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不为例,总裁先生别生气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一身疲倦的颜洛洛回到酒店,刷卡,进门,甩掉高跟鞋,倒在床上正要睡。

刚躺下一秒,她蹭地跳下了床。

床上有人!

颜洛洛大惊失色,摸索着开了灯。

只见一个男人正躺在她的床上!

男人睁开一双俊眸,阴郁而锐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颜洛洛愣了两秒,反应过来,这人必然是若瑶那丫头安排的。

今晚周若瑶为她接风洗尘时,一听说她在法国这五年,都没有过男人,不禁唏嘘震惊,当即拍着胸脯说要给颜洛洛介绍帅哥,共度良宵。

颜洛洛本以为她是玩笑话,没想到还真落到了实处。

眼前这男人五官英俊,气质不凡,再配上那一身线条分明的腹肌,更显得他性感有魅力。最致命的,还是那双深邃的眸子,眼底流露出的高贵神态,简直如神祗一般。

颜洛洛看得愣住了。

“看够了么?”男人不耐烦地问。

“啊对不起……你长得有点像我儿子。”

颜洛洛可不是犯花痴,她真这么觉得。

这家伙的眼睛实在和她家里那位小正太如出一辙啊。

男人的脸色越发难看。

想给他生儿子的女人很多,但上来就说他长得像儿子的,这女人是第一个,她到底是脑残不会说话,还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颜洛洛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别人,似乎有点占人家便宜的意思。

她赶紧从包里拿出几张百元纸钞,放在了床头,对男人说:“不好意思,我今晚没有兴致,你先回去吧,这些钱就算是你白跑一趟的补偿吧。”

慕北寒从容坐起身,靠在床头,扫了一眼她放下的钱,“怎么,欲擒故纵?”

勾引他的女人太多了,手段也是千奇百怪,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种想引起他兴趣的花招。

颜洛洛叹了口气,又从钱包拿了两张纸钞放在床头,疲惫说道:“现在够了吧?”

慕北寒的脸色阴沉下来,就算是演戏,这女人的态度也过火了。

难不成以为激怒他,就能爬上他的床?

不自量力的女人。

他来到颜洛洛面前,看着这张苍白的小脸,倒是个美女,可惜了。

颜洛洛不习惯和人有近距离的接触,不安地后退,慕北寒却一把拿过颜洛洛的手包。

“你干嘛!”颜洛洛要去夺回来,包里的东西却已经被男人哗地全倒在床上。

他本打算找出她的身份证,好以后给她个教训,却无意瞥见了那张戴高乐机场打印的机票存根。

慕北寒拿起机票,又看了眼面前这桀骜不驯的女人,轻笑道:“不远万里从法国飞回来,就为了今晚?你还真不嫌折腾。”

“哈?”颜洛洛气笑了,这人也太自恋了吧!

她不屑瞥了男人一眼,“你是有点姿色,但我真的对你没兴趣,你赶紧走吧!”

见男人无动于衷,颜洛洛气愤道:“你就是不走,是不是?”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走?”说着,他握住了颜洛洛的下巴。

颜洛洛猛地打掉他的手,“既然你不走,那我也只能叫人来了。”

她气呼呼地拿起座机电话,呼叫酒店前台。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回国,心情本来就很复杂,哪想到遇见这么个无赖,简直要心态炸裂了。

慕北寒淡定走到窗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唇角微微勾起,倒要看看这女人一会儿怎么收场。

颜洛洛打完电话后,便直接到门口位置,烦躁地等着保安上来,也暗自希望一会儿不要被人认出来。

五年前,她作为堂堂颜家二小姐,却在结婚前夕,被爆出与神秘男子开房的丑闻。

一夜之间,她众叛亲离。

声名狼藉的她,迫不得已远走法国。

这一去,就是五年,如今她已经是一名建筑师,要不是为了参加这次的建筑师大会,她是打算一辈子不回来的。

敲门声忽然传来,颜洛洛愣了下。

距离她挂断电话,刚过了不到一分钟,来得这么快么?

她疑惑地打开门,心跳一滞。

门外站着的,是她此次回国,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陆之年。

第二章

“跟我回家。”陆之年声音低沉冰冷,阴郁的神色下,仿佛压抑着一团怒火。

颜洛洛呵呵一笑,讥诮道:“家?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家?”

“妈很想你。”

“呵呵,我以为她恨不得没生过我呢。”

颜洛洛说完便要把门关上,陆之年伸手挡门,门板狠狠砸在他手背上,他蹙起眉头,却没发出一声。

颜洛洛本想着干脆夹断他的手算了,终究还是不忍,气得大吼道:“陆之年,你有完没完了?”

“你也会不忍心吗?”陆之年目光阴郁地看着她,嗓音微微有些沙哑,“五年了,你一通电话都没往家里打过,我还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陆之年说着,拉住了她的手腕,想要把她带走。

“别碰我 !”颜洛洛猛地把手一甩,满眼不屑道,“陆总在这跟我拉拉扯扯,不怕被人拍到么?我可是个人尽皆知的……”

之后的两个字,她没有出声。

陆之年脸色一沉,猛地把推进了屋里,抵在了墙上。

颜洛洛的后背被撞得发痛,怨愤道:“你干吗!!”

“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多没底线!”陆之年逼视着她。

羞辱的语气让颜洛洛脸色瞬间苍白,不争气的泪水几乎要逼出眼眶。

五年前,当所有人都骂她的时候,她以为至少陆之年会站在她这边,他却甩了她一巴掌,冷漠转身离开,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恶心。

在泪水划出眼眶之前,颜洛洛忽然笑起来,轻佻地看着他,“我一回国,你就跟踪我到酒店,就这么迫不及待?是颜雪曼满足不了你么?我的好姐夫。”

果然,一提到颜雪曼,陆之年汹涌的气势便减少了不少。

“别把你的戾气撒到雪曼头上!别忘了,她是你姐姐。”

颜洛洛嗤地笑了,像听了个笑话。

姐姐?

当年陆之年甩给她一记耳光后,她依然傻傻地希望他能理解她,于是当晚冒着大雨去找陆之年,想对他解释。

可当他来到陆之年家里,却看到他和她的姐姐颜雪曼在客厅里忘情,桌上摆着求婚的玫瑰,姐姐的手指上戴着原本陆之年要送给她的婚戒。

这样的姐姐,她宁可从来没有过。

“陆之年,是不是你们日子太无聊了,就想通过怜悯我,来衬托一下你们的幸福?”

“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你还有家人。”他捧起她的脸,心疼地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吻下来。

颜洛洛推开陆之年,一字一句说道:“我没有家人,也不想听到你们任何人的事情。”

这几年,她独自一人在国外所受的委屈, 根本无法与人诉说。

而他事业有成,爱情美满,如今想起来她了,又回来同情她,怜悯她,还说什么“家人”。

家人会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抛弃她吗?

家人会抢走原本属于她的幸福吗?

想着这些,她更加疯狂地要把陆之年往门外推。

啪!

颜洛洛扬起手,在他吻到她之前,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陆之年的脸被打到一边,脑子清醒了不少,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男人。

“他是谁?”

颜洛洛看向站在窗边,好似在看她好戏的慕北寒,一个念头在颜洛洛心里闪过。

她笑着对陆之年说:“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男朋友。”

说着,她走向慕北寒,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下他的唇角,小声说:“哥们儿,配合一下,稍后条件随你开。”

第三章

慕北寒愣了两秒,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咬着她的耳朵说:“好啊,说话可得算数。”

通过刚才她和那男人的对话,慕北寒已经知道,这女人的确不是来吊他的,而是真的把他当成卖的了。

对此,慕北寒不但不生气,反而对她更感兴趣了。

尤其是刚才她主动献上的吻,对他十分受用,让慕北寒不禁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颜洛洛看着慕北寒冒着寒光的眸子,后背倏地冒出一层冷汗,僵硬地对他笑了笑:“当然。”

然后她转头对陆之年说:“陆总,所以可以不要妨碍我和我男朋友了吗?”

说着,她的手指还无意地滑过慕北寒轮廓分明的腹肌。

原本只是做给陆之年看,这一摸却有点惊讶和新鲜,原来有肌肉的男人是这种手感啊……

慕北寒一把握住了她乱摸的手,宽大的手掌握力加大,捏得颜洛洛手指生疼,却也不敢发出一声反抗。

毕竟是她不安分在先。

两人暗中较量的动作,落在陆之年的眼里,全都变成了亲密调情。

“原来不回家,又是急着跟别的男人开房,你还真是没让我失望。”陆之年原本灼热眸子,瞬间变冷,声音暗哑受伤。

这些话,一钻进颜洛洛的耳朵,她的脸色瞬间苍白,仿佛一下子回到五年前,陆之年打她的那一巴掌,也还在她的脸上痛着。

正在这时,酒店工作人员赶到了。

因为房门开着,酒店经理直接走进来,迅速看了一眼屋内情形,赶紧低头哈腰来到慕北寒面前,歉疚地说:“慕总!不好意思慕总!打扰您休息,实在是我们失职。”

酒店经理还以为颜洛洛叫他们来,是因为陆之年打扰了她和慕北寒的恩爱,毕竟这间总统套房一直以来就是慕北寒的。

颜洛洛看着酒店经理讨好巴结慕北寒的样子,心想,莫非这家伙还是个大人物?

她又观察了一下房间内的摆设,这屋子的奢华程度,绝对属于总统套房级别的,而她定的房间不过是个普通标间。

颜洛洛忽然意识到,这真的不是她的房间!

酒店经理八成是把她当成了这个慕总的女人,才给了她这间房的门卡。

颜洛洛简直要郁闷死了,但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晚了,只好顺水推舟,顺便利用这位慕总,把陆之年打发走。

颜洛洛更加亲密地靠在慕北寒身上,神态高傲地对经理说:“那就麻烦你们把这位先生请出去吧,我和慕总还要休息呢。”

慕北寒微笑看向她,手一勾把她更加紧密地搂在怀里,“这么等不及?”

他的目光看似温柔,但颜洛洛却看到了里面的寒光。

颜洛洛有一瞬间的胆怯,但马上又想,反正错的是酒店,你瞪我也没用。

她对慕北寒露出了一个羞涩笑容,撒娇似的说了句:“讨厌啦,别人看着呢!”

颜洛洛娇嗔的模样,和她刚才那浑身带刺的桀骜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抿唇轻笑时的酒窝,仿佛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吸着人挪不开眼睛。

第四章

颜洛洛蓦地睁大眼睛,这混蛋竟然趁机占她便宜!

她暗暗用力推他,却被他牢牢捉住了双手。

颜洛洛又不敢太剧烈地挣扎,只好眼睛一闭,任由面前男人采撷。

反正已经被他亲了,要是再被陆之年看穿这是一场戏,她岂不是亏大了。

既然已经亲上了,面对着眼前暧昧的一幕,经理和酒店服务人员连忙把目光转移开,转而对陆之年说:“先生,请吧。”

陆之年脸色阴郁地看着相拥的两人,眸色晦暗难辨,终于还是松开了拳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陆之年一走,颜洛洛立即推开了慕北寒。

“刚才……刚才谢谢你。”

她双颊绯红,喘息还有些急,缓了口气,继续对他说:“还有,应该是酒店弄错了我的房间,抱歉我刚才的确误会你了。但不管怎样,我们总算都没什么损失,刚才那个吻就算是报答你配合我演戏吧。”

颜洛洛慌乱挣脱了慕北寒的怀抱,脸色煞白的拿起手包,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房间。

慕北寒看得很清楚,在她跑出门的时候,她正在用手背用力擦嘴唇。

他脸色阴沉下来,眼底那能杀人的寒光更加尖锐了。

而且还十分嫌弃他!!!

不过他记住了她的名字,颜洛洛。

她最好祈祷,别让他再碰见她。

颜洛洛跑出房间时,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整整五年了,她以为五年时间,已经让她忘记过去的一切。

但当陆之年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她发现过往一切从没消失,反而更加清晰。

而他落寞转身的瞬间,她竟然也觉得无比痛苦,就好像有人在狠狠地捏她的心脏。

难道,她还爱着他么……

颜洛洛心烦意乱地来到酒店一楼,手机传来请求视频的铃声。

颜洛洛连忙拿出手机,手机屏幕是儿子的头像,看着小家伙的纯真笑脸,颜洛洛的坏心情瞬间赶走大半。

她快速沾了沾眼角的泪水,接听了视频通话。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手机屏幕上,儿子颜清凡失落地嘟着嘴。

颜洛洛看了一眼时间,此时是晚上十一点半,法国那边正是下午两点多。

小家伙看起来刚刚午休完,还睡眼惺忪的,而乱蓬蓬的小头发贴着帅气的额角,颜洛洛看着可爱的儿子,鼻子一酸,恨不得直接飞回到小家伙身边。

“凡凡再等等好不好,妈咪这周日就能回去了,你每天喝一瓶牛奶,攒够七个瓶子,妈咪就能回去了。”

颜洛洛说着,走到酒店大厅的沙发区坐下,继续跟儿子视频。

小清凡却皱起了眉头,“妈咪为什么流眼泪?有人欺负你了吗?”

颜洛洛被儿子问得一愣,慌忙去擦去脸上的泪水,解释说:“没有啦,是刚才进了沙子。”

“真的嘛……”

“真的!”颜洛洛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小家伙从懂事开始,就比同龄的孩子要早熟,似乎也格外心疼妈咪,如今才四岁半,就像个小大人一样了。

而他越懂事,颜洛洛就越心疼。

小清凡仿佛不信似的,依然担心地看着她,然后拿着手机对身边的人说:“锦川叔叔,你看,妈咪是不是哭了。”

在颜洛洛回国的这几天,是她的高中同学程锦川在帮助她照顾孩子。

当程锦川俊朗的面孔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颜洛洛早已经擦掉了脸上的泪水,但红红的眼眶,终究瞒不过他的眼睛。

“小洛,到底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好久不回来了,有点感慨嘛。”她敷衍了过去,“对了,凡凡今天听话吗?有没有打扰你工作?”

“凡凡很乖,你放心好了。”程锦川温柔地看着她,“你在那边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就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死撑,我在国内还是有不少朋友可以帮忙的。”

“知道了,你都说过很多遍啦。”颜洛洛终于露出笑容。

“妈咪!那个叔叔是谁?”小清凡忽然睁着大大的眼睛,着急问道。

颜洛洛此时一个人坐在酒店大厅的休息区,也不知道儿子说的叔叔是哪位,便顺着摄像头拍摄的方向,回头看去。

只见那个什么慕总刚刚走出电梯,脸色很不好看,助理在身后帮他拿着行李,酒店经理则是不停地道歉挽留。

看来是刚才的事情让这位大人物不痛快了,所以才决定退房离开。

颜洛洛不想跟那家伙有什么目光接触,便赶紧回过头,继续对视频里的小清凡说:“妈咪也不认识那个叔叔,怎么啦?”


第五章

小清凡眼看着那个帅气的叔叔走出酒店,最终在手机屏幕上消失不见,不禁有些失落。

程锦川忍不住揉了揉小清凡的脑袋,打趣他说:“小家伙,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小清凡不开心地嘟着嘴,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

小清凡三岁的时候,就知道妈妈照顾他很不容易,恨不得快快长大来保护妈咪,所以妈咪说喝牛奶可以长身体,他即使不爱喝,也会捏着鼻子喝下去。

但他四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一夜之间长大,他决定在自己长大之前,先给妈妈找一个全世界最棒的男朋友,来照顾妈咪。

小清凡也考虑过程锦川叔叔,但妈咪却说不想当他女朋友,那小清凡也只好再帮妈咪找其他男朋友。

刚才那个一闪而过的叔叔,小清凡很看得上,可惜那叔叔不见了,小清凡心里很着急,皱着眉头思索着该怎么办。

颜洛洛和儿子又聊了一会儿天,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不过跟儿子视频之后,颜洛洛已经重新打起了精神,她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办理了入住。

躺在床上,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又梦到了五年前的场景。

那天,颜洛洛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房间,身边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正背对着她睡觉。

她只记得前一晚参加聚会喝多了,后来被一个男人带到了房间,那男人好像是酒店的服务生。

颜洛洛惊慌地穿好衣服,把所有现金放在床头,怕男人敲诈,又留了张纸条才离开。

之后就是铺垫盖地的关于颜家二小姐的丑闻。

父亲被气得脑溢血,抢救无效离开人世,母亲不认她这个丢脸的女儿,相爱多年的男人也甩给她一记耳光,转身向她的姐姐求了婚。

颜洛洛承受不住这些打击,最终选择跳海自尽……

颜洛洛忽然惊醒,猛地坐起来,看了一眼床头的钟表,才凌晨三点钟。

这几年,她总是梦到这些,起床喝了口水,继续躺下,却再也睡不着了。

回忆如潮水,把她淹没。

那天,她投海自尽,却被渔民救起,送到了医院。

她这才得知自己怀孕了。

既然老天爷不让她死,那她就坚强活下去,就算是为了腹中的孩子。

之后颜洛洛去了法国,她白天在餐馆洗盘子,晚上读夜校进修建筑学,后来累得住了院,眼看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这才偶遇了高中同学程锦川,在他的帮助下,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也顺利生下了凡凡。

从那一刻起,颜洛洛的世界里,才算是有了色彩。

颜洛洛拿出手机,翻看着儿子的照片,心情渐渐平静,终于重新入睡。

之后的两天,颜洛洛一直在参加建筑师大会,每天的生活安排地满满的。

直到第三天,颜洛洛早早来到会场,就听到女同事正兴奋地说着什么“男神”。

颜洛洛自然是不感兴趣,正打算整理一下前一天的笔记,身边的女孩忽然兴奋起来,甚至无法控制地发出小声尖叫。

颜洛洛莫名其妙看了她们一眼,嚯,一个个满面绯红,两眼直冒桃心,甚至有人捂着胸口说:“不行了,太帅了,我要死了……”

颜洛洛好奇地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主席台。

今天的会议嘉宾已经如常,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格外眼熟……

颜洛洛定睛一看,竟然是……是他?!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见到那个什么慕总,就是她走错房间的那个男人。

“他是什么人啊?”颜洛洛小声地问了一下坐在身边的人。

“慕氏集团的总裁,慕北寒啊!全球排名前十的建筑公司,慕氏集团控股两家,小洛你好歹也是建筑师,连他都不知道?!”身边女孩像看恐龙一样,看着颜洛洛。

“……”

好吧,她还真不知道慕北寒。

她成为建筑师也不过两年时间,在这一行里,她还是个新人。

作为初出茅庐的小设计师,每天学习专业技能的时间都不够,哪还有空关注某某建筑公司的总裁呢!

她再次抬头看向主席台上的男人,的确是气宇不凡,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阴郁,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却也让颜洛洛忍不住一直盯着看。

嗯,还是越看越像她儿子。

正这么想着,只见慕北寒锐利的目光忽然投向她这边……

第六章

颜洛洛心一惊,赶紧低下头,再悄悄抬头看慕北寒的时候,他早已经把眼神转移开了,似乎并没有看到她。

颜洛洛松了口气,想来自己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怎么见到他就想躲呢?

莫非那晚被他强吻后,留下了后遗症?

颜洛洛胡思乱想着,开完了这一天的会。

大会结束后,她等着慕北寒一行人离开后,才走出会场。

刚一出来,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宾利,车边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样貌英俊,气质不俗。

那是陆之年。

她脚步一顿,真想转头往回走,但想了一瞬,还是坦坦荡荡地继续往前走去。

当年她也是受害者,根本没有对不起谁,如今五年过去了,她不想再像过街老鼠一般,畏畏缩缩地活着。

陆之年看到颜洛洛后,快步来到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洛洛。”

“我不会跟你回家的,你不用说了。”她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妈病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颜洛洛冷漠地说,绕过陆之年,继续往前走。

当年,母亲当着所有亲人的面,扭着她的耳朵,把她推出家门,说:“我们家没有你这不要脸的东西!滚!永远别回来!”

只要回想起这一幕,颜洛洛的心就仿佛在滴血。

陆之年来到了她面前,诚恳地说:“妈说了,当年她很不理智,说了很多伤你的话,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她也很担心,很后悔把你赶出去。小洛,我们都有做错事的时候,看在妈这么大岁数的情况下,能不能回去看看她?”

听着他恳切的请求,颜洛洛心软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跟着陆之年上了车。

坐在陆之年的车上,颜洛洛拘谨而难受,越接近目的地,她浑身的血液就越冰冷。

那里曾是她的家,给过她温暖,却也给过她最深的伤痛。

五年来,每次做噩梦,都是在那栋房子里,她梦见自己光着身子,蹲在客厅中间,亲戚和朋友就围在她身边,对她指指点点,他们的口水喷在她的脸上,他们恶毒地诅咒着她。

颜洛洛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再想那些污秽的事情。

反正她以后说什么都不会再回来,既然母亲病了,那就去见她一面吧。

这大概会是她们母女此生最后一面。

陆之年的手,轻轻握住了她冰凉的拳头,“小洛,那是你家,不用这么害怕。”

颜洛洛猛地把手抽了出来,“别碰我,开你的车。”

随后,她拿出湿巾,把自己的手指细细擦了一遍。

陆之年眼底一痛,“我让你这么恶心么……”

颜洛洛苦笑,去法国的前两年,她也一直在心底重复这句话:陆之年,我让你这么恶心么?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从没有背叛你,我只是被人欺负了……

“我有洁癖症,不喜欢和人有身体接触。”她冷声说道。

五年前,和那男人度过荒唐一夜之后,颜洛洛就患上了这种强迫症,除了儿子凡凡之外,她受不了和任何人近距离的接触,如果被人拥抱了,哪怕是友好纯洁的拥抱,她回家后也会反复洗澡。

陆之年眸色变暗,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我也不行吗……”

颜洛洛立即瞪向他:“当然不行,姐夫。”

最后两个字,她咬字清晰有力,无非是在提醒他,不要试图在她们两姐妹之间玩游戏。

也许五年时间,让那个丑闻变得遥远而模糊,让他又想起了她的好,但这不代表,她对他随时欢迎。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