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黄金指 / 天赋异禀百度云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天色渐晚,路灯的照射下,人影拉得很远,望着眼前的两排路灯,唐大少心神恍惚,往日的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在某个酒吧夜店里调戏美女吧。

一辆红色敞篷宝马座驾停在公园的躺椅旁,宝马驾驶位上有一个年轻公子哥,穿着格子衬衫,带着墨镜,一脸的潇洒样。

而副驾驶位上一位衣着暴露的美女,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

 “哎,这不是我们唐大少吗?怎么一个人在公园里躺着?这是哥们今天在菲比酒吧钓到的马子,怎么样?长得还不错吧。今天哥们找了你一天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却没想到在这躺着,怎么着啊,不给哥们面子是不是?”

花格子衬衫冲着唐大少嚷嚷道。

唐大少不用看人,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李炯,李斌的儿子,以前他父亲唐龙和李斌关系不错,理所当然的两个第二代也成了‘好兄弟’。

可现在自己家破产,就是这李炯老爹李斌下的局,一家子的奸人。

 “李炯,你不要得意,老子迟早弄你全家。”

唐大少眼神冰冷,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他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他原本是出来找工作的,可十分钟前却是被人忽悠花两百买了一只陶瓷狗,而这只陶瓷狗竟然把他的一根食指弄成了金色。

他总觉得这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起身,回家。

第二天,午饭时。

门吱的一声打开,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正是唐大少的老爸,唐龙。

那个在唐大少眼里一直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今天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

“你回来了,正好要吃饭了。”唐母说道。

唐龙只是恩了一声。

吃完饭后,父母进了房间,唐大少主动收拾了一下桌子,让小妹去睡午觉,一会还要上学。

这时,父母房门传来一阵声音。

“还是没贷到款吗?”

“恩,几家熟悉的银行我都问遍了,我们现在的情况谁不清楚,还有谁肯贷款给我们。”

“相熟的几个生意上的朋友呢?”

“哼,朋友,那些人也算是朋友吗?李斌的那句话是对的,‘商人就是伤人,伤害别人’。那些家伙知道我出了事情,一个个跑的比兔子都快。”

唐龙冷哼一声,有着深深的疲惫感。

“要不……我去找他们?”母亲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们?不行。”父亲坚决的说道。

“唉。”母亲叹了一口气。

“他们?”门外的唐大少眉头一皱,他们是谁?可是接下来父母都沉默了并没有说话。

可突然……

 “电视遥控器,品牌:TCL王牌,生产与一九九八年七月九日,富士康代加工厂出品,质量一般。”

尼玛,什么个情况?谁在说话?左看右瞅,整个客厅也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看了看手上的遥控器,上面标着大大的TCL三个英文字母,背面的标签上写着生产日期,一九九八年七月九日……只是它是不是富士康代加工厂生产的就只有它自己知道了。

唐大少有些疑惑,手指发生变异,莫名其妙的声音,难道家里闹鬼了?

唐大少用力拍在沙发上,诡异的声音又出现了。

“座椅沙发,无品牌,生产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华夏浙省益吴市出品的劣质沙发。”

难不成和自己那根变异的手指有关,想到此处,唐大少发现食指的金色细线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灰白色雾气明显减弱了一些。

唐大少摸了一把茶几,果然声音又出现了。

“茶几,无品牌,生产与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华夏浙省益吴市出品的劣质茶几。”

“茶杯,无品牌……”

“毛巾,……”

“牙膏……”

……

经过几番测试,唐大少终于确定,这个声音跟自己变异的手指有关,凡是被食指碰到的东西就会自动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这些东西的信息,而经过几番测试之后,手指中的灰白雾气减少了近一半,同时,身体也显得非常疲惫。

不过唐大少兴奋了,有此异能帮助想必自己赚钱应该比以前要容易多了吧,假如自己的食指能鉴定古玩的话……

想起老前门的繁华,几个喜欢附庸风雅的哥们说过的关于古玩的话。

捡漏?听说古玩可是很值钱的。

距离我唐大少崛起的日子不远了……李斌,李炯你们这对狗日的父子就等着跪在哥脚下忏悔吧。

只是自己的灰色雾气经过消耗后会不会恢复?仔细通过手指的金线,全神贯注的感觉手指上的雾气,发现金线可以恢复雾气,只是速度非常缓慢。

兴奋了许久的唐大少迫不及待的出门

搭了个公交朝老前门而去。

公交车唐大少不是没做过,偶尔还很享受做公交车,美女多嘛,男性都懂得。

上了车的唐大少,投了两枚硬币,四处瞅了瞅,没看到任何一个座位,只能站着了。

唐大少抓着扶手,身旁刚好站了个美女,这位美女长着,瓜子脸,披肩发,前凸后翘,身穿职业套装,不论是从正面看,还是反面看都十足的引人犯罪。

唐大少心中一动,右手装作无意间碰了一下面前的美女…

第二章

果然美女的信息出现在唐大少脑海。

“姓名:唐如嫣;性别:女;年龄23岁,职业:警察;外号:霸王花;身高:1.68M;体重55KG;三围88,61,87。”

唐大少一脸冷汗,没想到这个漂亮小妞居然是一名警察,更离谱的是哟个基本信息也就算了,出现三围算啥?

要是以前的唐大少见到如此美女,恐怕就走不动路了,肯定是要死缠烂打,猛烈追求,不过现在的唐大少却向后退了退。

现在的唐大少虽然衣服穿得不错,但是口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屌丝。

公车到了老前门,此刻差不多十点左右。老前门的大街上已经坐满了小摊小贩,面前摆着一堆杂物,有瓷器,字画,木器,古玉等等,无所不包。

唐大少像是吃了兴奋剂,来到一个小摊子面前,拿起一只三色马,用食指碰一下。

“粗制烂糙的仿制唐三彩马,评价,毫无收藏价值。”

“粗制烂糙的青花瓷瓶……”

……

唐大少左摸摸右看看,满脸的失望之色,全是粗制烂糙的货色,有没有搞错啊?灰白雾气都消耗一半了,捡个漏怎么就这么难?

而摊贩的老板也变得极为不耐烦,说道:“你到底买不买啊?”

唐大少随手搭在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上突然传来“质量一般的机关盒,生产与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号,内中暗藏乾坤。”的声音,同时手指中的灰色雾气的消耗也比之前鉴定的那些多了不少。

暗藏乾坤?就是说里面有东西了?六六年生产的有三十多年历史,还行

“我是想要买,可总要看货吧。这玩意多少钱?”唐大少指着木盒子道。

“八百,小伙子眼里真好,这可是几百年前的老祖宗留下来的机关盒,你看着做工,多好。”摊贩老板的脸像是绽放的一朵菊花,开口忽悠到。

“得了吧你,几百年前的机关盒,这玩意是木头做的,要是几百年前的早腐朽了,一百块,爱卖不卖。”唐大少不屑的说道。

摊贩老板讪讪一笑,知道吹过头了,笑着说道:“你这砍价砍得也太狠了吧,五百怎么样?”

“少来这一套,就一百,给个痛快话,卖不卖?”唐大少不耐烦的说道。

摊贩老板踟蹰着似乎还想加价,唐大少起身装作欲走。

摊贩老板急忙道:“好,好,好,一百就一百。”反正三十块钱收上来的东西,已经是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了。

唐大少杀价成功,扔下一张小红鱼拿起机关盒仔细看了看。

这时,一个身穿唐装的老头来到唐大少身后,仔细审视着了一下机关盒,开口道:“小伙子,你手里的木盒子能给我看看?”

唐大少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老头,一身唐装明显价值不菲,加上要带上挂着的龙形玉佩显然不是个简单人物,随口道:“当然可以。”说完递了过去。

唐装老头接起木盒小心翼翼的翻看,还晃了晃,似乎在感觉什么。

“小伙子,这木盒子是刚刚买的吧,花了多少钱?”唐装老者笑眯眯问道。

“也不多,才一百来块钱。”唐大少满不在乎的说道,难道这老头看出里面藏有东西来了?

“这样,我看这个盒子不错,我出三百块钱买下如何?转手赚了两百块,这种好事去哪找去?”唐装老者一脸为唐大少着想的表情。

唐大少嘿嘿一笑,此刻他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位唐装老者应该是高手,已经确定里面有东西了,而一旁的摊主直后悔,本来是自己的卖了一百块除去本钱才赚了七十块,这小子马上转手卖掉就能赚两百。

“哦?你确定你只是对这个盒子感兴趣?”唐大少道。

唐装老者一愣,难道这小子是聋子吗?随即回答道:“恩,这个机关盒子看上去还不错。”

“嘿嘿,只是对盒子感兴趣?那好,等我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就把盒子卖给你。”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唐装老者顿时愕然,原来这小子也是个识货的人,知道盒子里藏有东西,要不是为了盒子里的东西,我要你一个破盒子干嘛?而一旁的摊主已经气得恨不得把盒子从唐装老者手里抢回来了。

“哈哈哈,没想到小友也是识货之人,本以为能捡个漏,现在看来这漏是要让小友捡了去。也罢,不知小友可否让我看看这盒子中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唐装老者哈哈大笑道。

“呵呵,老先生想看,就自己打开来看看吧。”

唐大少虽然知道里面藏有东西,奈何这机关盒他却打不开,总不能直接砸了吧,万一里面的东西脆弱砸坏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好,老夫却是不恭了。”

唐装老者也不客气,直接摆弄手中的机关盒。

还别说,唐装老者还真有一手,不过几秒钟,机关盒捧的打开,不过里面却是空的,接着唐装老者有摆弄了几下,一个暗格打开,一层红色绸布包裹着一个小东西出现在几人面前。

唐装老者拿起暗格中的东西递给唐大少道:“这个机关盒还是不错的,做工挺精巧,附带暗格,不如就卖给我如何?我出五百块钱。”

唐大少结果东西,摆摆手道:“之前就说卖给你了,你要买就之前说好的价格,三百块。”

没有这位老先生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开暗格呢,既然人家帮了自己,也不能亏了对方啊,再说整个盒子加东西也就花了一百块钱。

现在光盒子就倒赚了两百,手里的东西就等于白送一样了,至于一旁的摊主,已经彻底把肠子都悔青了。

唐装老者看了一眼唐大少笑道:“好,三百就三百。”

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几百块钱在他眼里,那还能算钱?只是这个机关盒做的确实不错,拿回去做个收藏罢了。

唐大少打开红色绸布,一枚勋章出现在眼前。

勋章成五角星状,五个角都是红色中间位银色,银色部分印有一个人拿着一把长枪,底部有CCCP四个字母,唐大少也不认识,不过没关系,唐大少有金手指。

右手捏起勋章,声音果然出现了!


第三章

“苏联红星勋章,材料:银质;生产与一九三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授予在战时和平时在国防事业中有卓越功勋的苏军官兵、部队、舰队、兵团、劳动者、劳动者集体、机关、企业和社会团体。鉴定,虽然苏联已经亡了,但是发行的勋章依然遭到人们的追捧。”

唐大少脸色一喜,材料是纯银的,最后的鉴定是遭受的人们的追捧,显然是件有价值的东西。

“原来里面藏的是苏联红星勋章,有点价值,只是这枚勋章怎么会被人藏在盒子里?”唐大少装逼说道。

“没想到小友对勋章也有了解,真是博学多才。这的确是一枚苏联红星勋章,看着盒子也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动乱那时候有人藏在里面的。”

唐装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感慨道。

饶是唐大少脸皮不薄也没老者的一句博学多才闹了个大红脸,开口道:“也就是凑巧认识,我可算不上什么博学。”

“呵呵,不知小友打算如何处理这枚勋章?”唐装老者试探的问道。

“我留着也没啥用,自然是卖了。”唐大少道。

唐装老者闻言一喜,道:“既然小友要卖,不如就卖给我吧。”

“呵呵,卖给谁都是卖,老先生随便给点就是了。”唐大少对古玩圈子里基本上是什么也不懂,虽有异能,可是异能也不是万能的啊。

比如他二十万块钱买了一个古玩,绝对的真货,直接到古玩店去卖?可是这古玩的实际价值只有十万,那不就亏了吗?所以了解古玩的基本行情,价格对于唐大少来说是当务之急。

能遇到唐装老者,唐大少本能的感觉这是个机会,如果能交好对方,以后也算是个门路,而对方显然不是个缺钱的主,说不定会变成他的大客户。

唐装老者惊异的看了看唐大少哑然失笑道:“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坑你,这枚勋章我给你五千块,加上这个盒子,一共是五千三百块,如何?”

“呵呵,您说的算。”唐大少笑道,一个勋章而已,能卖五千应该也算是个实价了,就算高也高不到哪去,毕竟不是什么珍品。

唐装老者也不矫情,拿出一沓红票,熟了五十三张递给唐大少,唐大少麻利的结果钱,数也不数,直接装进口袋,一旁的摊主双眼放光,肠子悔青,可惜那五千多块和他没什么关系,谁叫他眼里不够呢。

唐装老者看到唐大少的表现,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们都做了两笔交易了,还不知道小友姓名。”

“老先生,我姓唐,唐朝的唐,单名一个飞字。”唐大少道。

“哦,巧了?我也姓唐,你也别叫我什么老先生了,就叫我唐老吧。”唐老笑道。

“唐老。”唐大少恭恭敬敬的道,他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一个机关盒加一枚苏联红星勋章不仅让自己赚了五千多块钱,还获得了唐老的好感。

“嗯,我就称呼你为小唐吧。”唐老道。

“呵呵,随您老怎么叫。”唐大少笑呵呵道。

“嗯,今天运气不错,又碰到你这么一个不错的小朋友。”说完唐老拍了拍唐大少的肩膀,提着木盒子欲走。

唐大少急忙道:“唐老,我看您老在收藏上挺厉害的,想找机会和您学习学习,不知可不可以?”

唐老转过头来道:“呵呵,你的眼里不比我老头子差,怎么能说是向我学习呢,最多是相互学习?”

“哪里,我哪能和您老比啊,要不是您,我连那个盒子都打不开。”唐大少红着脸道。

虽然有了黄金指的异能,可目前的自己对于古玩来说可以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假如能学习一些古玩的知识加上黄金指异能,以后再古玩收藏这一道上自己绝对是所向无敌,现在的自己练古玩的基本知识都不懂,就算淘到了什么好物件也不知道价格,迟早还是要挨宰。

“呵呵,术业有专攻,老头子我最擅长的就是杂项和玉石,区区一个机关盒当然难不倒我。”唐老傲然道。

 “其实我也是刚入行,属于新手,就是想请老爷子您给多指点指点。”唐大少道。

“这东西其实没啥好指点的,买几本古玩基础知识类的书籍,好好看看,把古玩的基本知识学扎实,然后多去博物馆里感受一下真实的物件,收藏考校是眼里,是经验。我的电话是13XXXX,你记一下,有空我们可以探讨探讨,但是遇到东西没把握最好不要随便出手,许多老收藏家也会经常打眼的。”唐老建议道。

……

唐大少记下唐老的电话,辞别唐老在周围又转了一圈,灰白色的雾气使用了大半,再也没找到一个像样的东西,看来捡漏这种事,还是要靠机缘的。

想起唐老的忠告,唐大少起身离开了古玩市场,走进了图书馆,买了十余本书,如《古玩基础》,《古玩分类》等等。

打了个车到家附近的一个川菜馆,零零总总的叫了十余个菜打包。

唐大少一手提着书本,一手提着饭菜还没进门就听得屋里似乎又客人,用脚踢踢门道:“妈,开下门,我手里提着东西。”

吱……

大门打开,不足不过十余个平米的小客厅居然挤了五个人,除了爸妈和妹妹笑笑外,还有两名客人,一男一女,唐大少也比较熟悉,于凤林夫妻俩,也都是父亲的朋友,以前的时候常有往来,不过他一直不喜欢于凤林的老婆,这个人太势力了。

“呵呵,于叔叔和于阿姨来了啊,坐坐坐,别都站着啊,刚好我买了菜,今天就在家里吃吧。”唐大少笑着说道。

五个人齐愣愣的看着他,气氛有些诡异。

唐大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小妹看向于凤林的表情充满愤怒,老妈也皱着眉头,至于老爸则握紧了拳头,紧绷着嘴,而于凤林则有些尴尬,至于他老婆于阿姨则有些神气活现。

“小飞你不是上班去了?怎么中午就回来了?”唐母率先打破沉闷道。

“不会是刚上班就被人开除了吧?”于阿姨在一旁阴测测的接道,而一旁的于凤林则在一旁拽了拽于阿姨,相比是想让她说话注意些,而于阿姨只是不屑的撇撇嘴。

唐大少眉头一皱,这两口子难道是来找事的?

“咦,老妈,咱们家一向不是只允许人进来吗?这一坨是干嘛来的?”唐大少张口就骂对方是陀屎,还不带脏字,你看多好的文化修养啊。

唐母闻言眉头一皱,并没有说什么,这可不是老妈的性格,本来唐大少已经准备好被老妈骂了,现在看这情形,这一坨把自己老妈气得不轻。

“你,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没教养的小兔崽子。”

那一坨听了唐大少的话怒火连天。

一旁的于凤林看到老婆受辱也是眉头一皱,道:“小风,怎么跟你阿姨说话呢?”

唐大少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你们来我家做善客,我们欢迎,还有饭吃,要是做恶客,说不得只能用扫把请你们出去了。我提着菜刚回来,你瞧瞧那一坨玩意说的什么话,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刚上班就被开除啊。”

“好,好,好,老于,人家都说了用扫把赶我们走了,还没脸没皮的呆在这干嘛,回去吧。你看看这地方,又小又脏,还是租来的,这小子除了尖牙利齿也没啥本事,难不成让我女儿来受罪?这个婚事,老娘我是退定了!”

那一坨说起婚事似乎特别激动,脸上的褶子上下抖动,擦得粉底太多,扑哧扑哧的往下掉。

退婚?!

这是什么情况?

唐大少愣了一愣,把目光望向唐母。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