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总裁老公 / 触及真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肃穆威严的灵堂之上,宾客渐渐散去,只剩下一位身穿白色素服,身姿纤细的女子跪在灵堂之中,一双漂亮的秋水眸蓄着泪花,目光里尽是对老人的不舍和悲伤。

管家王婶看到夏暖身姿笔直的跪在灵堂之中,心疼道:“三少奶奶,老爷去世后,你已经跪在这里守了七天七夜,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王婶,我不累,明天灵堂就要撤了,我想再陪爷爷一晚。”夏暖的声音悲伤而沙哑,浓密而又长卷的睫毛上沾着泪珠,一身素色装扮,使她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

见夏暖执着,王婶又道:“三少爷刚刚接手慕氏集团,肯定很辛苦,你一直都是三少爷最得力的贤内助,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倒下。”

听王婶提到慕烨,夏暖的心里一动,这才想起来慕烨这些天确实很累,要操持公司的事情,又要张罗爷爷的出殡事务,他的身体一向比较虚弱,这几天自己也没有给他熬调理身体的营养汤,他一定累坏了!

最终,因为心疼丈夫,夏暖对着慕老爷的灵像磕了三个头起身离开。

夏暖用了三个小时为慕烨煲了一锅营养养生汤,将温度冷到五十度左右装进保温瓶内,驱车来到位于A市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慕氏集团办公大厦。

走到大厅,前台看到一身米白色连衣裙,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夏暖,脸上露出尊敬的笑容,“三少奶奶您来了,我帮您打电话给总裁。”

想到慕烨可能正在办公,夏暖不想打扰慕烨,微笑道:“不用了,我来的时候已经告诉过他了。”

听夏暖这样说,前台便将手中的话筒放下,恭敬的道:“三少奶奶请!”

夏暖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电梯缓缓上升到慕烨位于28层顶楼的总裁办。

走出电梯,整个走廊铺了一层厚厚的意大利高级地毯,走在上面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根本就不会发出一点声音,夏暖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刚想叩门,却发现房虚掩,并没有关上。

顿时,心中升起一抹捉弄之意,如果自己静悄悄的出现在慕烨面前,他会不会被自己吓了一跳?

想到慕烨英俊清雅的脸上露出惊吓的目光,夏暖就觉得那样子一定很好笑,便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刚走了没几步,一道悦耳而压抑的声音传进夏暖的耳中,让她的身体不由一僵。

“亲爱的,你爱我吗?”

“宝贝,我当然爱你,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

“轰……”一声,夏暖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轰然倒塌。

夏暖全身如遭电击,她是你最心爱的女人,那我又是谁?

泪水瞬间决堤,心痛的如万根银针在扎一般,手中的保温瓶差一点掉在地上,她靠在墙上支撑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她就是再傻再笨,就算是再没有那方面的经验,也知道房间里的人在做什么?

不!慕烨对她那么好,那么多温柔体贴的瞬间,他会放下大男子主义架子,在众人面前弯腰为她系鞋带,聚餐时他会为她夹她够不到的菜,大姨妈报道的那几天,他会亲自帮她煮生姜红糖水,那么深情温柔的目光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更何况慕烨那方面有疾,三年来,她一直在为他调理,房间里面的人一定不是慕烨,说不定是他的朋友。

夏暖这样安慰自己,因为结婚三年,她和慕烨根本就没有一次夫妻生活,所以她分不清那个沙哑嘶叫的声音是不是慕烨的。

可是这一结论很快被夏暖推翻,夫妻三年,她很了解慕烨,他有很重的洁僻,不可能会让别人在他的休息室做这样的事情。

最终,夏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之心,朝着那间房门半掩的休息室走去。

她已经不需要再去验证,她应该马上调头就走!

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经营了三年的幸福就这样纷飞烟灭!

她想看看究竟是谁抢走了她的幸福!

夏暖看着慕烨精壮的身体挥汗如雨,根本就没有往日所见的虚弱,强壮的像一匹野马在草原上奔驰,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被人蒙骗了三年。

夏暖看着即使头上满是油腻的汤水,发稍上还不停往下滴水,却依然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英俊清雅气质的慕烨,张了张嘴,心痛难言。

更让她痛心的是在被她发现丑事后,他没有一丝慌乱害怕和内疚的表情,而是目光冷漠,仿佛向看陌生人一般的看着她。

她真后悔每次都体贴的将汤的温度冷却到最佳温度再放进保温瓶,如果是滚汤的汤汁,看他还能不能用那么无情的目光看自己。

夏暖看了一眼迅速钻进被子里看不到脸的女人,目光又看向一脸无情的慕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吐出这三个字。

“为什么?”

第二章

  夏暖心里一痛,脚步向后踉跄了几下,差点跌坐在地,她稳住身体,忍着心痛,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她不允许自己在一个嫌弃她的人面前落泪。

  她咬了咬唇,声音难掩浓浓的鼻音,“既然你嫌我脏,为什么还要娶我?为什么还要给我三年梦幻般的生活?”

  夏暖一直以为慕烨是特别的,不会在乎那些外界的言论,不在乎那些风言风语,坚定不移的娶她,所以她才会倾其所用,尽心尽力的照顾他的一切!

  到今天她才明白,他不是身体有疾,而是嫌弃她脏!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爷爷喜欢你,如果我不娶你,就将我赶出慕家,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让我心爱的人受三年委屈。”慕烨说着将一份离婚协议书丢在夏暖身上,“签了它。”

  几张纸散落在地上,夏暖一眼就看到那几个醒目的大字。

  离婚协议书!

  顿时,夏暖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她辛辛苦苦经营了三年的婚姻,突然就这样结束了?

  就好像是一场梦一般。

  夏暖看向大床之上隆起的被子,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让慕烨如此在乎,让他冒着慕爷爷刚死,他的地位还不稳的情况下,也要和她离婚!

  “她是谁?”

  夏暖的话刚落音,被子里的头拼命的摇了起来,看样子很不希望自己暴露在夏暖面前。

  见状,夏暖心中升起一抹不详的预感!

  “夏心?”

  夏暖随口一说,却见到慕烨脸上的表情一顿,而被子里的人也不再摇头。

  顿时,夏暖只觉得有人在自己鲜血淋淋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痛到麻木,继而不知什么是痛!

  慕烨坐在床边拉被子,声音宠溺而温柔,“宝贝,既然她已经猜出来了,你就出来吧,反正早晚都要和她摊牌。”

  被子打开,露出一张满脸是泪的美丽容颜,夏心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眼中蓄满了泪水,目光楚楚可怜的看向夏暖。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要怪就怪我,不要生烨哥哥的气。”夏心声音哽咽,充满自责的道。

  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八分相似的双胞胎妹妹,夏暖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不少。

  “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慕烨,而不是习惯性抢我的东西?”夏暖声音淡淡的问。

  夏心是比夏暖只晚出现一分钟的双胞胎妹妹,和夏暖拥有极其相似的容颜,同样的美丽动人,但她天生眉心一抹朱纱红痣,使她在清纯中又拥有妖娆妩媚的气质,眼神流转间便能掳获男人的心。

  夏心被夏暖的话问得脸上一怔,随即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只要你能原谅我,你打我骂我都可以。”说着抓起夏暖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打。

  瞬间,夏心的脸上被刮出四道红红的指印。

  看到夏暖把夏心脸上抓出几道血印子,慕烨狠狠推了一把夏暖,英俊的脸上满是紧张的看着夏心脸上的指印,心疼的道:“疼不疼?”

  夏心眼里含着泪水,一脸乖巧又无辜的摇摇头,“我没事,你快去看我姐姐有没有摔伤。”

  慕烨见夏心这个时候不顾自己脸上的伤,还想着夏暖有没有受伤,更加心疼善良的夏心,对夏暖的憎恶则更加多几分。

  慕烨目光凌厉而冰冷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夏夏暖,声音尽是冷漠与冰冷,“夏暖,以前我还觉得你知书达理,贤良温婉,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心思如此歹毒,这件事情不关心心的事,是我先爱上心心的,是我苦苦追求她,她才答应和我在一起的,不管你有多生气,有多少恨都冲我来,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妹妹,你把她脸抓成这样,不觉得太过份,太恶毒了吗?”

  夏暖被慕烨那么大力的一推,后脑勺撞到身后的门把手上,疼得她眉头紧锁,不用想,后脑勺已经被撞破出血了。

  听着夏心假心假意的关心话,以及慕烨薄情寡义的质问,夏暖只觉得一片冰冷,怒极反笑,双手紧握成拳,洁白的贝齿咬了咬唇,刚想说反驳,在看到夏心轻轻而动的唇语时,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将指甲修剪得平平的手往背后藏了藏。

  见夏暖不说话,慕烨以为她是无言以为,目光冰冷的道:“赶紧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一分钟都不想看到你。”

第三章

  “烨哥哥,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请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和姐姐好好解释一下好吗?”夏心目光乞求的看着慕烨。

  慕烨英气逼人的脸上满是不放心的道:“心心,我不能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么危险的事情。”

  “烨哥哥,她是我姐姐,她不会伤害我的,不管我和你怎么样,我都不希望伤姐姐的心,请你先出去。”夏心坚持。

  慕烨站起来,经过夏暖身边时,声音阴冷的道:“夏暖,你若敢再动心心一根汗毛试试!”

  昔日对她虚寒问暖的男人,如今却对她的妹妹宠爱无度,看着慕烨那张熟悉的英俊脸上冰冷的表情,夏暖只觉得好笑。

  更好笑的是自己三年来的相处居然没有看透枕边人的心思,她还真是愚蠢到家了。

  慕烨走后,夏心脸上的楚楚可怜不见,扬起一脸高傲胜利的笑容,将裹在身上的被子掀开,露出性感迷人的身材,目光充满挑衅的看着夏暖,指着自己身上某些暧昧痕迹。

  “姐姐一定还不知道烨哥哥他有多猛吧,烨哥哥他真的很猛,每一次都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当然,这还得多谢姐姐,若不是姐姐这三年来每天尽心尽力的为烨哥哥调理身体,让烨哥哥变得身强力壮,我也不会这么幸福。”夏心笑得得意而张扬。

  夏暖只觉得讽刺不已,自己辛苦为丈夫调理身体,是为了让他更好的和她的妹妹偷情,真是好笑至极到恶心。

  “呕……”夏暖忍不住吐了起来,只是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夏心,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从七岁之后,你就开始以抢夺我的东西为乐,不管我喜欢什么,你都要据为已有,现在连你的姐夫也要抢,这样做你真的快乐吗?”夏暖目光充满同情的看着夏心,她不想揭夏心伤疤,可是她太过份了。

  七岁之前,她们是感情亲密无间的好姐妹。

  但自从七岁那年,她们被绑匪绑架勒索,夏心被绑匪污辱失去清白之身,从那以后,夏心就开始变了。

  变得以抢她东西为乐!

  每一次夏心抢她东西之后,都会装作一副受害者的无辜表情,让父母对她大加惩罚,这些她都不在意,不过是皮肉伤而已。

  真正让夏暖伤心的是父母的态度。

  事发三年后,绑架他们的劫匪在又一次作案中被抓获,供出曾凌辱过夏家其中一个千金,夏家在A市的地位也算举足轻重,这让媒体纷纷猜测究竟是哪一位千金被辱,甚至开设了专题来分析两位千金的性格外貌,哪一个更容易被绑匪污辱的可能性。

  在这个时候,她的父母将夏暖推到风口浪尖之上,让夏暖承认当年被凌辱的人是她,来保全夏心的名声。

  而他们的理由是她作为姐姐,没有保护好妹妹,这是她欠妹妹的。

  夏暖的话让夏心精致美丽的脸庞瞬间苍白,目光变得狰狞而凌戾,低声怒吼,“如果不是你在关键时刻装昏倒,我不会被绑匪污辱,所以夏暖,不管我对你做什么,都是你欠我的。”

  这么多年,夏暖不知道从夏心的嘴里听到多少这句‘你欠我的’话,‘你欠我的’这四个字就像是一个魔咒一般,让夏暖一次次对夏心妥协。

  看着夏心情绪激动的模样,夏暖无奈的道:“夏心,请你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我也很想救你,可是我当时只有七岁,绑匪一巴掌把我打昏了过去,我又能怎么办?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替你承受那一切痛苦。”

  她们被绑架前一天,她因为同学恶作剧误吃芒果过敏,脸上红肿,嘴唇也肿得像两根香肠,根本就无法吸引绑匪的注意。

  她看到绑匪对她妹妹动手动脚,连忙上前去保护妹妹,结果被绑匪一巴掌用力扇昏了过去。

  这么多年,夏心一直以她害怕装昏为由反驳她,让她伤心不已。

  “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受伤害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永远也不知道那有多可怕,夏暖,赶紧签字,这是你欠我的。”夏心声音冰冷阴凉。

  夏暖双手紧握着笔杆,声音清冷,“夏心,是不是我把慕烨让给你,就可以让你开心快乐?”

  这些年,她已经成全夏心无数次,不介意再多一次。

  慕烨有洁僻,作为医生的她更有洁僻,就算这个人不是她的妹妹夏心,她也不会再和慕烨过下去,她容不得一粒沙子进入眼睛。

  她有她的骄傲和自尊,一个心不属于她的人,她也不屑再要。

  “没错,我爱慕烨,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夏心一脸坚定,若是以前夏暖这样问,夏心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那些东西,可是这一次,她确定,她爱慕烨,爱他胜过生命。

  “好,我现在就把他给你,但是夏心,我警告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容许你抢我的东西,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再妥协,一定会和你斗争到底。”夏暖声音清冷而严肃的宣布。

  慕家水深,各房叔伯对慕氏集团觊觎已久,明争暗斗,她怕夏心任性的性子会吃亏。

  血浓于水,不管夏心还认不认她这个姐姐,她都有必要让夏心知道抢夺别人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夏心眼底闪过一抹精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你放心,从今天起,你也没有东西好让我抢。”

第四章

  夏暖并没有多想,只以为夏心觉得净身出户的她没有东西值得她再去抢,看着夏心胜利得意的笑容,夏暖心里平静不已。

  净身出户并不可怕,她有手有脚,不怕养不活自己。

  “我希望你记住你说过的话,说到做到!”夏暖说完低头手指颤抖的在那张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一开门,对上慕烨紧张的目光,夏暖心里一窒,脸上却假装平静的看着他,“字我已经签了,希望你以后好好善待我的妹妹,不要再像对我一样欺骗她的感情。”说着毫不留恋的越过慕烨身边离开。

  看着夏暖不哭不闹,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潇洒离开,慕烨的心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只有不在乎,不喜欢,才会在失去的时候平静潇洒。

  难道她以前对自己的关心和爱都是假装的?

  那份离婚协议书是他母亲准备的,没有给她任何财产,让她净身出户。

  原本他想着如果夏暖和他大哭大闹的话,让她净身出户可以让她对他死心,可是现在夏暖这么潇洒的离开,让他觉得不给她一点赔偿实在太过心虚。

  “夏,夏暖……”慕烨声音有些结巴的开口。

  夏暖将眼中即将崩溃而落的眼泪强逼回去,深吸了一口气,身姿笔挺的回头看向慕烨,目光里一片薄凉,“慕先生,请问还有什么事?”

  看着昔日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人突然变得如此冷漠,让慕烨心里很不舒服,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毕竟,他们是即将离婚的人。

  慕烨有些心虚的道:“你,你想要多少财产,我,我可以私下给你。”

  夏暖觉得有些可笑,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吗?

  慕烨是A市出了名的孝顺儿子,他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他母亲手里,和他结婚三年,她就没有花慕烨一分钱。

  就算他如今坐上了慕氏总裁之位,恐怕也做不了经济的主。

  “请问慕先生准备给我多少呢?”夏暖目光含笑的看着慕烨。

  慕烨看着夏暖脸上像春风般温柔的笑,没有丝毫的愤怒和悲伤,就像是看一个朋友的目光那么自然,更加心虚,将心中原本想的数硬是多说了一个零。

  “五千万!”

  夏暖一怔,原本以他的私房钱,最多也是给她个一百万,却没有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这么多!

  夏心一听到慕烨要给夏暖五千万分手费不乐意了,慕烨的钱就都是她的,给夏暖五千万就等于在她身上割肉。

  夏心走到夏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姐姐,我知道你性子淡然,一向视金钱如粪土,你会觉得给你钱是对你的污辱,今天这钱你一定要收下,是我和烨哥哥对不起你,只有收下这笔钱,才能让我们心里好受一些。”说完抱住夏暖的脖子,在慕烨看来是夏心对夏暖充满了愧疚的拥抱,却没有看到夏心在夏暖耳边轻轻说:“我不允许你要这笔钱。”

  夏暖轻轻的推开夏心,目光感动的看着夏心,看着夏暖这个陌生的目光,夏心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既然只有我收下这笔钱,才能让你们的心里好受一些,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这笔钱吧!”夏暖说着看向慕烨,“慕先生,你是转帐还是支票?”

  背对着慕烨的夏心脸色已经难看成猪肝色。

  她万万没有想到十几年来,夏暖会第一次反抗她的要求。

  五千万,五千万啊!

  也许是想到五千万就要打水漂,夏心怒火攻心,肚子一下子绞痛起来,身体向前跌倒。

  夏暖将夏心的身体扶住,用只她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夏心,我说过不会再让你抢我的东西。”说着看向慕烨,“她看起来是突发性肠炎,你快带她去医院!”

  慕烨满脸着急的道:“你不是医生吗?快给她看病啊。”

  “我是外科医生,不是内科医生,所以我救不了,至于钱嘛,等你有时间打在我卡上吧,卡号我会发给你的,你快点送她去医院吧,再晚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夏暖一脸严肃的道。

  慕烨看到夏心脸色苍白,觉得夏暖没有骗他,立刻抱着夏心就走。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夏暖强装的坚强再也坚持不住,跌坐在地上,泪水决堤而落。

  守护了三年的婚姻,深爱了三年的男人劈腿她的亲妹妹,她不是不伤心,不是不难过。

  只是多年来,她习惯了在人前坚强,独自舔拭伤口。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她觉得心口中痛得无法呼吸,而某个地方的痛感也愈来愈强烈,这才想起被她遗忘的后脑勺,用手一摸,手指上沾满殷红的鲜血。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身上的手机铃声也像是在讽刺她一般似的,在这个时候响起,讥笑着她三年来的可笑与愚蠢。

  夏暖是感性的,但作为一个医生,她又是理性的!

  她迅速将自己的悲伤埋藏心底,深吸了一口气,将键头划向接听键。

  “暖暖,之前由你诊治护理的一位病人今天要做手术,点名要你做助医,我们已经说了你请假,可是他坚持,怎么……”

  不等对方说完,夏暖道:“我马上就来!”

第五章

夏暖脸色苍白的赶到医院,她知道一台手术要做好几个小时,已经一天没有吃饭的她在出发时就打电话给医院旁边的面包店里让他们准备了一份芝士蛋糕和提神的咖啡。

一路边走边吃,一走进大厅,看到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走进电梯,她立刻像旋风一样向前冲。

“先生,等一下!”

原本合上的电梯门再度缓缓的打开,她立刻向电梯里走。

谁知脚下一滑,手中的咖啡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洒落在男子黑色的西装裤上,而且是男人的重点部位。

好在咖啡的温度并不烫!

夏暖想也不想的拿手中的手机为男人擦拭西装裤上的污渍。

“对不起,先生,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暖专注为男人擦拭污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男人深邃的目光像聚光灯一样盯着夏暖的脸,波光瞬息万变。

更要命的是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在夏暖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擦下,直接起了反应。

夏暖也注意到了男人的变化,一只手像触电般的缩回去。

作为一名医生,她并没有觉得男人的反应是流氓行为,被她擦拭那里,不管换了任何男人都会有所反应吧!

夏暖习惯做错了事就道歉,抬头去看面前的男子,想要向他道歉,却在看到他那犹如神抵一般的面容时,从不犯花痴的夏暖竟然忘了说话。

她以为慕烨已经是那种帅到极致的男人,然而和眼前的男人一比,立刻就黯然失色。

男人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

身上散发着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气质,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而此刻,那双深邃锐利的眸光同样也在盯着自己,带着三分探视,三分深沉,三分压抑,最后还有一分怀疑。

惊觉到自己的失礼,夏暖连忙道歉,“这位先生,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我会赔偿给你的。”说着就站起来。

谁知踩在滑腻的咖啡上,还没有站起来,膝盖一下子撞到地面,她本能的伸手抱住男人的大腿。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

凯文看到了超级暧昧的一幕。

“陆总,林小姐她……”特助凯文看到陆奕寒那张充满寒意的俊颜后,嘴里的话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凯文说着连忙转身,脸上却乐开了花。

一向高贵清雅,不近女色的boss终于开窍了!

只是,在电梯里,是不是太狂野了?

夏暖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可以,她都想挖个洞钻进去了。

“我叫夏暖,在这里工作,现在要去手术室,衣服需要多少钱,你把银行卡号留下,我会把钱打给你。”说完不敢再看陆奕寒,飞一般的冲出了电梯。

夏暖感觉身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后背仿佛要着火了一般,跑得更快了,不一会儿消失在拐角处。

凯文见自己老板的目光一直盯着夏暖消失的方向,轻声问:“陆总,我去为你买一身衣服?”

陆奕寒看了一眼裤子上的污渍,淡淡的道:“无妨!查一下那个女人的资料。”然后越过凯文朝VIP病房走去。

凯文那个一个激动啊,他家老板被外界猜测了那么多年的弯,现在终于要掰直了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