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你也很爱我 /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死丫头!!”

溪溪小小的身子被推到在地上。

裴雨薇正在公司开会,接到学校电话说溪溪在学校打架,她立马停下手头上的工作,马不停蹄的赶来学校。结果就看到这样一幕。

一旁的老师想要去扶溪溪起来,却被站在边上的恶女人瞪得不敢出手。

溪溪没有哭,而是一直瞪这个女人。

“你还敢瞪?敢推我们家平平,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女人上前一步,上手就要朝着溪溪的头拍打,裴雨薇立马上前抓住她的手。

“妈妈!”溪溪一看到自己妈妈来了,一直忍着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裴雨薇连忙甩开女人的手,把溪溪从地上抱了起来:“没事吧?疼吗?”

溪溪擦着眼睛,手上擦破了皮,隐隐透着血丝,却忍着泪说:“不疼,看到妈妈就不疼了。”

怎么可能不疼,裴雨薇知道女儿是不想让她担心,不由得将女儿搂进怀里。冷冷的转过头,看向那个身材发福的女人,“我认识你。王副总家的,你们和顾氏的合作,从今天开始作废!”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裴小姐。哦,不,是顾夫人。”王太太看到裴雨薇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我劝顾夫人别总想着怎么勾引男人,多管管自己的女儿吧,别长大了学她妈一样犯贱!”

新城谁不知道裴雨薇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了和顾莫寒结婚,用尽手段,才怀上这么一个女儿。

可笑的是,新城谁都知道,顾莫寒从不回家,更是不把裴雨薇当人看!

所以她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这样的话。

裴雨薇这个人就是在顾氏做个傀儡,真正的权力都掌握在顾莫寒的手上!

裴雨薇皱眉,她没有再开口,而是一巴掌扇在了女人的脸上,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她又朝着另外一张脸狠狠地扇了一下。

她说完,转身对着老师说:“我不管事情经过怎么样,从明天开始,不要再让我在这个学校看到这个王平,还有你,稍后我会亲自联系你们校长,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的。”

裴雨薇原本就长得冷艳,此时脸上冷若冰霜,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看的更加渗人。

王太太两个脸颊火辣辣的,眼里流出愤恨却不敢再开口。

裴雨薇不再理她们,抱着溪溪走了。

“妈妈,谢谢你来接我。”溪溪窝在裴雨薇的怀里,在她的嘴角轻轻地亲了一下。

裴雨薇这次笑了出来,她看着溪溪乖巧的脸,眼中带着宠溺:‘你呀,以后不能动手打人。不过别人欺负你,你也记得还手。’

裴雨薇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性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打别人,除非别人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

“可是妈妈。他说的对阿,溪溪就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裴雨薇顿时僵硬的愣在了原地。

溪溪的眼角还带着泪水,此刻的委屈就像是无数根裹着剧毒的针,朝着她的胸口毫不留情的扎了进去。

她以为这些年,自己已经无坚不摧。

却没想到,只要一牵扯那个男人,她的所有弱点所有伤口还是无处躲闪。

第二章

裴雨薇安抚好溪溪,便带着她吃了东西,才回到家。

刚打开门便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顾莫寒,还有坐在他怀里的女人!

裴雨薇下意识的捂住溪溪的眼睛,却已经来不及!

“爸爸回来了!”

她听着溪溪激动地声音,心里猛地一阵抽痛,她轻声说:“溪溪,妈妈和爸爸有些事情商量,你先回房间。”

溪溪脸上的惊喜变成了失落,她红着眼睛,眼泪哗哗的往下落。

“张妈!带溪溪回房间!”裴雨薇大声叫了出来,她不能让溪溪受到伤害!

“我要爸爸!”溪溪哭着闹着,却还是被张妈带回了卧室。

裴雨薇这才转身,顾莫寒眼里带着嘲讽的笑,而他身旁的女人笑的一脸嚣张,居然明目张胆的挑衅她。

裴雨薇浑身一颤,她忍不住的低了头,将眼底的不甘全部遮挡起来,再次抬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又恢复了不在乎的表情。

她缓步走过去,坐在顾莫寒的对面,冷声说:“滚。”

女人不以为然的看了她一眼,裴雨薇淡淡的一笑,拿出一根烟点燃,夹在手中:“你这样的女人我见过太多了,总觉得自己对他而言是特殊的,然而呢...”

裴雨薇没有废话,直接把烟头狠狠地按在女人的手上,尖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客厅!

“你看,你都这么痛了,他连眉头都不皱。”

裴雨薇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她知道,顾莫寒这个人没有心。

“莫寒.....我好痛.......”

顾莫寒冷冷的看了一眼,随即讥讽的笑了:“那还不赶快滚?你是不知道我们顾太太的手段吧?”

女人一眼看到顾莫寒眼底的寒意,吓得浑身一哆嗦,慌忙的离开。

门关上,客厅彻底的只剩下两个人。

裴雨薇不动声色的看着顾莫寒,这是时隔多久见到他了,八十九天了,裴雨薇觉得自己真可笑,竟然连这样的日子都记得如此清楚。

然而这么久没见面,一见面就送了她一个大礼!

她和顾莫寒结婚八年了,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说是夫妻,不过是领了证的陌生人。

不,比陌生人还可怕,因为顾莫寒厌恶她。

裴雨薇心中一阵悲凉,她心中越痛,面上就越冷。

“你把女人往家里带,眼里还有我吗?还有溪溪吗?!你已经结婚了!”

顾莫寒眼中的寒意越来越深:“我一想到回家就要看到你这张脸,这个门我都不想踏入!”

裴雨薇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顾莫寒脸色愈发的阴沉:“真是装模作样,当初是谁为了裴氏死缠着和我结婚,又是谁算计我怀上了溪溪,现在怎么有脸摆出我强迫你的表情!”

算计......

裴雨薇已经解释太多次了,他从来不信。

原来八年了,她在他的眼里还是这么恶毒!

顾莫寒却不让她再说下去,而是一把把她扯到了怀里。

裴雨薇红着眼挣扎,却被顾莫寒用力的捏住了下巴:“你把我的女人赶走,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还装什么装?”

第三章

顾莫寒说着,欺身而上。

他看着裴雨薇眼角的泪,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裴雨薇是个人。

有表情,会痛,会叫的人。

裴雨薇蓦地抓紧了顾莫寒,她紧紧的咬着牙,强忍着眼泪。

裴雨薇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看着准备离开的顾莫寒,心里一沉。

“去看看溪溪,她想你了。”

裴雨薇有条不紊的穿着衣服,她在顾莫寒的注视下,身子变得僵硬。

顾莫寒西装笔挺,而她却如此狼狈不堪。

裴雨薇的心就像是从天堂掉在了刀尖上,滚来滚去,带着一身的血,痛的她咬紧了牙。

顾莫寒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抬起顾雨薇的下巴:“当初嫁给我也是为了你们裴家,如今做什么都带着目的,真是个生意人!”

“这样的你,多看一眼都让我恶心。”顾莫寒冷冷的丢在几句话,转身离开。

他连头都没有回,关门声狠狠地砸在裴雨薇的心上,她身体一颤,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

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裴雨薇掐着自己的手心,才没有哭出声来。

她记得八年前的新婚之夜,顾莫寒也是像现在这样,冷声说:“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因为你恶心。”

他的话,就像是裹着剧毒的刀狠狠地戳着她的心,毁了她所有的希望。

所以这些年,她的爱小心翼翼,不敢让顾莫寒发现。

她也想过放弃,放下一切带着溪溪远走高飞,但她舍不得,哪怕顾莫寒像现在这样,偶尔回一次家,她都觉得很满足。

“妈妈!爸爸走了吗?”

溪溪的声音传来,裴雨薇连忙擦干眼泪。

她抬头,便看到了溪溪眼眶红肿,一看就是哭过了。

裴雨薇心疼不已,连忙把溪溪抱在了怀里:“你爸爸忙,他也想溪溪,但是被电话叫走了。”

溪溪一直忍着眼泪,听她这么一说,立马哭了出来,孩子懂事,连哭声都隐忍着。

“妈妈骗我,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我想爸爸了,我想把爸爸带到王平面前,让他知道我有爸爸,我的爸爸比任何人都帅!”

溪溪的哭声压抑着,裴雨薇的心里却难受的像是堵着无数块的巨石。

她心疼自己的女儿,更恨自己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溪溪!

她的溪溪到底在幼儿园受了多少委屈?

溪溪一向乖巧懂事,就算是磕到受伤,都不怎么哭,还会笑着安慰她。

现在哭成这样子,一看就是在心里压抑了很久。

裴雨薇蓦地对顾莫寒生出了一阵恨意!

她抱紧了溪溪,轻声说:“妈妈答应你,生日那天你就能见到爸爸了,好吗?”

溪溪抽着鼻子,回抱住裴雨薇:“妈妈,我让你为难了吗?”

“没有,傻孩子。妈妈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裴雨薇轻轻地笑着,心里却一阵泛酸。

第四章

第二天,顾氏集团。

“这个王副总就不要合作了,换人。”

“裴总,顾总那边交代过了,王副总不能换。”

裴雨薇皱眉:“不管顾总说什么,这个人必须换。不仅换,顾氏集团以后不会再有任何项目和他们合作。”

陆文华为难的点着头,虽然顾氏集团真正的负责人是顾莫寒,但是处理这些事情的一直是裴雨薇。

他跟着裴雨薇这么多年,实在是佩服这个女人。

心狠,美丽,稳重,冷漠。

做生意该具备的条件她都有了,但是哪怕这样,她还是整个顾氏集团的笑话。

裴雨薇处理完一切,胃里不断的抽搐着,她还没得及休息,办公室的门就被一脚踢开。

她连头都不用抬,就知道进来的人是顾莫寒。

“王副总的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在顾氏一天,就不会和他合作。”

裴雨薇知道顾莫寒要说什么,便先开了口。

“你真把自己当成裴总了?”顾莫寒怒极反笑。

裴雨薇一想到溪溪哭红的眼睛,再也忍不住的发了火:“他的孩子侮辱了溪溪!你就一点都不在乎吗!”

说完,她想到了什么,不禁苦笑:“也对,你一个做爸爸的,能让一个外人侮辱你的女儿是没爸的孩子,你还在乎什么?”

顾莫寒缓步走着,一步一步逼近了裴雨薇,他的双眸异常的寒冷:“是谁死皮赖脸的说了要生孩子?我说过,没有爱情基础的孩子我不要,你还是要舔着脸生出来,溪溪所受的侮辱不是别人给的。”

他指着裴雨薇的胸口处:“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其实只不过是自私的母亲给的!你应该恨的是你自己!”

裴雨薇猛地一颤,脸上的血色尽失,就像是一下子被抽光了灵魂,只剩下一个干枯的躯体。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顾莫寒,他的每一句话,都在狠狠地扎着她的心。

可是,他说的对。

当初执意要生下溪溪的是她。

也许在顾莫寒的心里,这只是她一个人的孩子。

裴雨薇站稳了身子,眼底一片灰白:“是我自取其辱了。”

顾莫寒皱眉,他没想到裴雨薇就这么轻易的认了输,看着她脸上的悲凉,他心中竟然会不舍。

这一定是他的错觉。

裴雨薇怎么可能悲凉?

果然下一秒,他就看到了裴雨薇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顾莫寒冷笑:“知道就好,记住,顾氏集团的负责人只有我一个,如果你想做主,滚回你的裴家!”

他不再看裴雨薇的脸色,转身离开。

陆文华就等在外面,一看到顾莫寒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硬着头皮问:“顾总,王副总的事情怎么处理?”

顾莫寒的脸色更加阴骘:“永不合作,还有,让王家一家消失在新城。”

敢欺负他的女儿,还要合作,王家的人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陆文华松了口气,连忙应声说:“好的,我这就去办。”

“等一下,我问你个事情。”

陆文华愣了一下,顾莫寒有什么要问他的?

第五章

“七八岁的孩子都喜欢什么?”顾莫寒淡淡的问。

陆文华一愣这才想起来,过几天就是溪溪的生日了,连忙说:“顾总,溪溪小姐最喜欢你陪着她了,只要是您给她买什么,她都会喜欢的。”

顾莫寒想到溪溪的笑脸,嘴角微微的上扬:“嗯,礼物我会亲自去挑的。”

他的女儿,他要给最好的。

......

——————————

“妈妈,爸爸会回来的吧?”

裴雨薇犹豫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今天是溪溪的生日,她给顾莫寒打了电话,没人接,发了短信,没人回。

“爸爸的工作忙,他说过,尽力回来。”

溪溪小小的脸上瞬间带上了失落的表情,她很快的又扬起脸:“没事,有妈妈陪着我,我也很开心了。”

裴雨薇笑着,心里却不断地泛着酸。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裴雨薇拿出来一看,是父亲的,便连忙接了起来。

“裴雨薇是吗?,你快来医院,你爸妈出事了!”

“什么?”

裴雨薇脸上的血色尽失,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她站了起来,眼前却一阵黑,只能咬紧牙关,把溪溪交给了保姆,自己连忙赶到了医院。

她到了的时候,母亲已经被盖上了白色的单子,父亲还在抢救中。

裴雨薇脑子一片空白,她缓缓的走着,每一步都好像踩在刀尖上,带着滚烫的鲜血,她想哭,却发现自己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她掀开那白色的床单,看到母亲那比任何时候都要惨白的脸,先是茫然的眨着眼,她不敢相信,却由不得不信。

茫然之后的震惊让她眼前一阵黑,她不断的叫着妈妈两个字,可是不管再怎么叫,眼前的人都没了回应。

她再也忍不住的崩溃大哭!

“你就是裴雨薇吧?你妈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哎,她的伤太严重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裴雨薇无力的点头,她掐着自己的手心,咬着自己的嘴唇。

可是眼泪就是无法控制,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踩在脚下,痛的她胃里抽搐,想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

医生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坚强,你还有很多后事要处理。”

裴雨薇苦笑着摇头,从小到大,她都知道自己必须坚强,哪怕痛到失去力气,她也要强迫自己坚持。

因为她从来没有别人可以依靠。

父亲和母亲是在赶过来给溪溪过生日才出了车祸,裴雨薇看到出事的车中还放着一件漂亮的公主裙时,跪在地上大声嚎哭着,像是要把自己的灵魂也哭出来。

母亲的葬礼,父亲的抢救,裴雨薇一个人撑不起来,她给顾莫寒打电话,听到的还是那冰冷的滴滴声。

裴氏集团董事长出事的消息很快的登上了新城的头条,陆文华火速的赶了过来,陪在裴雨薇的身边,和她一起操办了母亲的后事。

裴雨薇跪在冰冷的灵堂,不时的看着外面,在等着什么人。

然而她却等到了让她彻底崩溃的消息。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