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正文

最强医武高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109 人参与  2019年11月19日 15:09  分类 : 免费小说  评论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咚!”

重物落地的闷响打破了黎明的沉寂,很快传来晨跑者的惊呼声,“有人跳楼啦,快打120!”

救护车拉着刺耳的警报声抵达,医生原地抢救,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都是附近的居民。

“这不是昨天被追砍骂了两条街的史晨么?怎么想不开跳楼了?”

“估计回去又被打了吧?唉,他这上门女婿当的也窝囊,老婆爱答不理不说,每天还得伺候个疯癫岳父。”

“可怜这孩子,爹死娘嫁人,当个上门女婿也比别人受气,死了可能是种解脱。”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我们需要护送伤者去医院。”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行抢救后,直接将众人口中的史晨抬上担架,挤出人群上了救护车。

被蒙了白布的担架推进去,一条稍显瘦弱的手臂自担架边缘滑落,垂落着没有半点生机。

“家属到场没有?跟我们去医院。”急救中心的人吆喝了声,围观的人群纷纷退后,“他家里就有个疯岳父,老婆倒是有钱,是咱们禹市小有名气的女企业家慕云冰,就是不知道愿不愿意掏这个钱。”

“就是,史晨入赘时他老婆就不乐意,这两年根本就没回来住过,估计心里巴不得甩掉这个大包袱吧!”

“是我我也不乐意,慕云冰可是白富美总裁,瞎了眼才会同意跟史晨过。要不是史晨尽心尽力照顾她那个疯爹,估计早就被赶出家门了。”

“人命关天的,麻烦你们联系下她,尽快赶到市医院来。”负责急救的大夫皱了下眉,显然并没有心情听这些家长里短,挥手示意救护车离开。

很快,医院的长廊内响起阵有节奏的清脆高跟鞋声。

精致鞋面上,一双亭亭玉立的长腿支撑着身材曼妙的佳人。

来人五官精致立体,秀美的脸上却拢了层寒霜,带着股子生人勿近的高傲,脸上还带着几分不耐烦。

她正是史晨名义上的老婆,禹市知名女企业家——慕云冰。

接到邻居电话时,慕云冰刚从睡梦中醒来,被史晨跳楼的消息震惊了下,立即驱车赶来了医院。

“医生,他,情况怎么样?”慕云冰淡淡问着,口气有点不悦。

“不太乐观,好几次出现心脏停跳的迹象,正在重症室监护,建议你做好心理准备。”医生正说着,护士长急匆匆跑了过来,“医生!你快去看,刚才跳楼的伤者醒了,闹着要出院!”

“什么?这怎么可能?他可是从十层掉下来的,没摔骨折都已经是万幸,怎么可能有力气闹着出院!”

从医多年的医生还从没见过这种事,快步跑向重症室,慕云冰犹豫了下跟了上去。

重症室内,本应该奄奄一息的史晨坐的笔直,正低头扯手腕上的输液针头,“我要离开这里!你们不要拦我!”

“你刚从十楼摔下来,情况十分危急,绝对不能离开医院!”

“是啊,没有人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生龙活虎的。你现在这样都是假象,随时都可能心力衰竭,快躺下。”

两名女护士无措地劝着史晨,她们早就见惯了生死,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坠楼醒来后这么精神的。

明明这人被送进来时,就吊着半口气而已。

史晨却根本不听,三两下拔掉身上的那些仪器和针头,站起身就准备离开,“我没事,要回去。”

“不行,你必须留下来观察,你的情况十分危急,很可能会引发……”

“啰嗦,我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么?”史晨不等医生说完,就打断他的话,径直往门口走去。

“啪!”

清脆的耳光响起,史晨的脸上立即浮现五根手指印,慕云冰冷着脸低声怒斥,“够了!史晨,你到底想要闹到什么时候?!”

室内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就连史晨也被这突然的一巴掌给打蒙了。

他记得自己刚才还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然后被最亲密的伙伴从背后偷袭。

淬毒的利刃刺入心口,他瞬间被无边的痛带入黑暗。

等他再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被困在这具瘦弱的身体里,一并接受了原主人所有的讯息。

史晨,男,二十五岁,禹市最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性格懦弱怂包,经常被人当面嘲讽打骂。

对于这个新身体,史晨十分的嫌弃,虽然他们名字一样,可是这身形实在太弱鸡,难怪会被人鄙夷嫌弃。

虽然史晨也搞不明白战死的自己怎么会借体重生,不过在事实面前,他不得不坦然接受。

只是上一世纵横沙场的自己,居然会被女人甩耳光,史晨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愣愣盯着慕云冰看。

看来原主真是有够窝囊的,眼前的女人绝对是一顶一的大美人,怎么都应该被压在身下好好呵护,原主竟然连手都没牵到过!

“怎么不说话?你这个废物,我当年被鬼迷了心窍才会答应嫁给你!”慕云冰恨铁不成刚地瞪了史晨一眼,“我看你也死不了,既然不想待在医院,那就赶紧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史晨的拳头攥了又攥,硬是将心头的火气给压了下来。

自己好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兵王,现在却成了窝囊的上门女婿!

这巨大的落差他根本无法接受,冷着脸回怼慕云冰,“既然你对这桩婚姻不满意,那就离婚吧!”

在慕云冰的印象中,史晨从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窝囊废,她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眼下的史晨却像换了个人似得,消瘦的腰身挺得笔直,整体气质不再像之前那样唯唯诺诺,居然多了些男人气概!

其实仔细看过去,史晨除了消瘦些,还是蛮帅的。

只是慕云冰讨厌了他这么多年,就算再帅也没有关注过半分。

哼!废物始终是废物,帅又怎么样?又不能当饭吃!

“你以为我不想跟你离婚?!如果不是我爸他死不同意,你以为我会迁就……哼!”

慕云冰话没说完就厌恶地收声,满脸嫌弃走出了病房。

第二章

“做一个女人实在太难,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还没走到门口,慕云冰的手机铃声响了,凄切婉转的曲调,昭示着她这段时间并不美丽的心情。

史晨面无表情,撇开她朝外走去。

既然已经闹崩了,他也不想再留在这里讨人嫌。

天大地大,凭他的一身本事,哪里去不得?

“你给我站住!”

在史晨疑惑的目光中,慕云冰红着眼眶喊住她,“史晨,你这个混蛋!我爸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害他!”

“什么害你爸?”史晨觉得慕云冰纯粹无理取闹,声音微冷,“你给我说清楚。”

“你还不承认?”慕云冰气得脸都白了,“你跑去跳楼自杀,我爸疯症发作摔在房间,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你还说不是你的错?”

当初史晨入赘慕家,慕云冰一怒之下搬了出去,气得慕怀庸直接脑中风痴傻,时常会发疯乱跑。

岳母徐美凤为人自私自利,嫌照顾起来麻烦,便把事情全丢给史晨去干。

也因为要伺候慕怀庸,史晨这三年才没有被势利眼的岳母撵出家门。

史晨没想到慕怀庸居然病危,想到他是慕家唯一对原主还不错的人,觉得于情于理都得去瞧瞧,“我和你过去看看。”

“不用了,”慕云冰俏脸微寒,“你别再给我家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完,就踩着高跟鞋疾步离去。

史晨眼神转了下,阔步跟了上去。

既然他现在顶替了原主,就帮原主还了慕怀庸多年照顾的恩情,从此两不相欠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不理谁,很快到了慕怀庸的病房。

病房内气氛十分凝重,慕怀庸脸色青紫躺着,几乎奄奄一息。

周围站着几名束手无策的医生,全都摇头叹息。

“妈,爸怎么样了?”慕云冰一进病房,就拉着名中年女人急声询问。

“雪儿,我们母女真是命苦哟,刚才李院长下了病危通知书,你爸他恐怕……”

徐美凤正哭诉着,突然看到跟着走进来的史晨,瞬间张牙舞爪扑了过去,“史晨!这个废物!三年来吃我们家住我们家,没想到是头没良心的白眼狼!你跳楼自杀不要紧,害得我老公跟着病危,赶紧给我滚!”

慕云冰强忍着悲伤,死死拉住徐美凤,“妈你别这样,这么多人看着呢,冷静一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徐美凤咬牙切齿,“当初就不该让他进我们慕容家的大门!”

“阿姨消消气,何必和这个窝囊废一般见识呢?这种没出息的废物,本来就不该指望他照顾好伯父,我要是你,早就把他踢出去。”

旁边一个年轻男子戏谑地瞥了史晨一眼,装模作样地劝着徐美凤。

史晨看出他在挑拨离间,冷笑着没有说话。

这个人他认识,是徐美凤老家的远房亲戚徐威,年轻帅气,也在禹市发展,身家近千万。

徐威很早就垂涎慕云冰的美色,对于娶到她的史晨一直怀恨在心,有事没事就到慕家串门,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羞辱史晨。

史晨老实木讷,加之对方又有徐美凤在背后撑腰,所以一直不敢反击。

徐美凤看着徐威,凶狠的脸色转为柔和,“还是小徐对阿姨贴心,比这个窝囊废强多了,我们家雪儿也是命苦,当初要是和你……”

她一直看不起史晨,觉得只有徐威这样的成功男士,才是女儿的良配。

“阿姨你别太伤心,”徐威赶紧趁机表现,“我已经联系了禹市最好私人医院的脑科专家,一定能治好伯父。”

“真是麻烦你了,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婿,该有多好啊!”徐美凤拉着徐威的手,越看越满意,瞥向史晨时变脸大骂,“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滚,今后休想再进我们慕容家的大门!”

“我走不走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史晨不咸不淡地回怼一句。

反正要和慕云冰离婚,对于这个便宜岳母,他一点也不在乎。

徐美凤有一瞬间的恍神,这个怯弱无能、半天蹦不出个屁的史晨,竟然敢和自己顶嘴?

难道是跳楼把脑子摔坏了?

她勃然大怒,劈头盖脸又是一顿恶毒咒骂,史晨毫不理会,只当耳边风。

这副无视自己的模样落在徐美凤眼里,把她的肝都快气爆了。

吵闹并没有持续多久,脑科专家终于赶到了。

“阿姨,这位是脑科专家汪教授,在本省都享有盛名,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请来为伯父治病的!”

徐威指着刚走进来的中年人,得意洋洋给徐美凤介绍,顺便小小地邀功。

“你们就是病人的家属?算你们运气,要不是徐总放下身段一再相求,我才不会抽空来这里。”

汪教授倨傲地说道,不动声色地给徐威递了个眼色。

“是是是,麻烦你,赶快看看我家老头子的病情。”徐美凤连声道谢,没忘了夸徐威一番,“小徐,今天真是多亏了你啊。”

“阿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徐威的谦虚令徐美凤更加看史晨不顺眼,怪声怪气敲打着慕云冰,“云冰啊,女人嫁人呐得擦亮眼睛,看人家小徐,可比某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强多了!”

史晨根本无动于衷,他又不是前任那个舔狗,慕云冰要跟谁在一起,管他屁事。

慕云冰扭头看了眼史晨,见他站在原地不吭声,心里对他更加不满。

这三年来,她实在看够了史晨的窝囊,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早就该结束了!

被请来的汪教授这时已经诊断完毕,两条稀疏的眉毛绞在一起,连连摇头。

“怎么了,汪教授?”慕云冰见状,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我父亲他的病……”

汪教授叹了口气,“慕先生颅内积液已经渗入脑细胞,回天乏术,恕我无能为力。”

边上几名医生跟着点头,“没错,之前李院长来诊断,也是这么说的。”

慕云冰和徐美凤慌了神,“汪教授,求求你再看看,你可是权威专家,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不对?”

汪教授倨傲地板着脸,“求我也没用,病症已经到了晚期,谁来都治不好。”

他说得斩钉截铁,身后却响起道不和谐的声音,“谁说的?我就能治!”

第三章

“谁!”

众人循声望去,竟看到史晨走了出来。

看到是个年轻人挑衅自己,汪教授不屑呵斥了声,“你是谁?这种病连我和李院长都没办法,你还说能治,简直胡说八道!”

以他几十年的临床经验,断定慕怀庸已经无药可救,绝不相信有人还能治好他。

史晨并不动怒,淡然道,“是不是胡说,等我治完自有定论。”

要知道前世的史晨并不是简单的兵王,还是特种队伍里的专属军医,精通各种医疗手段,比起世界最顶级的医师也不遑多让。

像慕容庸这种病症,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难度。

他这次借人家女婿的身体重生,也算欠下慕容家一份恩情,便决定用治好慕容庸来偿还。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现在我爸性命攸关,史晨你能不能不要添乱!”慕云冰对史晨失望至极,“你连一个家人都照顾不好,还说自己会医术,别再哗众取宠行不行?真是给我丢脸!”

徐威立即讥笑起来,“哈哈,没准人家跟哪个赤脚医生学过几招,觉得天下没有难治的病呢,哈哈……”

“他会个屁的医术!”徐美凤气急败坏瞪着史晨,“这个废物自从进了我们家,除了洗衣做饭,就是拖地洗碗,要真有那本事,早出门挣钱去了。”

对众人的嘲笑,史晨充耳不闻。

他径直走到病床边,从医疗柜里取出一盒一次性银针。

汪教授不屑地冷哼了声,“小子,你真敢出手?”

“麻烦让开。”

史晨面无表情地将他挤到一边,取出一根三寸长的银针。

“你!”

汪教授何时被人如此无礼对待过,气得冷笑连连,‘好!我看你怎么治好病人,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还真不相信,有人能治好这种绝症!

“不需要你操心。”

史晨俯下身,在慕容庸的头顶扎下第一根银针。

徐威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指着史晨大吼,“史晨!你还不快住手?凭你这个废物也敢治病,万一伯父有个三长两短……”

徐美凤和慕云冰大惊失色,立即出声制止。

“快停手,你根本就是个废物!”

“不要乱动我爸!”

“闭嘴!”

史晨回头断喝了声,目光锋利如刀。

兵王的铁血气势散发出来,竟让几人气息一滞,出现短暂的安静。

他的视线落在徐威身上,沉声道,“你觉得我治不好病人,不如我们打个赌,你敢吗?”

徐威没想到自己竟被一个窝囊废唬住了,有些恼羞成怒,“赌就赌,赌什么?”

“我要求不高,要是我治好病人,你必须给我磕头认错。”

对于这个不断恶心自己的人,史晨觉得有必要给他点小小的教训。

徐威下意识看向汪教授,在看到对方确定的眼神后,飞快点头答应,“好!不过你要是治不好,也要给我磕头认错,并发誓永远离开雪儿身边!”

“没问题。”史晨转过头去,继续施针。

徐威嘲讽看着史晨的背影,等着他一败涂地。

只要赶走史晨,慕云冰简直就是囊中之物,到时候还不任由他翻云覆雨?

想到慕云冰火热的娇躯躺在自己怀里娇嗔辗转,徐威差点流出哈喇子。

一旁的汪教授抱臂看着史晨手起针落,眼里满是不屑。

慕怀庸的病症十分严重,仅凭银针就想医治,简直是天方夜谭。

徐威掏了根烟递给汪教授,故意大声奚落着,“汪教授消消火,咱们不跟这种垃圾计较!一个废物也学人家治病,简直笑掉大牙,哈哈……”

“谁说不是呢?简直是自取其辱!”

“没准人家觉得这是炒菜做饭,失败了还可以重来呢,哈哈……”

一群想要巴结汪教授的医生,也跟着嘲讽起来。

史晨没有理会这些人,依旧心无旁骛地施针,动作迅捷而熟练。

这一幕落在汪教授眼里,稍微有些吃惊:这小子,好像真有那么两下子。

不过针灸并不是什么玄妙秘术,汪教授觉得史晨也就仅此而已,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神庭,上星,最后一针……百会。”

史晨默念着针诀,稳稳扎下最后一针,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腕,“好了。”

“切,果然是哗众取宠的小丑,人都没醒,算怎么回事?”

徐威看慕容庸并没有清醒,立即抓住机会大肆羞辱史晨。

“不对!快看病人的脸色……似乎恢复了。”

离得较近的几个医生看到慕怀庸脸色由青紫转为红润,全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绝不可能!我看看。”

汪教授将几人一把拨开,看清后脸色大变,回头震惊地看着史晨,“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史晨的这一手针灸绝技,如果公布出来,他敢肯定,一定会震动整个华夏中医界!

史晨一脸冷漠,“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汪教授气急,怒极反笑,“别得意,你也不过只是减缓病人的症状,要是能让病人恢复清醒,那才叫作本事。”

“汪教授,他不会真能让伯父清醒过来吧?”徐威忐忑地插了句嘴,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汪教授嗤笑道,“徐总,你太高看他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奇迹。再进一步,你以为他是神仙?”

“无知。”史晨瞥了两人一眼,“本想让病人多休息一下,既然你们想看,那就让他醒过来好了。”

说着,儿戏般掐住慕容庸的人中。

“呃……”

随着声模糊的低吟,慕怀庸缓缓的眼皮缓缓掀开。

他怔了怔,虚弱地张开嘴,“……史晨,我怎么躺在这里?”

“什么?!”

徐威和汪教授等人犹如被雷劈中,瞬间呆若木鸡。

这个史晨竟然救活了绝症病人,生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出医学奇迹!

“这……这……”

汪教授觉得老脸被打得滚烫,自己几十年的医学经验,竟被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野医生给碾压!

第四章

众人看着史晨,就像在看怪物。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可他偏偏就治好了慕怀庸的怪病。

就连慕云冰也吓了一大跳,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个不争气的窝囊丈夫,什么时候懂了这么厉害的医术!

这还是以前那个史晨吗?

徐威的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低声暗咒了句,“妈的!这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

“大家千万别被他骗了,一定是李院长刚才的治疗起了效果,才被他误打误撞捡了便宜!”他眼珠一转,指着史晨冷喝,“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从来没学过医,懂什么医术!”

汪教授听得眼前一亮,跟着附和点头,“没错,针灸没那么玄妙,这小子不过是碰巧罢了。”

他绝不会承认是史晨治好了慕怀庸,否则,岂不是变相承认自己不如史晨,那样会削弱他的权威。

“我就说,这小子哪有这么厉害,原来是撞大运了!”

“就是,针灸而已,没什么了不起!”

“差点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几名医生也纷纷点头,和汪教授站在同一阵线。

就连徐美凤也开始落井下石,“我就说他是个混吃等死的窝囊废,懂个屁的医术!装什么大尾巴狼!”

徐威顿时得意起来,趾高气昂看向史晨,“喂,废物!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愿赌服输,还不给我跪下磕头!”

史晨不屑摇头,“我没有输,是你们在颠倒黑白。”

徐威气得扭头看向慕云冰,“云冰你快看,这个废物不仅没本事,还言而无信。摊上这样的老公,我真替你感到不值。”

慕云冰此刻也信了众人的话,觉得史晨尽给自己丢脸,“史晨,你要是还有点男子汉的担当,就给人家好好道歉,别让我看不起你。”

“你什么时候看得起我过?”史晨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凛然看向徐威,“还有你,输了就是输了。到底跪,还是不跪?”

慕云冰没想到史晨竟敢嘲弄自己,脸色越发阴沉,“史晨,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和你离婚?”

“你没本事我不怪你,这个家我来养!可是能不能放下你那可笑的自尊心,面子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施舍的!”慕云冰越说越气,“你看看你这副窝囊样,谁会看得起你!”

她心里对史晨失望透顶,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民政局离婚,把没出息的史晨一脚踢开。

“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和你去离婚,还有……”史晨冷漠看过来,“我史晨行事,何须在意他人的眼光?你们看得起也好,看不起也好,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徐威眼看这两口子起了冲突,兴奋地全身都在哆嗦,就等着两人离婚,他好趁虚而入。

他立即摆出义愤填膺的模样,嚣张地指向史晨,“你他妈要还是个男人,就赶紧跪下给云冰道歉,不然要你好看!”

“要我好看?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史晨双眼微眯,“还有,你还没给我磕头认错。”

徐威直接愣住,平时都是他随意欺辱史晨,这家伙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居然敢对他大小声!

“去你妈的,老子今天就替阿姨和云冰,好好收拾你这个白眼狼!”

被激怒的徐威举着拳头冲过去,决定给史晨点颜色看看。

可惜他打错了如意算盘,兵王重生的史晨会被普通人打中?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他左手抓住徐威回来的拳头,右手握拳砸中徐威的小腹,出手干脆利落。

“嘶……好痛!”

徐威捂住肚子蜷缩在地上,就像只煮熟的大虾,痛得倒吸凉气。

“小徐,小徐……你没事吧!”徐美凤连忙扶起徐威,回头恶狠狠责骂史晨,“好你个史晨,真是长本事了,连小徐都敢打,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面对徐美凤的是非不分,史晨也有点火气,“你没看到是他先动手的?”

“你……你还敢跟老娘顶嘴!”徐美凤铁青着脸,哭嚎着数落起自己的女儿,“慕云冰,你快看看你嫁的老公,连你妈都不放在眼里了,真是个好女婿啊!”

慕云冰觉得颜面尽失,轻咬朱唇都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史晨,我一定要跟你离婚!”

史晨不以为然,“求之不得。”

这样的奇葩家庭,他才懒得再呆下去。

“不行!我……我不同意……”

就在这时,病床上传来道虚弱的声响,令原本吵闹的病房瞬间安静下来。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慕怀庸撑着病弱的身体,挣扎着从床头坐起来。

他沉陷的眼窝注视着老婆和女儿,目光中带着痛心和不满。

“爸……”

“老头子!”

徐美凤和慕云冰见状,忙上去扶他。

“给我站住!”慕怀庸深邃的目光陡然凌厉,“谁让你们这么对待小晨的?谁?都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

“小晨是我死去战友的养子,也是我慕怀庸的女婿!你们针对他,就是在针对我!”慕怀庸的视线落在慕云冰身上“云冰,你是不是真要和史晨离婚?”

“我……我……”

慕云冰嗫嚅着低下头,父亲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有很重的威严。

“我在问你话!”慕怀庸语气陡然严厉。

“爸,我只是一时冲动,其实我和史晨……”慕云冰瞥了史晨一眼,说出了心里话,“虽然他是没出息,人又怯弱,可我从没想过要和他离婚。”

她在商海沉浮这么久,见惯了各种成功男人背叛妻子的丑恶行径,觉得史晨的老实巴交至少本分。

之所以一直不肯搬回来,一是因为两人从结婚就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二是因为女人普遍的虚荣心作怪。

毕竟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呢?

就算不是大人物,至少不要像史晨这样窝囊,能有点男人的气概。

不过现在的慕云冰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她今天居然从史晨身上看到了杀伐果断?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文章来源:网络

文章收集:免费小说 | 文章整理:纸愈免费小说阅读网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 找免费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本文链接:https://www.2d1x.com/mianfeixiaoshuo/220.html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公告板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免费小说 | 热门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原创小说 | 网游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青春小说 | 历史小说 | 军事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小说 | 男生小说 | 女生小说 | 首发小说 | 耽美小说 | 穿越小说 | 灵异小说

Copyright © 2012-2020 网站设计:免费小说 | 系统支撑:纸愈免费小说阅读 | 网站地图:Sitemap | 百度地图:BaiDuSitemap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仅供观摩学习交流之用,本站不对任何文章或资源负法律责任,转载或整理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发邮件联系我们(iurp#qq.com)#改为@,我们将尽快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