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帝归来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天元王朝,天羽城。

秋风袅袅,给天羽城平添了一分惬意。

此时,熙来攘往的街上,步行着一名穿着红色长袍的年轻人。

他看起来十七八岁,长得不算很英俊,但一张脸却很清秀、干净,像一块一尘不染的白玉。身上,散发着沧桑的气息,不像他这个年龄的人该有的,更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目光,也有着说不出的味道,像夜里的星辰般的深邃,仿佛能洞悉世间一切事物。

他的背上背着一柄没有剑的空剑鞘,空剑鞘上刻着神秘的纹路,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

“或许,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是,仙界跟凡人界的时间流速不同,整整相差了一千倍,仙界三千年,天星大陆只过去了三年时间。”看着记忆中的街道,重新呈现在他面前,云青岩忽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爹,娘,妹妹,我在仙界,熬了整整三千年,而你们……这三年下来还好吗?”

一想到即将就要见到亲人,云青岩就忍不住激动起来,对亲人来说,他们不过分别了三年时间,但对云青岩来说,他却离开了家人整整三千年。

没人知道,这三千年下来,云青岩是何如熬过来的。无数个日夜,他因为梦到父母,梦到妹妹而惊醒过来。

泪水,湿了他的脸庞。

天星大陆的三年前,云青岩到野外历练,遇到了亿万年都未必会出现一次的空间风暴,等他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天星大陆,来到了传说中的仙界。

仙界是一个与天星大陆完全不同的世界。

传说,天星大陆的武者,修炼到武道巅峰后,才能破开空间,飞升到仙界。

在天星大陆的传说中,仙界是一片乐土,是武者的天堂。但云青岩却知道,仙界不是天堂,甚至许多时候,仙界比地狱都要来的残酷。

仙界没有王法,只有实力尊卑,弱肉强食。只要修为足够强大,就能肆意妄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发挥到了极致。

有些仙人会因为心情不好而杀人泄愤。

炼丹家族会随意抓捕实力弱小的人充当药奴,把他们当成小白鼠实验各种丹药。

大多数仙矿的矿工,也都是被虏来挖矿,不仅领不到报酬,甚至连一日三餐都得不到保障。

……

云青岩甚至见到一个邪恶仙人,为了炼制一件法宝,而出手将一座有着数百万生灵的城池屠戮一空。

在仙界,最不值钱的,就是生命。

云青岩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到天星大陆,也为了能在物竞天择的仙界活下去,开始了他的自强不息的修炼生涯。

这个过程,遍布荆棘,遍布坎坷,甚至一个不慎都会万劫不复……但,云青岩还是成长起来了!

历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生死难关后,他成为叱咤仙界的十大仙帝之一。

仙帝,已经是仙界金字塔最顶层的人物,跺跺脚,就能让仙界震上三震,一句话都能决定上百亿生灵的命运。

可尽管,有着通天的修为,滔天的权势,云青岩骨子里却还是融入不了仙界。

故国难舍,故土难离,在云青岩心里,天星大陆才是他真正的故乡,他最在乎的人,都还在天星大陆。

成为仙帝后,云青岩就开始寻找返回天星大陆的方法。

他发动了手中所有的资源,终于寻到了仙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空间神剑‘斩天’。

仙界的空间极为稳固,就算是仙帝全力一击,都不能撼动其一分。但有了‘斩天神剑’后,云青岩终于将仙界空间撕开了一道口子。

进入空间裂缝后,云青岩就开始用‘斩天神剑’开辟前往天星大陆的通道。

过程充满了险阻,因为在开辟空间通道的同时,他还要时刻防备外来攻击,单单饕餮巨兽,他至少就遇到了不下百只,甚至连仙界都早已绝迹的混沌古兽他都遇到过。

待云青岩成功回到天星大陆,一身修为已经近乎耗尽,连‘斩天神剑’都遗落不见,只剩下了空剑鞘。

“修为耗尽,还可以慢慢恢复,斩天神剑没了,也有机会寻回来,唯独储物戒指……”想到储物戒指,云青岩就忍不住一阵肉痛。

储物戒指里面,可是放置了他所有的家当,有功法,有丹药,有法宝……以及堆积如山的仙石!

值得一提,仙石是仙界的通用货币。

斩天神剑虽然遗失掉,但还留有剑鞘,只要等云青岩修为恢复到一定程度,就能利用剑鞘找回神剑。

但储物戒指,只怕没什么机会找回来了!

“还好仙界跟天星大陆的时间流速相差了一千倍,我虽然在仙界渡过三千年,但天星大陆的父母跟妹妹都还健在。”

想起亲人,云青岩心情顿时又变得愉悦。

“不知道爹晋升月境没有?若是没有,我就点拨他一下,让他十年内成为天星大陆的第一高手!”

“娘无欲无求,唯一的心愿,就是一家人都能平平安安,如今我回来了,自然没人能欺负我们!”

“至于妹妹……采儿,如果没意外,她所谓的寒症并非疾病,而是先天灵体‘九阴寒脉’,只要灵体苏醒,她在修炼一途上将会无往不利,一日千里!”

“真期待跟他们重逢啊!就是不知道,爹那张严肃的脸,看到我回来后,会不会激动的落泪?”云青岩脸上出现几分恶趣味。

从小开始,云青岩的父亲就扮演着严父的角色,在云青岩面前,父亲从来都是不苟言笑,说话冷得跟万年冰山似得。

当然,严归严,但云青岩却知道,父亲对他的爱,一点都不亚于母亲。

半个小时后。

云青岩的身影,停在了一座大家族的门口。

“摆设还是跟三年前一样,只是守门的护卫换了……”云青岩看着大家族的门口低声呢喃道。

“族长!”

就在这时,门口里面,忽然走出一名四十几岁,有着不怒而威气势的中年人。守门的十名带刀侍卫,连忙弯身请安。

“这不是大伯么,他什么时候成为族长了?”云青岩眼中出现意外,云氏家族的族长,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是他父亲担任着。

“你……你是岩儿?”中年人很快就发现了云青岩。

下一刻,中年人已经扑过去,紧紧抱住了云青岩,一脸激动地说道:“岩儿,你终于回来了,失踪三年,我们几乎都以为你已经……”

大伯云瀚话没说完,声音就已经变得哽咽,他这是喜极而泣,云青岩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心里,几乎都将云青岩当成自己的小孩了。

“对不起大伯,让你担心了!”云青岩也忍不住鼻子一酸,他能感受到大伯身上浓浓的关切之意。

“不担心,不担心,你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对大伯最大的安慰了!”大伯云瀚说着,还习惯性摸了摸云青岩的额头。

好在这一幕,没有被仙界的人看到,否则非被吓死不可。居然有人胆肥到,敢去摸仙帝云青岩的额头!

“若是你爹娘还在就好了,他们知道你回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大伯云瀚叹了一口气道。

“大伯,我爹娘发生什么事了吗?”云青岩面色猛地一变,联想到家族的族长,已经换成大伯,下意识就往不好的方面想去。

“咳咳,岩儿,不是你想得那样!”大伯连忙干咳一声,有些歉意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先把大概经过跟你说下。”

“两年前,采儿的寒症忽然不药而愈,修炼天赋也一夜之间变得妖孽无比,短短一年之间,就从星境一阶暴涨到月境三层,成为了天羽城的第一高手……这事不仅在天羽城引起轰动,甚至在整个天元王朝都引起极大的波澜。”

“但在一年前,采儿跟你爹娘,也发生了跟你一样的情况,他们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但与你不同的是,他们三人在失踪前,留下了一块神秘腰牌。”大伯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枚腰牌。

云青岩第一眼就认出,这腰牌的制作材料是‘地心陨铁’,取自万米深的地底深处。在仙界,地心陨铁通常被用来制作挂坠、手链等随身佩戴的物件。地心陨铁有着静谧人心的功效,长时间携带,可以减少走火入魔的风险。

“天?剑?”云青岩接过腰牌,在腰牌的正反两面,看到了‘天’、‘剑’二字。

“莫非是天剑宗?”云青岩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势力。

“岩儿也想到了天剑宗?”大伯云瀚眼中出现意外,“我当时把腰牌给太上长老看后,太上长老也想到了天剑宗。”

“毕竟当时采儿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神乎其技……天剑宗得知后,很可能会将采儿收入门下!而你父母,则跟着被带去天剑宗照顾采儿的生活起居。”

“当然,这一切毕竟只是猜测,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只要我跟太上长老。”

天剑宗是一个放眼整片天星大陆,都极有名气的修炼门派,麾下统治着数十座人类王朝。

天羽城所在的天元王朝,就是天剑宗统治下的王朝之一。

云青岩眼中闪过一道失望。

他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父母跟采儿,没想到他们都去了天剑宗。

是的,云青岩已经肯定,他们是去了天剑宗。因为在仙界也有天剑宗,仙界天剑宗的腰牌,除了制作材料换成更高级材料,剩下的地方,跟眼前这块腰牌一模一样。

“大伯,天羽城到天剑宗,有多远的路程?如果骑上日行五千里的血鬃马,需要多少天才能到达?”云青岩动了前去天剑宗的心思。

“岩儿,这你恐怕要失望了。天剑宗的位置,除了天剑宗的弟子外,没有一个外人知道,不然大伯早去天剑宗确认他们的踪迹了。”大伯一脸苦笑地说道。

这其实不能怪天剑宗故作神秘,主要是想拜入天剑宗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天剑宗不将山门隐藏起来,山门早就被人踏破了。

毕竟天剑宗是正道门派,骨子里怎样不说,但在表面上,天剑宗不方便对普通人出手。

听大伯说完,云青岩变得更加失落。

他的一身修为已经近乎耗尽,神识也损耗到连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都不到,已经做不到用神识找人,否则以他逆天的神识,一个念头就能笼罩整片天星大陆。

“为今之计,只能先恢复修为,再去跟爹娘、采儿团聚了!”

第二章

大伯云瀚,带着云青岩进入府中,把他安置到了他以前的住所。

云青岩看着熟悉的院子,以前的回忆,一下子浮现到了心头。儿时的时候,他跟采儿,最喜欢在院子里嬉闹。

“岩儿,你失踪的三年里,都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安置好云青岩后,大伯云瀚便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道。

“我当时去琅琊山历练,没想到遇到了琅琊山的山贼,被他们囚禁在贼窟三年,前不久才侥幸逃了出来。”云青岩把早已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你居然跑去了琅琊山……”大伯云瀚面色一变,琅琊山是出了名的贼窟,聚集了数十伙烧杀掳掠的山贼,因为琅琊山地势凶险,天元王朝好几次派兵剿匪都以失败告终。

“幸好你逃回来了,不过岩儿,以后可不能再贸贸然去这种危险地带了!”大伯云瀚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

大伯哪里知道,云青岩的确是去了琅琊山历练,但不是被山贼抓走,而是被空间风暴卷到了仙界。

“不过岩儿,这三年里,你可有机会修炼?如今是什么修为了?”大伯云瀚又问道,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

“修为么……”云青岩苦笑了一声,说道:“大概相当于星境三阶的凡人武者吧!”

大伯云瀚没注意到,云青岩的介绍中加了‘凡人武者’四字。眼中闪过一道失望,三年前,十五岁的云青岩,就已经是天羽城的第一天才,有着星境五阶的修为。

没想到三年前过去,修为不进反退。

但想想也正常,被山贼囚禁三年,哪里还有时间修为?甚至,修为没被山贼废掉,都算是万幸了。

“岩儿,你也无需沮丧,以你的天赋,就算现在重新修炼开始,也必定能在几年内重回巅峰。”大伯云瀚安慰云青岩道。

“恩,我会的!”云青岩点点头,脸上没看到坚定之类的情绪,有的,只是理所当然。

“大伯,你能带我去家族的药材阁一趟吗?”云青岩冷不丁地说道。

天星大陆不像仙界,有充足的仙灵之气,有的,只是最低等的灵气。

如果仅仅依靠灵气,云青岩想恢复全部修为,至少要百年以上的时间。而百年时间,云青岩显然等不了。

因此,他动了炼制丹药的念头。

有丹药辅助,他恢复修为的速度就能几何倍数地增长了。

“药材阁……”大伯云瀚脸上闪过为难之色,随即问道:“岩儿,你要去药材阁做什么?莫非你被囚禁的三年中,学会了炼丹之术?”

“是的!跟我一起被囚禁的,还有一名炼丹师,这三年里,我一直偷偷跟他学炼丹之术,已经得到他所有的真传!”这也是云青岩早就想好的说辞。

大伯脸上顿时出现喜色,炼丹师可是天星大陆最高贵的职业之一,就算只是最低级的人级炼丹师,地位都不在他这个云氏家族的族长之下。

“这样吧岩儿,你把你需要的药材告诉我,明天我就给你送来!”大伯云瀚想了想说道。

“好吧……”云青岩虽然不明白大伯为何不带自己去药材阁,但还是将需要的药材报了出来。

仙界的面积,比天星大陆不知道大了多少万倍。因此天星大陆所有的药材,仙界基本也都会有。

云青岩现在所报的药材,都是最普通,最寻常的药材,对生长条件没什么要求,不出意外,天星大陆都会有。

“爹,我听说岩弟回来了!”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才几秒的时间,一名青年就出现到了云青岩面前。

青年相貌英俊,长得高挑,美中不足得是,他的左手衣袖是真空的……

“岩弟,真的是你……”看到云青岩,青年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扑过去抱住了云青岩。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云青岩的堂哥云轩。

云青岩跟云轩,虽然只是堂兄弟,但两人的感情,却无异于亲兄弟!

“哥,你的左手是怎么回事?”不同于云轩的激动,云青岩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身上散发着冰冷的寒气。

如果有仙界的人在场,一定会惊恐不已,仙帝云青岩,一旦做出眯眼动作,就代表他动杀机了。

接下来,将会是腥风血雨的杀戮。

“没……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受伤掉断了一只手臂。岩弟,现在是你回来的大喜日子,我们哥俩不说这个好吗?”云轩眼中闪过黯然,抱住云青岩的一只手,也松了下来。

“好!”云青岩点点头,便不再询问。但他心里,却弥漫着极其浓烈的杀机,云轩不止是左臂被人断掉,连修为都被废了。

“爹,今天晚上,就让我跟岩弟单独相处吧!三年没见,孩儿实在有太多话想跟岩弟说了!”云轩转头看向其父云瀚,眼中带着几分迫切。

“好,不过事先申明,不能喝太多酒!”云瀚心里,其实也很想跟云青岩叙旧,但接触到云轩目光,不由心头一软。

自从半年前被人废掉以后,云轩的性子就变得孤僻,甚至是自暴自弃。今日见到云青岩,还是他半年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

大伯云瀚走后,云轩就让下人准备了一桌酒菜。

席间,云轩不断跟云青岩碰杯,他的酒量很好,十多杯下肚,还脸不红气不变。

云青岩喝惯了仙酒,这天星大陆的凡酒,自然也喝不醉。

“岩弟,你给我说说,这三年你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失踪那会,我们倾尽了整个家族的力量去寻你!”酒桌上,云轩说道。

云青岩当即就把跟大伯说的说辞,又重复一遍给云轩。

两兄弟聊了很多很多,几乎都快把三年下来没说的话全部都补齐了,以至于到后来,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喝酒。

不知不觉间,时间走到了深夜。

“岩弟,没想到……三年不见……你的酒量变得如此惊人,我这个做哥哥的……都不如!”云轩直到现在才有醉意,五斤一坛的竹叶青酒,他已经喝下了三大坛。

云青岩看到云轩这幅样子,心里不由一痛。

喝下整整十五斤才有醉意,可见云轩如今的酒量有多好。而酒量,只有常喝酒才练得出。

以前的云轩,可是滴酒不沾。

不难想象,断臂后,云轩肯定一直靠着酒精麻痹自己。

这一夜,云轩喝到了不能再喝,直接趴在酒桌上呼呼睡去。

“哥,你放心吧,等我修为恢复到一定阶段,就为你重塑修为跟断臂重生。”云青岩看着醉得睡去的云轩嘟嚷道,冷不丁地,他的目光又寒了下来,“至于废你之人,无论他是谁,有什么背景,本帝都会让他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

把云轩扶到床榻上休息后,云青岩就走到了外面的院子。

此时距离黎明,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隐约间,已经能看到东方天空露出的曙光。

“我所修炼的功法,都是先天生灵修炼的,眼下,我必须要修炼一些凡间武者的功法!”

仙界的生灵,从出生开始,就是先天生灵,用天星大陆的话来说,就是先天境的武者。

天星大陆的武者等级,初始阶段分为:星境、月境、阳境。

阳境之上,就是先天境,也就是仙界的先天生灵。

严格来说,先天生灵,已经不算是寻常意义上的人类,因为每一个先天生灵,寿元都在500载以上。

云青岩现在的修为,已经跌落到星境三阶,以前所修炼的仙界功法,以现在的修为根本难以施展。

云青岩想加快恢复速度,除了靠丹药,还必须修炼凡间的功法才行。

打个比方来说,云青岩现在的情况,就好比一个婴儿,身旁虽然摆放着一把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但以婴儿的力气,根本拿不起这把神兵。

婴儿想用神兵,就必须要长大到一定阶段才有力气拿起神兵。

同样的道理,云青岩想动用仙法(仙界功法),至少也要把修为恢复到先天境。

次日一早。

大伯并没有把药材送来,而是临近中午的时候,才让老管家把东西送来。

“岩少爷,族长有事脱不开身,所以让老奴将药材送了过来。您清点下上面的药材,看看有没有遗漏。”老管家恭敬地说道。

“不用清点了,大伯既然让你送来,肯定一分都不会差。”云青岩看都没看就说道。

“林爷爷,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还望你能如实告诉我!”云青岩的目光,不自觉冷了下来,“我哥的修为跟左臂,是谁废掉的!”

‘林爷爷’全名云远林,世代都是云氏家族的管家。

老管家云远林出现为难之色,随即苦笑了一声,“岩少爷,如果您真想知道,还是自己去问轩少爷吧。这件事不止是轩少爷的个人耻辱,也是云氏家族近年来最大的耻辱。以老奴的身份,实在不方便多说。”

老管家云远林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岩少爷要是真想为轩少爷出头,老奴建议您先拿回家族继承人的身份。”

继承人指的是下一任族长的继承权。

以前的云青岩,就是下一任族长的继承人,不过他三年前消失后,继承权就自动丧失了。

第三章

以前的云青岩,就是下一任族长的继承人,不过他三年前消失后,继承权就自动丧失了。

这是云氏家族的规矩,继承人如果死亡,或者受到无法治愈的重创,又或者失踪时间超过一年,都会丧失继承人的身份。

云青岩是因为失踪时间超过一年丧失掉继承人身份。

他堂哥云轩,则是因为受到无法治愈的重创,被剥夺了继承人的身份。

云青岩没有马上答话,而是看着老管家云远林,目光深邃道:“林爷爷,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大伯的意思?”

身为仙帝,云青岩自然听得出,老管家这番话,是在怂恿他拿回继承人的身份。

老管家云远林愣了愣,接触到云青岩的目光后,他有种被抽丝剥茧,浑身秘密都暴露出来的感觉。

当下,老管家就说道:“这是老奴自己的意思。不过族长也有这个心思,只不过族长还不确定,如今的岩少爷,是否有资格去争取继承人身份。”

“那林爷爷就确定我有资格去争取?”云青岩不由奇怪道。

“原本只有一半把握,但现在,老奴已经完全肯定:只要岩少爷愿意,重新拿回继承人身份,不过是时间问题。”老管家弯着腰,姿态谦卑,语气诚恳道。

“林爷爷,你很聪明,比我印象中还要聪明。不过,下不为例!”云青岩看向老管家道,眼中没有冰冷,却让老管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云青岩不怀疑老管家对他,以及对大伯云瀚的忠诚,但没有一个上位者,会喜欢一个自作主张的下属。

尤其是云青岩这种习惯主宰一切的上位者。

“是岩少爷,老奴保证,今后绝不再犯!”老管家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产生一股莫名的恐惧,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了一排冷汗。

“走吧,带我去家族的议事大厅。”云青岩说着,已经往院子外面走去,“能让大伯抽不开身,估计只有家族会议了。四大长老都是桀骜不驯的角色,我爹能以绝对实力震住他们,但大伯未必能做到……没意外话,连药材阁现在都被某个长老把持。”

云氏家族的府邸很大,云青岩跟老管家从院子出来,就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前行,两旁是湖泊,湖面上布满了荷叶与荷花。

接着,又穿过一座又一座的亭台楼阁,才来到一座恢弘大气的大殿外面。

此时云氏家族的议事大厅,已经彻底吵成了一团。

四大长老串通一气,步步紧逼族长云瀚,孤立无援的云瀚,在争吵中完全落到了下风。

“族长,自从云轩半年前被废掉之后,家族的继承人已经空缺整整半年了!现在整个天羽城,都在非议我们云氏家族后继无人。为了家族的名声,为了家族的传承,还请族长今天就册立新的继承人!”

“正好,我儿云杨青,已经有星境六阶的修为,无论修为还是天赋,都是家族同龄人中的第一人,所以我提议册封我儿云杨青为新的继承人!”大长老步步紧逼道。

“够了!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族长!”云瀚重重地拍了拍桌子,他已经气得面色发红,双拳紧紧搓成了一团,四大长老此时的行为,无异于逼宫!

可偏偏,以他的修为,威严,根本镇不住场面。四大长老,每一个修为都不在他之下,尤其是大长老,境界更是在他之上!

“我们眼中当然有族长了!可族长若是再这么一意孤行,那我们只能另立家主了!”

“大长老说的不错,身为一族之长,首要的,就是为家族利益着想!但族长迟迟不立继承人,不仅让家族名声受到损害,甚至还会导致家族后继无人。今天族长若是不立下继承人,我们四大长老,只能使用手中权力将你罢黜!”

“族长,你这又是何苦呢?云青岩失踪不见,云轩又受到了无法治愈的重创,如今的云氏家族,只有大长老之子云杨青能担任继承人……族长为何不能抛下门户之见呢?”有长老叹了一口气道,语气看似软弱,实则还是咄咄逼人。

正常情况下,继承人只能由最直系血脉的人担任。比如云青岩,比如云轩,但他们一个失踪,一个被废。如果不册立别人当继承人,那云氏家族就真的后继无人了。

这也是另外三个长老,会被大长老说服一起逼宫的原因。

当然,除了家族大义,私底下是否还存在见不得人的勾当,那就不得而知了。

云瀚沉默了许久,才缓缓抬起头,脸上有屈辱,但也有磐石般的坚定,“好,我可以答应你们今天册立继承人,不过不是云杨青,而是云青岩!”

云青岩归来的那一刻,云瀚就动了立他为继承人的想法,当时他还问过云青岩的修为境界,奈何云青岩的修为跌落到了星境三阶。

但就算如此,云瀚还是没动摇念头。只不过,他是准备等上一两年,让云青岩境界提升以后再册立他为继承人。

当然,云瀚想让云青岩当继承人不是没有原因。

云青岩是他侄子,身怀云氏家族最直系的血脉,由他继任族长,才能最好地保证云氏家族的血脉纯正。

其次,只有云青岩继任族长,才有可能为云轩复仇!

以云青岩跟云轩的感情,在知道云轩所受的屈辱之后,必定会为云轩讨回公道,哪怕为此不惜动用家族之力与对方硬碰硬!

可如果是云杨青继任族长,不仅不能保护云氏家族的血脉纯正,云杨青也不可能会为了云轩而去跟他们开战!

“族长,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存心要亡云氏家族!居然让一个失踪三年,连死活都不知的人当继承人!”大长老第一时间就冷笑道。

“谁说我死活不知!”就在这时,一道青年的声音猛地响起,紧接着,一个穿着红色长袍,背负一把空剑鞘,气质如九天君王高高在上的年轻人走进了大殿。

青年神情淡漠,目光缓缓扫过全场,看似平静的目光,却如刀锋锐利,令谁都不敢与他直视。在他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精神压迫,让人不受控制地生出一股膜拜他的冲动。

“云……云青岩!”

除了族长云瀚,大殿内所有人都傻了,一个个都像是活见鬼似得看着云青岩。

谁也没想到,一个失踪三年,几乎被断定早就死去的人,会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一时间,大殿内的人群,全部陷入了关于云青岩的回忆中。

曾几何时,云青岩曾是他们最满意的继承人,也是整个云氏家族的骄傲,无论是云轩,还是大长老之子云杨青,在云青岩面前都显得黯淡无光。

奈何他消失了,人间蒸发一样的消失了。

如果他没失踪,现在的他,或许已经能为云氏家族撑起一片天了。

“我回来了!”云青岩看着众人,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却给人一种王者归来的感觉。

“拜见少爷!”

“拜见云青岩少爷!”

……

除了云瀚跟四大长老,大殿内所有管事,全部都跪下了身子。

他们看向云青岩的眼神充满了尊敬,不仅仅是因为其父的余威,更多得,还是云青岩本身的光环!

失踪那一年,十五岁的云青岩,就已经有星境五阶的修为,被誉为天羽城的第一天才,且还是近百年以来的第一天才。

这个记录,除了被更加妖孽的采儿超越以外,其他人对云青岩只能望其项背。

四大长老中,大长老面色阴沉,另外三个长老则一脸复杂地看着云青岩。在他们想来,三年过去,云青岩的修为肯定也会有质的飞跃。

“四位长老,我立岩儿为继承人,你们可有异议?”这时候,大伯云瀚的声音响了起来。

“没有异议!”

“没有异议!”

“没有异议!”

连犹豫都没有,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就同意了,而且还是异口同声地同意。

“我……”大长老面色阴晴不定,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

“云青岩,我能知道,如今的你,是什么修为么……”大长老会问出这句话,已经是在变相地服软了。

大殿顿时安静下来,仿佛连呼吸声都消失了,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竖起耳朵,等待着云青岩接下来的回答。

这个问题,不止是大长老好奇,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好奇。

三年前,就已经有星境五阶修为的他,如今又会攀升到何等境界……?

“星境三阶!”云青岩没有隐瞒地说道,或者说他是懒得隐瞒。在他眼中,星境三阶跟月境三阶,乃至阳境三阶,根本没什么区别。

它们都是凡人的修为。

“岩儿……”大伯云瀚眼中闪过焦急,他没想到云青岩会毫无保留地暴露修为。

“你说什么?”大长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甚至想过,如今的云青岩修为很可能不在他之下。可没想到,云青岩口中的答案会是星境三阶!

如果说三年前,15岁星境五阶的云青岩是超级天才,那18岁星境三阶的云青岩,已经完全沦为一个庸才了!

一众对云青岩抱着极大希望的家族管事,闻言之后,也全都露出失望之色。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