玉莲姐了。

到了诊所之后,开了门,刘大柱就一个人坐在里面,等着病人上门。昨晚没有睡觉,感觉眼皮很重,坐着坐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啊……”

忽然感觉头好像要爆开一样的痛,刘大柱大喊一声就醒了过来。

这时候出现了幻觉,眼前白光闪闪,门口走进来一个老头子,头发胡须全白,在他的身边还跟了一个小美女,皮肤晶莹剔透,身材高挑而傲人。

“刘大柱,好好的感受一下,金龙诀已经输入你的脑中,以后一定要勤加练习。”老头子一边撸着胡须,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大柱想要站起来,却感觉没有一点力气,他看着老头说道:“你,你们对我,对我干什么了,我头痛死了。”

“别担心,金龙诀,会让你变得更强。”老头还是那个样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走,我不要什么金龙诀,你们走开,快走。”

刘大柱感觉自己好像要死了一样,头疼欲裂,大吼着,挥手让那个老人和少女快走。

“哼,要不是我们,你早死了。”少女很不满了,双手叉着蛮腰,冲着刘大柱鄙视了一声。

“刘大柱,希望你不要辜负金龙家族的血脉。”老头临走的时候,留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和少女一起消失了。

嘭咚一声,刘大柱痛的昏了过去,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等他迷迷糊糊的再次醒来,感觉头没有那么痛了。

难道是昨晚撞了一下,有些脑震荡了?刘大柱很郁闷,去拿了两颗止疼药吃了下去,然后才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想起了那个老头子说的话,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真实。刘大柱感觉了一下,发现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果然出现了一种叫做金龙诀的东西,虽然都是繁古文,但他竟然知道那些文字的意思。

金龙诀,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口诀,修炼方法就是打坐默念这种口诀。就在刘大柱感受了一遍,立刻就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难道真有这么神奇?

刘大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估计是昨天晚上,脑子被撞坏了。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情,他永远相信,天上是不会轻易掉馅饼的,只有可能被雷给砸死。

就在刘大柱郁闷的时候,村长背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陈先旺。

“大柱啊,坐着呢?”

“哦,村长你来啦,要喝水不?”刘大柱连忙站了起来,招呼村长坐下,然后走过去倒水。

“大柱啊,别忙,你坐会,有个事情要和你说说。”

刘大柱紧张的走回到村长面前站着,忽然有些担心,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村长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客气过。

“村长,你有什么事情吗?”

“是啊……”

村长架着二郎腿,手指头在桌子上滴滴答答的敲了两下,继续说道:“大柱啊,你师傅,我看多半是出事了。”

大柱站着没有出声,不知道村长想说些什么,还有跟他一起来的陈先旺,这个老家伙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老狐狸,不知道他跟着一起来,是个什么意思。

“大柱啊,你师傅已经不在了,这间诊所,我看就转给别人吧。”见大柱一直不出声,村长也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直接就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

“不转,我能看好诊所。”

刘大柱连忙摇头,这时候才想到陈先旺跟过来的原因。

这个陈先旺也是个草药郎中,以前和刘大柱的师傅就是死对头,这次他叫上村长一起到这里来,肯定是想打这间诊所的主意了。

“大柱,诊所不是你说不转就能不转的,现在你师傅已经不在了,你没有资格继续开下去。”

这个时候,站在村长身后的陈先旺,忍不住的走出来说话了。

第三章

“我也有行医证的,怎么就没有资格开诊所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急了起来。

这间诊所可是师傅一手开起来的,今后自己和玉莲姐就靠这诊所生活了,不能因为师傅刚刚失踪,然后诊所就从自己手上被人给抢走了,这怎么也不会答应的。

“大柱啊,你嘛,还年轻,今后机会多的是,这样,只要你点头同意,村里立马给你一千块钱,这钱也够你娶一个媳妇了,你看你也不小了是吧。”

这个时候村长就准备利诱刘大柱了。只要这小子不再干医生,那个姚玉莲也不懂得治病,到最后这间诊所就肯定要转出来了。

“不行。”刘大柱坚决的摇摇头。

虽然自己是想娶媳妇了,但是不能坑了玉莲姐。刚刚在屋里还答应玉莲姐,自己要养她的,不能看到钱就不顾玉莲姐了。

“大柱,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连村长的话也不听了吗?”陈先旺凶了起来。他想这间诊所已经想了很多年了,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不可能放弃。

“诊所是我师傅开的,我有本事开下去,为什么要转出去?我就是不转。”刘大柱也说不好什么大道理,但是就是一口咬定,坚决不同意他们的要求。

这个时候村长也坐不住了,虽然他是村长,村里的人一般都会怕他,但碰到这种倔强的傻小子,他也有点没有主意了。

坐在一边,滴滴答答的敲了敲桌子,然后他站起来,说道:“这样吧,过几天公平竞争,谁的本事大,诊所就归谁。”

说完之后,村长就背着手走了出去,那个陈先旺伸出手指了指刘大柱,然后也跟了出去。

这时候刘大柱愣住了。这是明显的欺负人,虽然说是公平竞争,但这诊所是刘大柱师傅留下的,凭什么输了就要把诊所拿出去给人?但大柱一时之间,也说不出理来。

晚上的时候,刘大柱有些无力的回家。这个时候姚玉莲已经起床了,正在灶房里做饭。看到玉莲姐已经很憔悴的样子,大柱根本不敢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她。

晚上吃了饭,刘大柱安排玉莲姐睡下之后,他就回到了隔壁自己的小房间。

这个房间非常小,推开门走进去就是一张用木头架起来的旧床,床的一头有一个很小的木框窗户,窗子上竖着几根木头栏杆,上面还贴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旧报纸。对于这个小房间,刘大柱很满意,能够拥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独立空间,他很知足。

睡在床上想着白天的事情,他一直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师傅,如果师傅在的话,这些事情都不会要他操心,只是现在师傅生死不明,忽然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迷迷糊糊之中,忽然眼前一亮,一个美女站在面前,她穿着很短的白色绒毛裙子,大腿长长的白白的,虽然脸蛋有种稚嫩的感觉,但是那里却非常高,在夜里也能看到那里露出来的雪白。

这特么的,怎么这种倒霉的时候,还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以前虽然经常幻想和女人在晚上相会,但是今天的情况特殊,应该是最烦恼的时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而且自己刚才明明没有想过女人。刘大柱撸了撸眼睛,果然那个小美女就不见了。

靠,原来真的是幻觉。

刘大柱再次闭上眼睛想睡觉,忽然“啊……”的一声喊了起来。

他感觉头好痛,像是要裂开一样,比白天的时候痛的更厉害。刘大柱倒在床上打滚,抱着自己的头死死咬住牙齿,生怕发出的声音太大,吵醒了隔壁刚刚睡下的玉莲姐。

“喂,怕疼就练功,不然痛死你。”

这时头脑中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这声音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声音虽然来自脑子当中,但是刘大柱感觉非常的清晰,就像女孩就站在自己面前说话一样,而且还让他冥冥之中,觉得这个声音就是来自刚才幻觉之中,看到的那个美貌小女人。

听到这个声音,刘大柱也来不及多想,连忙按照女孩说的,就那样盘腿坐在床头,开始练功了。

金龙诀需要默念,刘大柱痛的流着汗,嘴唇哆哆嗦嗦的念了起来,很快的就感觉头不是那么痛了,然后就慢慢的忘记了所有。

凌晨鸡叫的时候,刘大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怎么回事?”

发现自己坐在床上睡了一夜,刘大柱还没搞懂这是怎么了?抓着脑袋想了想,才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难道金龙诀是真的?

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又在自己的记忆当中,翻看了一遍金龙诀,果然非常的真实,而且昨晚自己按照金龙诀的口诀打坐之后,貌似现在精神特别的好。

靠,发达了啊。

想到金龙诀有可能是真的,刘大柱有些兴奋,坐在床上把脑海中的金龙诀又看了一遍,虽然整篇都是繁古文,但是他就是莫名其妙的看得懂。

金龙诀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功法,另一部分是一套针灸法,其实内容并不多,也就二十多页的样子,但是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个金龙诀很牛掰的样子。

按照金龙诀的记载,金龙神功是至高牛掰轰轰的功法,而那个金龙神针,更加说的离谱,说是练到最高境界,竟然连死人都能救活。

虽然不相信可以救活死人,但是发现金龙诀竟然还包含针灸,刘大柱也是激动了起来。过几天就要和那个陈先旺比试医术了,先不管这针灸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但至少可以试试,也许这针灸大法对自己有帮助。

想到这个重要的事情,他就先放下了金龙神功,而是专心的研究那套金龙神针了。

早上鸡叫的时候刘大柱已经醒了,但是直到姚玉莲做好了早餐,又等了半个时辰,还是没见他出房门。

这时候太阳已经老高,诊所不能不开门,姚玉莲只好走过去敲了敲门,但里面没有一点响动。

难道徒弟出什么事了?

想到这点,姚玉莲吓得毫毛乍起,老头子已经生死不明,如果小徒弟再出什么问题,那她就真的没法活了。姚玉莲已经被这几天的事情吓破胆了,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感觉很严重。

“大柱……”

她用力一推门就冲了进去,这时候才发现门并没有栓好,没想到用力过猛,直接冲进去就朝前摔了出去。

大柱刚刚睁开眼睛,发现姚玉莲一个前扑就压了过来,他急忙跳起来去扶她,但是姚玉莲因为心急而冲的实在太猛,力量有些大,瞬间把刘大柱扑的朝后倒去。

噗通一声,刘大柱四丫八叉的躺在了榻上,而姚玉莲冲过去,热呼呼的趴在了刘大柱的面上,一股香气立刻压了上去,软和的让刘大柱感觉气都透不过去。

这时姚玉莲才看清楚是刘大柱被压住了,看到他没事,才放心了下来,不过瞬间就觉察到了不对劲。而刘大柱这个时候已经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毕竟是原装正品的毛头小伙子,早上都是血气方刚的,这下忽然被软软的压了,他的手都吓得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更不敢去推暖玉一般的姚玉莲,双手就那样朝两边摊开着,整个人都木了,呼吸非常的不平稳。

“大,大柱,你没事吧?”姚玉莲问道。

“没,没事呢。”刘大柱挣扎着想起来。

姚玉莲脸上通红,连忙从他强健的身体上爬起。感觉他一身的肌肉疙瘩,很有安全感,不像老家伙那样,全身都是骨头,爬上去咯的肉都痛。

姚玉莲站起来急忙拉了拉刚刚有些卷上去的衣服,然后扭着朝门外走去,心事重重的,连叫刘大柱吃饭的事情都忘记了。

看到姚玉莲走了出去,这时刘大柱才紧张的坐了起来,他很担心玉莲姐会生气,刚刚毕竟太失礼了。

没想到早上研究金龙针,居然越来越感兴趣,结果就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几乎达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连玉莲姐在外面敲门叫他都没听到,直到门被推开才惊醒过来,结果就那样了。

他是小伙子,有感觉也是正常的现象,再加上是早上,小伙子都懂得,就那个样子,玉莲姐肯定感觉到了,该怎么办才好?

第四章

刘大柱又在房间磨蹭了半个小时不敢出门,直到姚玉莲把早餐重新热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又对着房门叫他。

“大柱,吃早餐吧,还要去看着诊所呢。”

“哦……”

想起诊所的事情,他再顾不得不好意思了,立刻就走了出来,虽然脸上还是有些红,但诊所的事情是大,最近必须每天去守着,绝对不能再让陈先旺找到借口了。

他走过去,端起大碗,就蹲在门边,呼啦哗啦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姚玉莲就站在一边看着他,刘大柱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吃了就放下碗。

“玉莲姐,我去了。”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看着跑出去的大柱,姚玉莲心情很复杂,她刚才还想再问问他师傅的消息,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她知道肯定是没有什么消息,要是有的话,徒弟肯定早就说了。

姚玉莲撑着头,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她以前是唱戏的,别的什么也不会,这一下忽然失去了依靠,心里真没有一点办法了。

……

刘大柱开了诊所的门之后,心情还是无法平静,想到过几天要比试医术的事情,他才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金龙神针是个好东西,比师父教自己的那些医术要深奥多了,但是现在自己还只是有了一些理论知识,而没有任何的实践经验,看来要先搞几盒针灸用的银针回来才行。

银针那东西,只有镇里才有卖,刘大柱很想亲自去一趟,但是诊所的事情又走不开,这时他想到了王小玉。

王小玉嫁到了镇里,对镇里应该很熟,如果让她去帮自己买银针,她肯定会愿意的吧,而且她也不会把这个事情透露出去,说实话,到现在这个地步,除了玉莲姐之外,刘大柱也只有信任王小玉了,毕竟她是自己小时候最好的玩伴。

吃了晚饭之后,刘大柱就拎着一个小医药箱,朝王小玉家里走去。

昨天说好了今天晚上去给她换药,顺便也可以请她帮自己到镇里去买银针。

“咚咚咚……”

站在王小玉的家门口,刘大柱轻声的敲了敲门。

“谁?”

屋里传出王小玉好听的声音。她说过,今天她爸妈不在家,这个时候就是她一个人在家里。听到她的声音,刘大柱忽然感觉紧张起来。

“小玉,我,是我啊。”

“你谁?”

“我是大柱。”刘大柱压低声音的说,很担心左邻右舍听到了说闲话。

王小玉站在门里面,从门缝朝外面看了看,发现在月光之下站着的,果然是刘大柱。她连忙拉开门栓,打开了大门。

“大柱,快进来。”她的脸有些红,在月色之下,还是那么的明显。

王小玉虽然已经是过来人,但是刚刚结婚老公就外出打工了,这都大半年的时间还没回来,对于她这样的年轻媳妇来说,想男人是肯定的,再说她从小就跟刘大柱在一起玩,对他也有种特别的情愫在里面,在这样的夜里看到他来了,她的心里产生了一些萌动。

把门关好,王小玉看了一眼站在门边发呆的刘大柱,她也没做声,然后就转身朝房间里面走去,弄得刘大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只是想来给她换药,顺便求她去镇里帮自己买些银针回来,可没有别的想法,但没想到王小玉直接进房间了。

“进来啊……”

进去等了一会,发现刘大柱没有跟进去,王小玉柔柔的喊了一声。

“呃,来了。”

刘大柱尽量的保持淡定,拎着自己的医药箱朝里面走了进去。

走进去一看,吓得他直接退了出来,鼻血也瞬间流了出来。没想到王小玉已经趴在那里了。

“喂,你干嘛呢?”

发现不对劲,王小玉喊了一声。不是要换药吗?不脱了怎么换,她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这个时候光线比较暗,而王小玉趴在那里,皮肤又是特别的白,让刘大柱根本不敢靠近。

虽然医者父母心,只要是真心为病人好,就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此时刘大柱还是忍不住的想多了。

“小,小玉啊,膏药我,我放门口这里,你自己过来拿进去贴吧。”

刘大柱话都说不全呼了,浑身都热,好像被惹毛了,站在那里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大柱,你怎么了呢?我怎么贴的到那地方,你快过来……”

好死不死的,王小玉还偏偏有些撒娇的意思,眼睛好看的朝他眨了眨,这一电放过去,麻的刘大柱顿时无力,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扑哧……”看到他那个呆样子,王小玉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怎么了呢?有你这样的么,还说是医生呢?”

“呃,这个,我,我这就来……”

刘大柱艰难的扶着门框站了起来,擦去鼻血,步伐沉重的朝她那边走过去,这短短的距离,对于刘大柱来说,就是最艰巨的考验。

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好几遍金刚经,才感觉心情稳定了一些,虽然看着王小玉,有些冒火,但最终擦了一把汗,哆哆嗦嗦的伸手过去,小心的给她揭去旧膏药,又检查了一下,然后换了一张新药。

“好,好了。”

换好药之后,刘大柱的头上已经大汗淋漓,总共才十多分钟,但已经累得不成人形了,他连忙伸手擦了一把汗。

“大柱你怎么了,出那么多汗?”

这时王小玉已经坐起来看着他,脸蛋微红的问了一句。

“呃呃,没啥,就是太热了,这天,真特么的……”

刘大柱很想立刻就走,但是自己的事情还没有说,他也只有继续和惹人的王小玉呆在她房间了。

“大柱,谢谢你专门来看我,我已经好多了,没事了。”

王小玉站了起来,还扭了扭,证明她已经好了。因为天气热,她穿的很薄,领口也是比较低的那种睡裙,刚刚趴着还没注意,这一扭起来就发现果然女孩和女人是不一样的。

王小玉不胖,但是她那里就感觉很胖,看着让刘大柱又有些口渴了,连忙把目光移到了一边去,端起王小玉刚刚倒好的一杯水,一口喝了下去,这才感觉好了一点点。

“咳咳咳……”

假装咳嗽了几声,掩饰一下尴尬的表情,然后就打算说正事了。

“小玉,你明儿去镇里吗?”

“怎么?你也去吗?你去我肯定陪你逛逛。”

“不不,我不去,就问问你。”刘大柱连忙摇头。他可不敢跟她一起去镇里,万一被熟人看到了,那怎么好意思,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去镇里,在诊所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是不敢离开石头村的。

“我啊,随便。”

王小玉说完之后,就头微低的看着刘大柱,等着他说话。

他虽然是山里小子,但却是老实可靠的人,而且还懂医术,虽然还没出师吧,但已经考到了行医资格证。像这样的小伙子,对于一般的山里妹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而且他的身体也很壮实,这时王小玉也被他惹的心跳加速了。

“小玉,我想……”刘大柱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王小玉迷人的眼睛。

“说呗,什么事,都行。”没等他说完,王小玉就紧张的回了一句,这时她的头低的更低了,心里跳的越来越厉害。

看到她的样子,刘大柱差点忍不住,但是想了想,还是继续把话说完。“那个,我是想请你明儿去镇里,帮我买一盒银针回来,针灸用的那种。”

听了这句话,王小玉才知道自己想多了,不禁有些失望:“哦,这事啊,行吧,明天我给你带回来。”她正打算回镇里一趟,要不是摔伤了,她今天就已经走了。

“谢谢小玉,这是钱……”

刘大柱连忙站起来,从衣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钱,塞到她的手里,转身就往外面走,到了门口,他又不放心的停了下来。“那个,小玉你别忘了啊。”

“放心吧。”王小玉说完,还朝他故意眨了眨眼,吓得刘大柱转身就跑,刚刚出了门口,一个趔趄,差点一跤摔死去。

看到他那个样子,小玉捂着嘴笑了起来。他还是那个样子,胆小如鼠,一点都没有变,要是当年他能够胆子大一点,也许她早就跟他有一腿了。

第五章

走出王小玉娘家的院子,刘大柱如释重负,好像刚刚从最危险的地方逃了出来一样。

不过这时他又忽然有点不舍了,一边离开一边朝后面看了一眼,发现她家的门已经关上。

回到家里,玉莲姐还没有睡,就坐在堂屋里缝着一件衣裳,那是刘大柱的衣裳,上面破了一个洞。

“大柱回来啦,怎么这么晚?”

看到他走进来,姚玉莲站起来,一边收拾一边问道。

“呃,去河边,洗了个澡。”

姚玉莲看了看他手上提着的小药箱,知道他是为了赚钱养家,所以这么晚出诊去了。姚玉莲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声,拿着刚补好的衣裳递给他。

“大柱早点睡吧。”说完之后,她就转身朝房间走去。这几天姚玉莲也很累,最主要的是心累,晚上也睡不好觉。

看到玉莲姐去睡了,刘大柱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脱了衣服,赤膊着躺在床上。虽然是六月天,但是山里的晚上还是比较凉爽,躺在竹子编的席子上,感觉非常的舒服。

今晚刘大柱的头没有痛,他也暂时停下了练功,而是专心的研究那套金龙神针。这神针还真是神,不但是可以为人针灸,还能为各种动物针灸,说的云山雾罩的,居然还能用针灸控制各种动物。

对于金龙神针的牛掰功效,刘大柱虽然不敢全信,但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所以他只能专心一试,努力的记住金龙诀里面记载的针灸方法,然后还把以前学过的中医穴位图,又拿出来看了几遍,熟记人体各处穴位,因为针灸是和穴位有关的。

第二天起来,刘大柱洗了把脸,吃了玉莲姐做的早餐,很早就到了诊所,这几天他特别的小心,最怕自己不在的时候,村长和陈先旺会来搞事。

刚刚把门打开,村长刘永贵,果然就背着手走了进来。看到他走进来,刘大柱连忙站了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大柱啊……”

刘永贵背着手,打着官腔走了进来。刘大柱连忙搬过去一张木凳子。

“村,村长,你,你坐……”刘大柱虽然为了保住诊所,和村长顶过嘴,但还是不想太得罪人,毕竟他是石头村最大的官。

刘永贵满意的点了点头,踱过去坐下,架起了二郎腿摇晃着,抬头看着他说道:“大柱啊,我来通知你一下,三天后你和陈先旺比试医术,到时候镇卫生院会派人过来评定。”

刘大柱站在一边点了点头。他不愿意也得愿意,这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再闹下去,估计吃亏的还是自己,毕竟自己无权无势。

“大柱啊,我要先跟你说清楚,三天之后比试,如果你输了,可就什么补偿都没有了,连转让费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知道不?”

刘永贵抬着鱼泡眼看着他,好像吃定他了。陈先旺昨晚又请他喝了一顿,还到镇里的包间玩了一次,这次的事情只能这么办了,办成了还有一笔钱可以到手。

大柱默不作声的站着,他很想骂人,但又不敢骂出口。

“嗯,很好,就这样吧。”看他不做声,刘永贵满意的站了起来。

“叮铃铃铃……”

就在这时,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这是刘永贵的手机,在整个石头村,也就只有他有一只手机,这手机还是用村里的钱买的,说是方便和外面联系,随时接受上级的指示,既然是为公事买的,当然要用公款买了。

刘永贵拿起手机,放在耳朵边,一手叉着腰,挺着个大肚子,抬头挺胸的接了起来,一副款爷的架势。

本来是要走的了,但这电话一响,他就不急着走了。这手机难得响一次,既然响了,正好可以显摆一下,这时刘永贵一边说话,一边踱着方步,在屋里转悠着大声的说话。

看到他在屋里转来转去,刘大柱感觉头很晕,很想打他,但又一想,还是没敢出手。

“嗯嗯,好的,我这就安排人去接……”

电话打完,刘永贵还有些意犹未尽,挂了电话之后,对着手机哈了一口气,又用衣袖擦了擦手机的屏幕,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手机别在了腰带上的皮套里。

“大柱啊……”

忽然的喊了一声,把刘大柱吓了一跳。

“村长……”

“大柱啊,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刘永贵看着大柱,官架子非常的足,手背在后面,挺着肚子站在那里。

“什么事?村长你说。”刘大柱有些怕,担心他又出什么歪主意。

“你,去镇里接个人。”

“接人?”

听到这个,刘大柱有些犹豫,不会是等自己走了之后,他们好对诊所下手吧?

看到他犹豫,刘永贵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他只是个村官,但也是老油子了,在官场混了十几年,最拿手的就是看出别人在想什么。

“大柱,你放心,比试之前诊所还是你的,现在马上去镇里接人。”

“村长你说话算数的吧?”刘大柱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算数,你去就是了,到镇里停车点等着,接一个从市里来的张老师,是小学老师,你也知道,我们村里的小学没有老师,上面好不容易派来一个,你要是给我整黄了,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懂了没有?”

丢下这句话,村长就官威十足的,背着手离开了。

刘大柱很不愿意去,因为去镇里来回,要好几块钱的车费,而且刚才村长也没说可以报销,看来又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刘大柱不敢不去,只好关了诊所的门,用大锁锁好,才朝出村唯一的土路走去。

从石山村到永和镇,要到岔路口坐三轮摩托车,不然走路去镇里的话,接人的时间肯定就错过了。

风吹过山林,掠动树叶沙沙作响,几片焦黄的树叶从空中漂落,随着微风在路上翻滚。山路两边的树木非常的浓密,树荫遮盖住了整个路面,六月的阳光从树叶缝隙之间射下来,落在路上斑斑点点。

“草蛋……”

刘大柱不满的一边赶路,一边把村长的十八代祖宗给问候了好几遍。

正走着,后面有个女孩,骑着一辆女式自行车跟了上来。虽然是骑着车,但是土路并不是很平,所以她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一扭一扭的用力踩着,自行车在山路上起起伏伏的前进。

“大柱……”

走近之后,背后的女孩喊了一声,刘大柱这才回头看去,发现是王小玉。

“嗯?小玉,怎么是你呢?”

看到王小玉,刘大柱瞬间眼睛就亮了。她穿着牛仔裤,屁鼓被包裹的紧绷绷的,在车座上扭来扭去,煞是好看,看到这种状况,连老实巴交的刘大柱也起了反应。

王小玉一到刘大柱的身边,就连忙下车,扶着车把喘着气,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

“昨晚不是说了嘛,我今天会去镇里,你还说让俺帮你买针来着,这么快就忘了?对了,你这是去哪呢?”

这个时候刘大柱才想起,昨晚去她家里的时候,是说过这事,刚才他一直在为村长那老狐狸,让他白跑路去接人而心烦,一时把这件事给弄忘了。

“呃,我也去镇里,去接个人,那个小玉,针的事情我自己去买吧。”

反正自己也要去,心想就不麻烦王小玉了。说完,刘大柱抬头看了看天,然后看着王小玉略红的脸蛋说道:“我先走了,时间紧,迟了要接不到人了。”

“哎,等等……”王小玉扯住了他:“我带你到前面岔路口,总比你走路快吧。”

“不了吧?”看了看王小玉的自行车,又看了看她那紧绷的屁股,刘大柱连忙摇头。这要是坐在她的后面,估计要生出事情来。

“没事,来吧,我能带你。”

王小玉跨上车座,一只腿撑着地上,回头看着刘大柱,等他过来。

大柱咽了咽口水,只能说道:“那个,要么我带你好了,再说你那腰刚刚好,用力过猛也不好。”

“那好吧。”

王小玉笑了笑,重新下车,把自行车交到了刘大柱的手里。

刘大柱虽然没有自行车,但是骑还是会骑的,只是不太熟练而已。

接过自行车,他就一脚跨了上去,龙头不稳的扭了几扭,很快稳住了身形。这时跟在后面的王小玉小跑几步跟上去,扶住刘大柱的腰,屁股一扭,侧着身子轻盈的跳了上去。

没想到大柱很不熟练,带人还是第一次,等王小玉跳上去之后,忽然感觉一阵不稳,车头立刻就乱摆了起来,这时他心里一慌,就更加不知道方向了,闷头闷脑的就往路边的茅草丛钻了进去。

“啊啊啊啊……”

坐在后面的王小玉被惊吓到了,喊着紧紧的抱住了刘大柱的腰,噗通一声,两个人就一起倒进了茅草丛里。


文章来源:网络

文章收集:免费小说 | 文章整理:纸愈免费小说阅读网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 找免费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本文链接:https://www.2d1x.com/mianfeixiaoshuo/260.html

名医  王小玉  草药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公告板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免费小说 | 热门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原创小说 | 网游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青春小说 | 历史小说 | 军事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小说 | 男生小说 | 女生小说 | 首发小说 | 耽美小说 | 穿越小说 | 灵异小说

Copyright © 2012-2020 网站设计:免费小说 | 系统支撑:纸愈免费小说阅读 | 网站地图:Sitemap | 百度地图:BaiDuSitemap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仅供观摩学习交流之用,本站不对任何文章或资源负法律责任,转载或整理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发邮件联系我们(iurp#qq.com)#改为@,我们将尽快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