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正文

谋杀毕加索 / 谋杀毕加索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124 人参与  2019年11月11日 09:43  分类 : 免费小说  评论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她躺在冰冷的黑暗中,像是快要溺毙,身体越来越沉。

远处有一个声音在低语:“挣扎会让你痛苦……放松……放松……穿过黑暗你会看到另外一重光明……”

她渐渐的无法呼吸,那个声音也越来越遥远。

“我要死了吗?”她残存的意识在心里问自己。

突然!

她睁开双眼,发现趴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草叶和泥沙戳得她脸生疼。

就在她身旁还趴着一个女人,背对着她,一动不动。

“哎,你醒醒,这是哪儿啊?”她推了一下对方。

那个女人根本没搭理她,继续趴在那儿。

“几点了,你总该知道吧?”她又嘟哝一句。

女人没吭声,头顶倒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现在是民国14年,下午2点11分。”

她扑棱一下坐起来,看见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帅哥正站在旁边冷冷看着她。

这家伙剑眉星目,嘴唇和下巴上淡淡的胡须显得很有型。

“喂,你是打算这么尸检吗?”小胡子没好气的瞅着她。

她看看左右茅草丛生,是一大片荒地,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趴在这种地方,回想起刚才那个恐怖的梦,还心有余悸呢。

她警惕瞧着面前的帅哥,“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你把我弄过来的,你想对我干什么?”

小胡子帅哥气不打一处来,“我说你是不是上次脑袋摔坏了一直都没养好,胡说八道什么呢,让你尸检来了,你趴这儿给我睡觉。”

“什么尸检?你说这儿有尸体?”

“不就在你旁边吗?”

她回头一眼看见趴在地上的那个女人,连姿势都没变一点儿。

“妈呀~~~”她一下从地上窜起来,蹦出老远。“死,死人……”

“当然是死人了,否则找你来干什么。别耽误时间了,赶紧检查吧。”

“检查什么?”

“废话,你是法医当然是检查尸体,难道让我检查?”

“我是法医!?你等等,让我理理思路……”

她感觉自己脑袋有点儿短路,看到旁边站着一个穿警服的年轻小警察,拽住他小声问:“我真是法医?”

“是啊,您没事儿吧,唐法医?”

她愣住了,“你说什么,你叫我唐……唐法医?!”

“是啊,你是新调来警察局的法医唐瑶。我是陈栋啊。”

“等等,你说我是法医!?”她指着自己的,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咸鸭蛋。“开玩笑,我怎么能是法医,我连鸡都没杀过……”

“您别逗了,唐法医,段探长在那儿等着呢,他脾气急,可别把他惹火了。”

她指指身后,“你说的段探长就是那个留小胡子的?” 

“是啊。咱们燕京警察局大名鼎鼎的段探长。”

她抓了抓头发,低下头看自己身上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箱子,看着真像那么回事儿似的,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陈栋看她还一脸蒙圈,有些担忧,“上周你跟段探长外出办案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磕到了后脑勺,昏迷了好几天,会不会是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她摸摸后脑勺,还真有点儿担心,正想往下问,身边响起一阵“咔嚓,咔嚓”声,伴着一通闪光晃得她直眼花。

唐瑶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家伙正举着一个超大号的照相机对着她狂拍呢。

这家伙看着二十多不到三十,长得还行,就是那一头波浪卷跟滚绣球的狮子似的,让人忍不住特想薅几嘬毛下来。 

“喂,你干什么?”唐瑶伸手挡住相机。

“我是燕京时报的记者,我叫肖城。”男人大大方方自我介绍,“专门负责采访碎脸杀人案的,您方便的话透露点儿消息呗。”

“什么碎脸杀人案!?”唐瑶一脸懵懂的问陈栋。

“就是你看到的那具女尸,我们一接到报案才赶过来。”

“真是让我去检查尸体?”唐瑶费力的吞口唾沫。

那个段探长又开喊了,“唐瑶赶紧过来,磨蹭什么呢。那个报社记者你赶紧离开,别妨碍我们办案!”

唐瑶拎起地上的箱子,硬着头皮往那边走,那个记者抓紧时间追问:“拜托,透露点儿案情呗,美女,看你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案子太棘手,警察局对破获案件没有信心啊。或者你就谈谈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也行啊……”

“我倒想谈谈你,”唐瑶怒目而视,“你说你穿得跟个棒棒糖似的,在案发现场跳来跳去你是想招魂吗。还有你这一脑袋卷儿是在马戏团钻过火圈儿怎的,简直要多遭人烦,有多遭人烦啊。”

怼了那个记者,唐瑶走到女尸身旁,只见尸体穿着一身鲜艳的旗袍,脱下的高跟鞋丢在一旁,双脚被绳子捆着,双手也反绑在身后。脸歪向一侧,被散乱的头发遮住。

唐瑶心里砰砰乱跳,不知从哪儿下手。

“检查个尸体难道还用我教,从头到脚先看看有什么外伤没有?”段景琦不耐烦的催促。

唐瑶慢慢蹲在女尸身旁,捡起地上一截小树枝想戳戳尸体。

“干什么呢你,戴手套哇!”

“哦。”唐瑶恍然大悟,摸摸衣兜,发现一副胶皮手套,急忙掏出来戴上。

她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壮胆,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遮挡女尸脸的头发掀开。

女人的一张脸已经被划烂,红赤赤的肉都翻了出来,从眼角流出的血仿佛眼泪一样凝固在脸上,看着要多惨有多惨。

唐瑶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张恐怖的脸孔,一时间连喘气都忘了。

“你看什么呢,能不能快点儿。”段景琦又不耐烦了。

唐瑶忽然哆嗦了一下,“这个女人没死,她动了。”

“你说什么?!”

“她……她动了,你看她还在动……”唐瑶战战兢兢指着女尸的脸。

周围人仔细看,女尸嘴唇果然在微微蠕动,像是要发出声音,连带着脸上沟壑嶙峋的伤口也微微抖动着,就在这时,女人的嘴唇忽然张开,从喉咙里钻出一只硕大的黑色大甲虫。 

唐瑶一下子跳起来,没忍住哇哇吐了一地。周围人瞅着她,一个个瞠目结舌。

“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现在天气这么热,尸体容易腐败,遭来虫蚁一点儿都不稀奇。”

说话间,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人走过来,唐瑶注意到这个人也穿着白大褂,手里拎着一个小箱子,他俯身蹲在女尸前,打开箱子,开始一丝不苟的检查起来。 

唐瑶小心翼翼的问:“请问你也是法医吗?”

第二章

男人用鼻子哼了一声,显得有些轻蔑,“你就是新来的唐瑶吧,本来上个案子咱们就能见面,没想到你在案发现场摔昏了,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呢。我算是你师兄吧。”

“师兄?师兄你好,请问我该如何称呼您?”

“吴俊荣。”男法医心不在焉的回答,“真是搞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把你这个外行招进来。”

他捻了一点儿死者脸上的血闻了闻,又扒开死者的眼皮瞧了一会儿,然后从勘验箱里翻出一个温度计插进死者的肛门,过了一会儿抽出来看了一眼,对段景琦说:“从晶状体浑浊程度和直肠温度看,死者应该是今天凌晨3、4点钟遇害的。”

“这里是杀人现场吗?”段景琦问。

“看尸斑的沉积状况就是这里。”

“这么说,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在附近被凶手跟踪制服的,凌晨3、4点……天还没亮呢,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段景琦自言自语。

“确实有点儿奇怪。最好能确认这个女人的身份。可是她身上几乎没带什么东西,似乎走得比较匆忙。”

段景琦环顾周围的荒草地,注意到有的地方有碾压踩踏的痕迹。

他沿着地上的痕迹走出百十米,看到一条土路,前后看了看,又返回现场。

他掏出钢笔和本子,飞快的记录着什么,时不时的看一眼尸体。

唐瑶在一旁感到好奇,忍不住抻脖子想瞅瞅。

段景琦忽然一抬眼,冷冰冰的看着她,“你不去检查尸体,看我干什么?”

“……”唐瑶吓得吐吐舌头,尴尬的朝他笑笑。

段景琦朝旁边摆摆手,招呼两个警察过来,指着远处那条路,“陈申生,顾白,你们两个去给我查查那条路通向什么地方,还有……”

他从笔记本上撕下刚刚写完的那张纸,递给他们,“我把被害人的特征都记在上面了,你们如果遇到人家就给我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认识这个女人的。”

唐瑶站在远处眺望着段景琦高大挺拔的身影,忍不住问一旁的陈栋,“这个段警探是什么来头啊,年纪好像不太大,看着酷拽,酷拽的。”

“他在我们燕京可是赫赫有名呢。”

“难不成是神探啊。”

“嘿嘿,办案当然厉害,不过还有更厉害的。”

唐瑶看陈栋笑得贱兮兮的,更提起了好奇心,“还有什么地方厉害呀?”

陈栋小声说:“泡妞的本事。你新来的不知道,段队长有好多倾慕者呢,而且都是社会名媛,其中还有电影明星呢……”

一直蹲在那儿检查尸体的吴俊荣这时候转身,没好气地说:“喂,你们两个人嘀咕够了没有,过来帮把手把尸体抬到担架上。”

“啊!?”唐瑶露出为难的表情。

“啊什么啊,你也是法医你忘了吗,搬个尸体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真是!”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当上法医的啊。”

唐瑶掩着鼻子走过去,硬着头皮抓住尸体的一只脚,陈栋抓住尸体另外一只脚,费了半天劲三个人才把已经僵硬的女尸抬到担架上。

“我们先把尸体送回去,晚上还要尸检呢。”

“不都已经检查完了吗?”唐瑶问。

吴俊荣没好气的说:“刚才只是初步检查,回去还要解剖呢,连这都不懂吗,你到底是不是法医啊?”

段景琦这时候走过来,看他们抬尸体要走,忽然喊一声:“等一下。”

他走过来,却不是奔着尸体来的,而是冲着唐瑶,

唐瑶就感觉一个充满雄性气息的高大身躯越来越近,让她不禁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瞅着段景琦棱角分明的脸,结巴的问:“你……你干什么?”

只见段景琦忽然单膝跪在了她面前,把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品递给唐瑶。

唐瑶差点儿没昏倒,这情节发展的也太快了吧。

“快拿着啊。”段景琦口气冷硬,哪有这么求爱的?

唐瑶用仅存的理智矜持的说:“虽说我不讨厌你,可咱俩还不太熟,是不是发展太快了。我接受之前是不是最好先逛逛街,喝点儿咖啡什么的?”

“你颠三倒四胡说八道什么呢,”段景琦扑棱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不耐烦的把那个圆溜溜的小礼品塞到唐瑶手里,“这是你刚才掉的东西,拿好了。真是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喂,你……你说清楚,谁掉……谁掉东西了……”唐瑶张口结舌,越想解释越解释不清。

第三章

陈栋凑过来,惊叹不已,“原来唐瑶姐也喜欢段探长啊。真是没看出来。”

“谁喜欢他了,纯粹误会。”唐瑶面目狰狞,死的心都有了。

吴俊荣那边等急了,“哎呀,被拒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拒绝的女人多去了,也不多你一个。赶紧过来抬尸体。”

“你自己抬吧。老娘没心情!”唐瑶一声怒吼,气呼呼走了。

“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这什么情况?”吴俊荣难以置信的望着陈栋。

“她心碎了吧。”陈栋分析。

唐瑶那边站在大草地里气了好半天,怎么看手里的东西都像一个送女朋友的礼物。

难道喜欢自己的不是段景琦,而是其他人?她怎么没有印象自己有男朋友呢?难不成自己摔跤把男朋友都摔忘了?

她拿在手里,感觉那东西圆溜溜,硬邦邦的,好奇的把包装纸撕开一看,没想到里面是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木球。

奇怪的是,木球上五颜六色分成好些块,每一块都写着一个英文字母。

这算什么礼物?

唐瑶握着木球,心里直犯嘀咕,可不知为什么却又觉得有些眼熟,猝不及防,在她脑海中闪出一副惊悚的画面——

夜色中,荒郊野地,一个男人正骑在女人背上,用绳子把她活活勒死。帽檐遮挡着男人那双阴沉的眼睛,但咧嘴狞笑的模样却让人不寒而栗。

她激灵灵打个冷战,凶手消失了。

可是刚才那一切仿佛就发生在眼前,她甚至还记得他发出的笑声。

……

……

傍晚。

燕京警察局。法医室。解剖间。

快要尸检时,段景琦也来了。

白天带回来的女尸被放在一个镶瓷砖的凹型水泥台上,手脚依然被绑着,双眼半睁半闭,失去血色的皮肤在无影灯下反射着白惨惨的光晕。

唐瑶紧张的站在段景琦身后,想到一会儿要看着这个女人被开膛破肚,简直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段景琦问吴俊荣:“一会儿是你尸检吗?”

“不是。”吴俊荣回答。

唐瑶听得肉直跳,结结巴巴,“不会是让我尸检吧?我今天头特晕,肚子也疼,恐怕不行吧。”

吴俊荣冷笑一声:“你想什么呢,刚当个实习法医就想主持尸检?再说了,碎脸案这么重要的案子向来都是老师亲自尸检,我都轮不上,哪里轮得到你。”

“不是我最好,哈哈,不是最好。唉?”唐瑶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说碎脸案向来都是老师尸检,难道这起案子之前也发生过?”

吴俊荣看了看段景琦,两个人神情都有些异样,还未等说话,一个穿着白大褂,戴一副黑框圆眼镜的老者走进了解剖间。身后还跟着一个胖乎乎的男法医,对老者毕恭毕敬的。

唐瑶瞧这个老者五十岁上下,中等身材,十分消瘦,看着慈眉善目,很像一个老学究。

她见吴俊荣和段景琦对他都很尊重,急忙也点头行礼,之后才知道,这个老者叫李连昌,是燕京警察局特聘的资深法医,在整个民国都鼎鼎大名。至于他为什么会选中自己当法医,唐瑶摔到脑袋后就想不起来了。

李连昌那边端详了一会儿尸体,一边听完学生吴俊荣的汇报,才开始检查,由于死者的伤势主要集中在头部,他检查的也格外仔细。

“死者面部有27处伤口,应该是刀具一类的利器所致,深度在1厘米到3厘米不等,从刀口方向和伤口形状看,凶手惯用右手,在死者头部左侧的顶骨位置有钝器伤,伤口边缘不规则,应该是石头打的。”

“致命伤呢?”段景琦问。

“致命伤在脖子,是窒息死亡,从勒痕上看,凶手用的是麻绳。”

“又是这样。”段景琦咬牙道。

“不过这个被害人身上明显还留下了其他伤痕,多根手指有挫伤,胳膊上和腿上有撞击留下的瘀痕,而旗袍的腋下也被扯坏了。”

“这说明被害人临死前反抗过!?”

李连昌点点头,“这一次凶手有些失手了。”

唐瑶插了一句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难道之前还发生过这样的案子?

跟李连昌一起来的胖法医叫黄庸,这时候小声插嘴:“两个月前也发生了一起呢。”

“这还是连环杀人案吗?”

“这已经是4年之内第7起案子了。”段景琦说。

“第7起?”唐瑶咂舌。“这是什么罪犯呐,能逍遥法外这么多年?”

黄庸说:“这家伙特邪性呢,不劫色,只对杀人感兴趣。”

“有这样的事?!”唐瑶咂舌。

她不禁想起幻觉中看到的那段凶手勒死被害人的画面,忍不住问:“那抓到凶手了吗?”

黄庸哑然失笑:“如果抓到了,现在还用得着尸检吗?”

第四章

段景琦脸色阴沉,没说话。

这时,解剖间的毛玻璃门被人推开,之前派出去调查的警员顾白回来了,向段景琦汇报,“段探长,我们沿着那条路查过了,往东去是一个叫东口镇的地方,死者老家可能就住在那里,她叫张淑妹,现在在城里的怡春堂做事。”

唐瑶问:“怡春堂是什么工作单位?”

段景琦翻了一个白眼没说话。

吴俊荣笑道:“连这都不懂?就是妓院啊,这个女人是窑姐。”

唐瑶脸一红,觉得还是收起点儿好奇心比较好。

顾白继续说:“张淑妹的父母现在就在警局里,我要不要带他们过来认认尸?”

段景琦点点头。

顾白出去,不多时带进来一个50多岁有些驼背的中年妇女。

吴俊荣掀起盖在尸体上面的白布单,中年妇女战战兢兢的望着那张破碎的脸孔,端详了好半天,突然放声恸哭,十分伤心。

唐瑶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

……

……

中年妇女被搀到楼上,哭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一些,她叫张王氏,从她口中得知,张淑妹是她女儿,因为家里穷,16、7就跑到燕京城讨活了,后来不知怎的沦落到妓院里。张王氏劝不动女儿,也只好随她心意了。张淑妹平时对母亲也不错,隔三差五就回家一趟,留些银元用品。

段景琦问张王氏,昨天有没有跟女儿联系过,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张王氏茫然摇头,“家里都很好啊,我也没联系过闺女。”

“既然不是你遇到麻烦,那就是她遇到麻烦了吧。”

……

……

怡春堂在燕京城郊的东门大街,也算是燕京比较有名的烟柳粉黛之地。

段景琦一身刺绣马褂,头戴毡帽,打扮得跟个阔少爷一样,身后跟着陈栋和女扮男装的唐瑶,俩人打扮成她的贴身随从。

“来这种地方干嘛非要找我?”唐瑶不满的嘟哝。

段景琦头也不回的答道:“这个地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张淑妹如果是在这里得罪了什么人,那就需要好好查查了。”

“可是叫我来有什么用,我是法医,又不管活人。不过我看这些女的不少都病得不轻啊,什么沙眼衣原体感染、尖锐湿疣、疱疹、淋病,真是五花八门啊。”

“穿成这样的你都能看出来,唐瑶姐?”陈栋叹为观止。

“有些病从脸上就能反映出来。”唐瑶不无卖弄的指指迎面走过来的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你看她得的是阴虱。这种虱子特别小,红棕色,专门寄生在毛发根部吸人血,传染性极强,很难去根。你看她眉毛上就有一串……”

女人正与陈栋擦身而过,朝他抛媚眼呢,陈栋吓得直往旁躲,使劲儿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我说你能不能别聊没用的。”段景琦没好气的打断唐瑶,“我们现在正在调查一个手上沾着7条人命的连环杀人犯,他有可能就隐藏在这里某个地方,我们必须提高万分警惕。我不想你们谁把命搭在这儿。”

唐瑶吃力的吞口唾沫,“你明知道这样,那么多男法医,干嘛非要找我来?”

“现在法医稀缺,有资历的法医都要受到格外保护。”

“格外保护!?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不重要吗,你说清楚!”

“到了。”

段景琦已经走上台阶,迎面是一栋江南样式的大宅院,匾额上写着怡春堂三个字。

刚一进门就有鸨姐殷勤的迎上来。

段景琦没有公开身份,点名要找张淑妹。

“张淑妹!?”鸨姐想了想展颜道,“你是找梅香吧,我们这儿都叫艺名来着。看来这位少爷和她是老熟人啊。”

“她在哪个屋,我现在就去找她。”

“您还真性子急。可是抱歉的很,梅香今天没来啊。”

“没来!?”段景琦仰起头,眉毛一皱,装作毫不知情。

鸨姐急忙解释:“我没骗您,她昨天也没和我打招呼,今天一早人就不见了,许是有什么急事吧。”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了,我怎么敢骗少爷呢,要不您再选个其他姑娘吧?”

段景琦打量着鸨姐,感觉她眼神飘忽,没说实话,“没关系,我可以去她房里等着。钱我照付。”说着他从怀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鸨姐。

鸨姐有些犹豫:“我可以叫人去找她,可万一找不到,我怕吃罪不起呀。”

“那不关你的事,你只管找人,我就在她房里等她。”段景琦把钞票塞进鸨姐手里。

第五章

鸨姐只好把他们带到梅香的绣房,房间不大,布置得还算讲究,看得出,这个梅香也算有点儿名气才住的上这样的地方。

鸨姐一边招呼人上茶上零食,一边对唐瑶和陈栋说,“我一会儿给你们两位小哥哥也安排个去处,保证你们流连忘返。”

“不用了吧。”唐瑶脸上直发烧。

鸨姐瞅着唐瑶,发出银浪的笑声,“你是头一次来吧,看把你脸红的。嘻嘻嘻。不过你这小哥长得也忒俊俏了吧。我这儿的姑娘都没有比得上你的。你说说你是怎么长得。”

说着她还忍不住动手动脚要摸摸唐瑶,似乎想确认她鼻子眼睛嘴是不是假的,吓得唐瑶只往后退。

“用不着。”段景琦发话了,“他俩陪我一起等。”

“一起等!?”鸨姐打量着三人,“少爷你们不是有那种嗜好吧?”

“少废话,尽快把人给我找到,不少你钱就是了。”

鸨姐不敢多言,匆匆走了。

唐瑶不满的问段景琦,“你明知道梅香就是张淑妹,她都已经死了,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

“你没看出来这个鸨姐没说实话吗,张淑妹平时就住在这里,人突然不见了,她会一点儿都不知情?”

“既然你也怀疑,为什么不直接找她问问。”

“先不急,先在张淑妹住的地方看看再说。她昨天匆匆忙忙离开,连行李都没准备,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我要一点儿不漏的全查出来。”

“怎么查?”

段景琦看着唐瑶,“你以为我带你来干什么,还要我教你?”

“哦。”

梅香的房间分里外两间屋,段景琦三个人分散开,寻找房间里任何可疑之处。

不多时,里屋忽然传来唐瑶的喊声:“这里好像有点儿问题。”

段景琦走到里屋卧室,看见唐瑶正蹲在床前。

“哪里有问题?”段景琦问。

“这里。”唐瑶指指地面。

“……”段景琦什么都没看到。

“我闻到地上有股血腥味,就是这里。”唐瑶手指着床边一张小茶桌的下面。

“你闻到的?!”

“是呀,虽然眼睛看不见血迹了,应该是有人擦过。但仍然有股淡淡的腥味,这是血液中铁元素独有的味道,还透着甜味,说明血液新鲜,流出来不太长的时间。”

段景琦看看他,“你属狗的?”

“是呀,你怎么知道?喂,你什么意思?”

段景琦忽然摆手,示意她收声,“桌上不可能只放茶杯不放茶壶吧,茶杯也明显缺了好几个……”

他蹲下身仔细寻找,在床脚下发现两片指甲盖大小的碎片,拾起来和桌上的茶杯对比了一下,花纹质地完全一样。紧接着,又在桌腿上发现一处破损。

他招呼唐瑶,“你看看这个?”

“这个么……”唐瑶端详了半天,“好像是用力划过桌子腿留下的痕迹吧,漆皮破了,出现了凹槽。你说能是什么?”

“是我在问你呢。”

“让我想想,那就是……张淑妹用手抠的?不能,她没这么大力气。难道是用棒子打得?”唐瑶小心翼翼的瞅着脸色阴沉的段景琦,“或者是用打碎的茶壶划的?难道不是?”

“你到底是不是法医?”段景琦差点儿没气冒烟,“找你来干什么,给我出去!”

唐瑶敢怒不敢言,嘟嘟囔囔往外走,“又不是我想来的,是你硬把我拽来的好不好。”

她推门刚迈出一条腿,碰巧那个鸨姐回来,俩人谁也没看见谁,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鸨姐差点儿摔个四仰八叉,幸亏唐瑶急忙把她拉住。

鸨姐大呼小叫,往唐瑶身上一依,朝她频送秋波,吓得唐瑶急忙躲闪。鸨姐顺势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小兄弟,真坏,嘻嘻嘻。我叫凤姐。有功夫过来,别忘了找我。”

她笑嘻嘻的走进房间,一见段景琦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这位大少爷,我刚才特意去给你们找过了,梅香确实不在这里,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在也联系不上她。”

“联系不上?那你猜她现在能在哪儿?”

“这个我怎么猜得到啊。”

“那你就猜猜她现在是死是活。”

鸨姐脸色变了变,“我听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段景琦冷笑一声,“这卧室里明显有打斗过的迹象,而且就发生了不久,甚至还动过家伙流过血。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没有人听见,偏偏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把这里收拾干净了,还一问三不知,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文章来源:网络

文章收集:免费小说 | 文章整理:纸愈免费小说阅读网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 找免费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本文链接:https://www.2d1x.com/mianfeixiaoshuo/165.html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公告板

    更多免费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找小说,看小说:请加微信CNCing

免费小说 | 热门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原创小说 | 网游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青春小说 | 历史小说 | 军事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小说 | 男生小说 | 女生小说 | 首发小说 | 耽美小说 | 穿越小说 | 灵异小说

Copyright © 2012-2020 网站设计:免费小说 | 系统支撑:纸愈免费小说阅读 | 网站地图:Sitemap | 百度地图:BaiDuSitemap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仅供观摩学习交流之用,本站不对任何文章或资源负法律责任,转载或整理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发邮件联系我们(iurp#qq.com)#改为@,我们将尽快为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