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医生,求别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雨,倾盆而至,仿佛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尹晓楠,你自己想清楚,这个孽种,生还是死?”

妇人清冷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发出来一般,没有一分温度。

尹晓楠没有撑伞,只站在雨里,仰着头,坚韧的与妇人对峙:“妈,这孩子也是你们景家的血脉,你不能这么对他!”

她双手护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却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刻像此刻这般冰凉无助过。

景夫人温纯茹一声鄙夷的唾弃,“一个做小姐的,也配生下我们景家的孩子?”

“我不是!”晓楠扯着喉咙,执拗的在雨里大喊。

“你妈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妈不是!”

温纯茹轻蔑的冷笑着,“尹晓楠,这孩子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不是死在你肚子里,就是死在医院。”

晓楠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身子连连往后退,惊恐的瞪着眼前这个残忍的妇人,“你就是个魔鬼!!”

是啊!像她这样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对付,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如果你不肯拿掉他,也没关系!我让你怀胎十月,让你跟他好好相爱十个月,然后出生的那一天……我也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是怎么慢慢,慢慢断了呼吸的……”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他是你的孙子,是你的亲孙子……”

晓楠咬牙嘶喊,却突然,手中多出一把手术刀。

下一瞬,不待所有人反应过来,她狠狠一抬手,将那把锋利的手术刀直直的插进了自己的左腹中……

大雨中,温纯茹走了。

晓楠躺在地上,意识模糊的去摸口袋里的手机。

“救……救我,云庭,救救我的孩子……”

……

四年后,A市,典石国际家装公司。

“总算是可以下班了。”

尹晓楠锤了锤自己酸胀的肩膀,开始收拾办公桌,准备下班。

“晓楠,这么急着下班,看儿子去呀?”同事李珊珊问她。

“是啊!”晓楠展颜笑开,一张脸蛋上洋溢着掩不去的幸福光彩。

她挥挥手,招呼了一声,匆忙下班,就往医院赶了去。

辅仁三甲医院。

晓楠匆匆挤进了人满为患的电梯内,按下十楼的楼层键。

电梯启动,每一层楼都有人上上下下,好不容易才到了十楼,晓楠忙从电梯里挤了出来,径自往1023号病房走去。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她儿子的小身影。

晓楠一下子急坏了,出门顺手扯住一个恰好从她房门口经过的护士就问,“护士,我儿子呢?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第二章

“这个……”

小护士为难的看着尹晓楠,“对不起,这位家属,我……我是刚到医院来的实习护士,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我现在就去帮您问问您的专属护士,您先别急。”

小护士说完端着手里的药,就疾步往护士站走去。

晓楠也小跑着跟上。

才一到护士站,晓楠那颗悬起的心脏瞬间落了下来,放心的长舒了口气,却不自觉的稍稍红了眼眶。

护士台里,就见一个稚气的小光头,穿着一件小巧的蓝白条纹的病服,坐在高高的小吧椅上,两根小短腿儿悬在空中不停地晃悠着,手里还捧着一个小画板,正专注的给他身边的小护士画画呢。

“阳阳,来,夸小美姐姐一句,小美姐姐就给糖吃。”

小护士拿着可爱的糖果在小向阳面前晃着。

小向阳二话没说,就往护士小美的脸蛋上‘吧唧’了一口,“最最漂亮的小美姐姐,你不要再拿糖果诱惑阳阳了,我妈咪说了,阳阳要再吃糖可就连门牙都没有了,没有了门牙,长大了就找不到像小美姐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啦!”

小向阳这句话,逗得护士小美心里都乐开了花,她一把将小向阳抱了个满怀,“没关系,找不到女朋友呢,小美姐姐就牺牲点嫁给你!”

小向阳也‘咯咯’笑起来,“小美姐姐是骗子,你也跟这里所有的护士姐姐一样,都只想嫁给那个全院第一帅的医生哥哥。”

小美摇头,否认,逗他,“咱们院第一帅的帅哥明明就是咱们的小向阳,我不嫁你还嫁谁啊!”

小向阳抿着小嘴儿笑起来。

晓楠也忍不住笑了,走近护士台,敲了敲台面,“嘿,自恋的尹向阳同学!”

小家伙一见晓楠,‘窜’的一下,就从吧椅上滑了下来,直往晓楠奔了过去。

晓楠弯身,一把将小东西抱了个满怀。

晓楠感恩的同小美道谢,平日里自己忙的时候,都是小美和这些可爱的护士们帮忙照顾着小向阳,也亏得有她们在,自己才能那么放心的去上班挣钱。

“嗨,晓楠姐,快别这么说,照顾阳阳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更何况阳阳还这么听话这么可爱,我们每一个护士可都喜欢得不得了呢!”

晓楠笑起来,“所以我才更要谢谢你们呀!咦,今天这边就你一个人值班啊?怎么都不见其他护士呢?”

“才不是呢。”小美笑起来,用下巴朝右边的长廊处比了比,就见一堆护士小姐们趴在墙角在偷看着什么,“她们这群花痴都在围观我们医院的一名新来不久的脑外科医生,说实话,帅得一塌糊涂,呵呵。”

小美说着,漂亮的嘴角都忍不住漾开了一抹痴迷的笑。

而这时候,围观的小护士们纷纷折了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还写着流连忘返。

“人走了?”小美问她们。

“嗯,进手术室了。”小护士们一脸的惋惜。

“哎呀,景医生真是帅到引人犯罪啊!!”

“岂止,那磁性的嗓音,‘脑内血肿,准备手术’,哎呦,我的妈,连声音都能让女人怀孕啊!”小护士压着嗓子有板有眼的学着景医生说话,一副花痴的模样。

“可不是!关键是人家帅成这般了,竟然还是个黄金单身汉!而且一来咱们医院就被破格提升了教授的头衔,前途无量啊!”

“我还听说人家家里政治背景可雄厚着呢,典型的高干子弟,要房有房,要车有车的,听说在富人区还有一栋独立别墅呢。”

所有的女孩发出一声惊叹,仿佛对这位帅气的脑外科医生又增加了些崇拜色彩。

“唉,那咱们都别想了,准没戏!那样条件优越的男人哪看得上咱们这些人啊,有钱人家可都讲究门当户对呢!”

可不是。

‘门当户对’,四个字让晓楠竟莫名的想到了自己的曾经。

曾经,她也因为‘门当户对’而被迫与那个男人分离,到最后,记忆中那个叫景易宣的男人,却终究只能成了她生命中钢琴的第八十九键,是她永恒触摸不到的距离。

第三章

尹晓楠才一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李珊珊就把手机递送到了她面前来,“晓楠,你手机都响了十几遍了,赶紧看看是不是有人找你有急事。”

“是医院来的电话吗?”尹晓楠连图纸都来不及放下,急忙接过手机。

“不是不是,你放心,要是医院电话我早帮你接了。”

晓楠打开手机看一眼,长舒了口气,善哉善哉,只是妹妹的好朋友李觅雅打来的电话。

她连忙回了个电话过去。

那头很快就把电话接通了,“晓楠姐,不得了了!思若,思若她……跳楼自杀了!!”

‘轰——’一句话,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在晓楠的脑子里猛然炸开。

“晓楠姐你别慌,我们已经把她送到医院了,医生说大问题没有,但是……脚摔断了一条,而且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李觅雅的两句话,让晓楠整个人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她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倒抽了口凉气,“这还叫没什么大问题?哪个医生说的!”

她莫名的有些来火。

“是……是思若的主治医生说的。”

“算了,算了,你们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辅仁医院。”

“行,我先请个假,待会再给你电话。”

晓楠匆匆挂了电话,就去同领导请假。

她在捷运上又给李觅雅打电话,“思若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李觅雅有些为难。

“觅雅,你要还当我是你姐,你就跟我说实话。”

“好啦,我说。是这样子的,其实思若也不算是自杀,她就是故意从三楼把自己摔下去的。”

“她疯啦?”晓楠生气的喊了一句,也没管自己还在公共场所处。

“她……她其实就是看中了辅仁医院一名脑外科医生,好像是姓景来着,但这景医生对她一直爱理不理的,最后她就只能想出这么糟糕的办法了。”

景医生?该不会是那天护士小姐们一直议论着的那个吧?

“我看她真是疯了,她看什么脑外科啊,直接去精神科才是!”晓楠气得浑身发抖,“她这么做对得起她妈,她姐,对得起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吗?幼稚!!”

“晓楠姐,你就别生气了,我都骂了那丫头好久了,她是不懂事,她说她不这么做,就没机会接近人家脑外科医生,你就看在她一片痴心上,别跟她置气了。”

晓楠一进病房,生气的一把将包摔在床头柜上,红着眼瞪着床上缠满绷带的尹思若。

“尹思若,你最好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

尹思若眼眶红红的瞅着生气的晓楠,满脸的委屈和可怜,“姐,我疼……”

“你活该!”

晓楠愤怒的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见姐姐这副绝情的样子,尹思若委屈的眼泪水一下子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姐,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还敢有以后,看我饶不饶你!!”

晓楠望着自己妹妹那条被打了石膏的腿,心里疼得打紧,嘴上却不轻饶她,“追个男人,连命都搭上去,真是荒诞!”

尹思若偷偷觑了一眼生气中的晓楠,小心翼翼道,“姐,我真的很喜欢他。”

“尹思若,我警告你,喜欢归喜欢,但这种事情绝对下不为例!!”

她真不敢想象,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才能让自己的妹妹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情来!

尹思若同晓楠撒娇,讨饶,“姐,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晓楠说着起身去倒水,“行了,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什么景医生吧,人怎么样?靠谱不靠谱?那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你做出这么不经大脑的事?”

“姐,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呀!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待会会过来查房,你自己看呗!不过,看归看,你可不能被人家迷倒啊,他可是我的!”尹思若开玩笑的说着。

晓楠失笑,“行了吧,我可不像你那么花痴!待会来了,我倒要好好问问他,在他景大医生的眼里,病患到底要出了什么问题才能叫大问题!”

她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水壶,“没水了,我去提点水过来。”

晓楠拧着热水壶出了病房。

出门右转,顺着长廊往开水房走去。

不经意的一个抬头,仿佛间桑格见到了一抹久违的颀长背影,他一席干净的白色大褂,双手随意的兜在口袋中,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却还来不及待她看清楚,那抹身影就飞快的消失在了长廊尽头。

晓楠想要追过去的,步子才一迈出去就停了下来。

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里可是A市,离他住的S市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就算是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真的就能不顾一切的追上去吗?

尹晓楠魂不守舍的打完水,从水房一路飘回了病房,整个人还有些不在状态内。

“你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现在还有恶心反胃的感觉吗?”

尹晓楠才一踏进病房,一道不真实的男性低音,就那么淡淡如水的闯入她的耳中来。

熟悉的语调,如若幻听,让她胸口猛然一窒,那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般,她一瞬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不反胃了。”床上,尹思若笑着,认真回答医生的问题,眼眸一瞟,瞄到了门口的尹晓楠,“姐,你杵在那干嘛?怎么不进来?”

忙着给尹思若检查身体的景易宣没有回头,弯身,专注的查看她的眼瞳,“头呢?还晕不晕?”

“一点点。”尹思若点头。

见门口的尹晓楠正盯着景易宣的背影发呆,尹思若开玩笑似的又喊了一声,“姐,你干什么呢?干嘛一直盯着人家景医生看啊?”

景易宣依旧没有回头,直到身后晓楠的声音响起,“思若,你渴了吧?我给你倒水。”

景易宣似乎愣了一秒,回头,一眼就见到了门口的尹晓楠。

第四章

两束目光毫无预兆的相撞在一起,锐利如鹰的黑眸让晓楠有一秒骤然停止了呼吸,那一瞬,宛若连身体的血管都要凝结成石,心脏‘咚咚咚’的,如擂鼓一般,疯狂的撞击着她的心口。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景易宣当真还有再遇的一天!

较于她情绪的起伏,反观景易宣就显得平静多了。

错愕的神情不过从他深沉的眼底一掠而过,很快,恢复如初。

如若,她的出现,于他,惊不起任何波澜。

又或者,四年后的尹晓楠,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个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陌生人。

“尹思若病患的家属?”

他低沉的嗓音像极了大提琴那深沉的音韵,浑厚动听,酥人心魂。

晓楠点头,握着开水壶的手紧张得有些发抖。

景易宣转头,弯身继续替尹思若做基本检查,“病人可能还需要留院多观察几天,平时你多留心一点,如有恶心作呕的情况,及时找我。”

“好的,谢谢。”

晓楠的心绪还有些起伏不定,她走近桌边,给妹妹倒水。

“姐,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景医生,我的主治大夫景易宣!”尹思若不停地冲尹晓楠挤眼睛。

晓楠握着水壶的手陡然一偏,滚烫的开水洒了出来,溅在她的手背上,烫得她下意识的低叫一声。

顿时,手背上开始火辣辣的疼。

她忙将右手下意识的藏在背后,继续低头倒茶,却倏尔,只觉手背一凉,右手被人握住。

是景易宣。

晓楠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禁锢,却发现他的力道让她根本无从抵抗。

“烫伤不算厉害,起了些水泡,涂些烫伤膏就好。”

大概这些不过只是医生的本能反应,因为,在他那双深沉的眸底,晓楠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关心及担忧。

他依旧是那清清淡淡,不冷不热的态度。

“小林,带尹小姐去上点烫伤膏。”景易宣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吩咐候在旁边的小护士。

他说完,又折身走近尹思若,弯身从她床尾的床单下取了她的脑部CT图出来,对着窗外的阳光认真的看了一会。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梧桐树,斑驳的筛落进病房来,景易宣站在光晕里,光洁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被细碎的阳光点缀着,泛着迷人的色泽。

“尹小姐,我们走吧。”

护士小林催晓楠。

“不用了。”晓楠拒绝,微微一笑,“小问题而已,我自己能解决。”

“问题确实不大。”

窗边仰着头看CT图的景易宣突然幽幽的开了口,他将CT图收进白色塑料袋中,这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轻微烫伤是小事,但一旦没有处理得当,水泡破裂,细菌感染,伤口发炎导致身体发热,高烧不退……”他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回头看晓楠,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脸上,“考虑清楚,到那时怕就不是一支烫伤膏能解决所有问题了。”

晓楠抿唇看着他,从他的语气里不免听出一些夸大其词的戏谑成分。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