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天骄】作者:不戒 第2章 咱们离婚吧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更多免费小说等你来阅~

第一章

“那乡巴佬,八成是醒不过来了。”



“醒不过来才好呢,省的给我们乔家丢人现眼!”



“就是,乔韵那死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会嫁给他,凭着她的小模样,要是肯听话一点点,咱们乔家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唐川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他感觉头有点痛,耳旁,冲塞着一阵阵刺耳无比的声音。



“请你们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有个小护士看不下去了,轻声提醒着。



“医院了不起啊,还不让人说话了。”



“放心,再吵也没关系,那乡巴佬,这一次肯定醒不过来了。”



“行了,都别吵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呵斥了一句,他看了一眼一直守护在病床旁的一个漂亮女人,缓缓出声,“乔韵,你跟我出来一下。”



“大伯,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离开他的。”漂亮女人深情的望着病床上的唐川,喃喃出声。



“乔韵,你要搞清楚,我现在不是以大伯的身份跟你讲话,而是以乔家家主的名义跟你谈的,你是乔家的一份子,你有责任为乔家出力,只要你答应小赵总的求婚…….”



“大伯,你不觉得靠这些丑陋的商业联姻来达到乔家兴盛的目的很可耻吗?”漂亮女人打断了男人的话,语气平淡,却显得异常的坚定。



“你……执迷不悟,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中年男人生气了,冷哼一声,随即,他又看向了旁边的一对中年夫妇,冷冷出声,“乔国忠,好好劝劝你女儿,告诉她什么叫着大局为重!”



说完,直接甩手就出了病房。



旁边的中年男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韵韵……”



“爸,你不用说了,我承认,唐川是没那些富家公子有钱,可他善良,勤劳,对你们也好,不是吗?”漂亮女人抬起头,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韵韵,你爸不是这个意思!”旁边的中年女人慌乱的解释着,她叫宁萍,是乔国忠的妻子,眼前的漂亮女人,就是他们的女儿,乔韵。



缓了缓,宁萍再次出声,“韵韵,你也知道,咱们在乔家,在乔氏集团,没什么地位,你爸这辈子也学不会跟人勾心斗角,但是,咱们必须依附乔家这颗大树,不是吗?”



“妈,难道你也想劝我,让我嫁给那个赵家的花花公子?”乔韵冷冷出声,眼泪瞬间从眼眶里面流了出来。



宁萍的眼圈也红了,旁边的乔国忠拉了她一把,她挣脱开了,深吸一口气,重重出声,“韵韵,妈不想劝你,妈也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眼前的他,真的能够带给你这些吗?韵韵,你别以为妈妈不知道,当初,你选择嫁给唐川,就是为了摆脱家族那些丑陋商业联姻的纠缠,三年了,你跟唐川,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你以为这些妈妈都不知道?难道,你就想这样过一辈子?你知道吗?你这样做,是害了你自己,也是害了唐川。”



宁萍激动了起来,她再次出声,“妈妈承认,唐川是个好孩子,他善良,听话,可是,他能带给你什么?他甚至连他自己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这样一个人,你跟着他,妈心疼!”



宁萍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好了,小萍……孩子醒了……”



乔国林发现病床上的唐川醒了,赶紧制止了自己的妻子。



“唐川,唐川,你醒了!”乔韵快步的凑了过去,“你感觉怎么样?头还痛不痛?”



唐川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漂亮妻子,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轻抚在乔韵的脸蛋上,“别哭,我没事!”



乔国林有些激动,用力的点着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去叫医生……”



见自己的女婿醒了,宁萍也是快速的抹掉了自己的眼泪,“唐川啊,想吃点什么?妈给你做!”



“不用了,妈!”



“不吃怎么行,你好好休息,妈这就回去给你熬鸡汤!”



看着众人关切的眼神,唐川心潮起伏,三年了,这三年的记忆,像潮水一般的涌了上来……



唐川,燕都盛唐集团的二少爷,三年前,唐川遭人暗算,导致大脑失忆。



他一路辗转,流落到云州,过着乞丐一般的生活。



流浪了几天之后,他在一个建筑工地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乔韵,当时建筑工地正在施工,旁边的一个脚手架突然坍塌,而那个时候,乔韵就站在脚手架的下面,情急之下,唐川快速的冲了过去,推开了乔韵,而自己,却受了重伤。



在医院躺了一个来月,乔韵也算跟唐川正式认识了,当时,唐川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他只记得自己叫唐川。



出院之后,唐川陷入了迷茫,乔韵试着给他找过个人信息,可是,一无所获,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就只能将唐川留在了自己身边,让他给自己父母的板材店帮忙送货。



至于乔韵,则是云州乔家人,作为新一线城市的云州来说,乔家只能勉强算是二线家族,而且,乔家的内部关系十分复杂,整个乔家的发迹还要从乔韵的爷爷一辈算起,发展到乔韵这一代,各种亲戚,旁支,加上乔国忠兄弟六个,还有的离过几次婚,这关系就更是错综复杂了。



乔韵的父亲懦弱,在家族丝毫没有地位,而作为乔家家主的乔国林,则是不择手段,想要通过乔韵实现家族的商业联姻,因为乔韵不但人长的漂亮,还是云州大学的高材生,整个云州,想占有乔韵的公子哥,那是不计其数,乔国林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才步步紧逼。



而乔韵,则从骨子里厌恶这种商业联姻,为了摆脱乔国林的纠缠,就跟唐川上演了一幕结婚闹剧。



当时,云州的天之骄女嫁给一个送货的乡巴佬民工,真可谓是轰动一时。



而乔家,也因为乔韵的这场闹剧丢尽了颜面,以至于乔国忠一家都受到了家族的打压,现在,就只能是委身于乔家建材市场的一个小小板材店存活。



唐川眯上了眼睛,他拽紧了拳头,狠狠的咬了咬牙,这三年的时间,由于头部受伤,他不但失忆,就连他的脾气秉性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变的懦弱无为,胆小怕事,任人欺辱。



这三年……好在,今天一切都结束了。



唐川正想着,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就走了进来。



“哟,这家伙竟然醒了啊,命真大,大货车都撞不死你!”



青年大大咧咧,坐在旁边的一张病床上,幸灾乐祸的看着唐川。



“乔凯,你又来做什么?”乔韵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青年,这是乔国林的三儿子,乔凯。



“乔韵,你好歹是我姐,我来看看我的乡巴佬姐夫,不行啊。”



“既然看了,你可以走了。”乔韵丝毫没给他好脸色。



“别急嘛!”乔凯没有理会乔韵,而是看向了乔国忠夫妇,冷冷的说道:“四叔四婶,我爸让我来告诉你们,既然你们的好女儿不愿意为乔家出力,那你们就搬出乔家的建材市场,哦,对了,念在你们也姓乔,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



“你说什么?”乔国忠愤怒的差点都要摔倒。



“怎么?一个星期嫌长啊,那就三天!”乔凯伸出三根手指头,恶狠狠出声。

第二章

自从唐川跟乔韵结婚,这三年,乔国忠一直被家族边缘化,所以,乔氏集团的很多业务跟生意,他都没资格参与,就指着一个板材店过活,而现在,乔国林竟然逼他搬出建材市场,那岂不是要断了他一家的活路?



“乔凯,别太过分了!”



“四叔,过分的是你,建材市场,毕竟是咱们乔家家族的产业,所以,你一直霸着,不合适的。”乔凯皮笑肉不笑。



“乔凯,你别忘了,我也是乔家人!”乔国忠再懦弱,声音也不由大了起来。



“乔家人?哼!”乔凯冷哼一声,“四叔,你还知道你是乔家人啊,那这么多年,你怎么不为乔家做一点贡献?我爸说了,乔家,讲究论功行赏,谁对乔家有功,谁就能动用乔家的资源,要不然,就滚出乔家!”



说完,这小子站了起来,“四叔,话我可带到了,搬不搬是你的事,到时候动不动手,那是我的事,拜拜!”



乔凯挥了挥手,摇头晃脑的就走了出去……



唐川身体无恙,晚上就出院了,回到家,乔国忠夫妇又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



对于自己的岳父岳母,唐川是打心眼里感激的,虽然说这三年自己懦弱,胆小,可乔国忠夫妇从来都没有瞧不起自己,他们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家人。



以前的唐川,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是现在,他内心真的很触动。



只不过,因为乔国林父子的施压,导致饭桌上的气氛全无,草草吃完之后,宁萍就开始收拾了。



唐川默默的回到房间,医院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三年,乔韵是怎么过来的。



而作为丈夫,自己,又做了什么?



他回忆着,好像每一次,自己都是这样在一旁忍气吞声袖手旁观吧。



这三年,自己还算是个男人吗。



好在,一切还不晚……



他正想着,房门被打开,乔韵,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她关上门,呆呆的看着唐川。



“你怎么了?没事吧?”唐川,心疼的问了一句。



乔韵摇摇头,他走向了旁边的床头柜,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卡,然后递到了唐川的面前。



“做什么?”唐川问了一句。



“咱们离婚吧!”乔韵喃喃出声。



唐川一下子就懵了,如果说唐川这三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那就是拥有乔韵作为自己的妻子,乔韵,是天之骄女,是整个云州的女神,虽然唐川还没有跟乔韵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三年来也一直打地铺,但是,这三年,唐川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乔韵的关心,感受到了跟乔韵在一起的满足跟快乐,这也是他以前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以前的他,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他觉得那种生活简直糟糕透了,失忆的三年,跟乔韵在一起的那些充满温暖的日子,那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韵韵,你开玩笑吧?”唐川问了一句。



乔韵苦涩的摇了摇头,“唐川,我没跟你开玩笑,你知道吗?这三年,我真的很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总以为,我跟你结了婚,那些人,就不会逼我,不会再骚扰我了,可是,我太天真了……”



唐川心头一凛。



他看见乔韵捂着脸,抽泣着,“唐川,你是一个好人,当初我找你结婚,你明明知道我是在利用你,可是,你还是答应了,对不起……”



“韵韵,别跟我说这些,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没用,这三年,让你受委屈了。”唐川的心仿佛被人揪了一下,很痛!



乔韵摇摇头,她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唐川,跟你在一起,我一点都不委屈,如果有可能,我也希望咱们永远不分开,你这么老实,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我不在你身边,你吃什么?你穿什么?你晚上住哪?一想到这些,我就很难过,你知道吗?”



唐川的脑子嗡的一声。




他一直认为,乔韵对自己,只是同情,可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深爱着自己。



“既然这样……那咱们为什么要分开?”唐川表情狰狞,大声的说了一句。



乔韵拼命的摇头,眼泪越来越多,“唐川,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我跟你在一起,就只会害了你,今天的车祸,你真以为是一场意外?唐川,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你明白吗?”



唐川感觉身体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他真的无法想象,如果自己一直处于失忆当中,眼前的一切会演变成什么。



他正想着,乔韵又开始苦涩的笑了起来,“唐川,这张卡,有十万块钱,是我这些年的积蓄,你拿着,离开云州,离开我,那样,你就安全了。”



“乔韵,你休想离开我。”



“你必须走!”乔韵的声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让我离开你,办不到!”唐川一步步的走向乔韵,霸道至极。



可此时此刻,他的样子在乔韵的眼里是那样的可笑,乔韵盯着他,想着这三年的点点滴滴,眼前的这个男人,善良,听话,任劳任怨,可是,除了这些,他还有什么?



乔韵笑了,笑的有些癫狂,她对唐川,有爱,有关心,可更多的,似乎还有另外一样东西,那就是失望。



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丈夫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呢?



或许,一切早该结束了。



乔韵咬着牙,直接将卡丢到唐川的面前,声音变的冷了起来,“唐川,听我的话,咱们离完婚,你就赶紧走。”



“我说了,你休想离开我!”唐川眼神坚定。



“我让你走!”乔韵几乎是咆哮的喊出声,她再次泪如泉涌,“唐川,你还不明白吗?你刚刚说的对,你就是个没用的男人,我乔韵,不求我的丈夫大富大贵,有权有势,可是,当我被别人欺负,当我爸妈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你能不能站出来帮帮我们啊,你有吗?这么多年,你有帮过我们一次吗?唐川,你是一个男人,我是你老婆啊,我多想你能保护我,哪怕一次也行,你能吗?呜呜呜……”



唐川猛的朝着乔韵冲了过去,他紧紧的抱着乔韵,三年了,这是他最冲动的一次举动,也是他第一次拥抱乔韵,他附在乔韵耳边,一字一句,咬牙出声,“乔韵,相信我,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说完,他快步出门。



望着唐川的背影,乔韵一把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泣不成声。



而唐川,则像个疯子一样,直接冲出了家门,他下了楼,跑到小区的花坛旁,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记忆中熟悉无比的号码。



“喂……杨叔,是我!”唐川的声音,冷的像冰,“我需要一个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

更多免费小说等你来阅~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