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男神,限量宠 / 高冷男神,限量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第一章

荣华医院。

连续几个小时的急诊结束,萧筝不顾疲惫地往更衣室跑去。

今天是她未婚夫温绍伦的生日,原本是要去约定好的餐厅帮他庆祝的,结果却在半路上接到了医院通知。

有一批连环车祸的急诊病人被送到了医院,医院人手不够,即便还是实习医生的她也要马上赶回去。

现在已经是夜晚23点多了,赶在凌晨前把生日礼物送出去应该还来得及。

来到更衣室,里面有两名护士,正聊得非常起劲。

萧筝简单的跟她们打了声招呼,便来到自己的衣柜前,急切地从包包里掏出手机。

她一边脱白大卦一边拨打温绍伦的电话,想要问他在哪里,好赶过去帮他过生日,可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听。

挂掉电话,萧筝随意的将白大卦扔在衣柜里,抓起包包关上衣柜门,迈开步子正准备离开更衣室时,‘温少’两个字倏地传入耳朵里。

她脚步一滞,猛然抬头,盯着那两名正在八卦的护士问道:“温少?你们说的是哪个温少?”

“还能是哪个温少,当然是温氏集团的温绍伦啊!”其中一名护士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荣兴市能被人们所讨论的温少,那自然就只有温氏集团的长子温绍伦了。

萧筝拧了下秀眉:“他怎么了?”

另一名护士迟疑了下,看着她开口:“我们告诉你了,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啊!”

萧筝立即点头:“好!”

那名护士见她点头后,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道,“我刚才看见,温少和一个女人跟连体婴似的一起被送到咱们医院来了,据说是俩人在郊外正嗨的时候遇到打劫,情急之下温少的那个就被卡住拔不出来了,只是可惜,那女的脸被挡住了看不清长相……”

萧筝脸色唰地变得惨白,后面护士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脑海中,一直回旋着那一句话:温少的那个就被卡住拔不出来了……

直到肩膀被轻推了下,萧筝这才回过神来,抬眸就对上两名护士诡异的目光。

一名护士关心的问:“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萧筝眼眸轻敛,嘴角强扯出一抹浅笑,看似八卦的问:“那温少和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呀?”

“今天的急诊病人太多,手术室都排满了,好像是被送到急诊科2号诊室去了……”

护士的话音未落,萧筝丢下一句:“我有事先回家了,拜拜!”,便迫切地跑出更衣室,往急诊科2号诊室跑去。

笑话,那人怎么会是温绍伦,他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

肯定是那个护士看错了!

对,一定是她看错了……

站在急诊科2号诊室门口,萧筝左手攥紧手机,右手捂住不知道是因为奔跑还是因为紧张而狂跳的心脏,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推开诊室的门。

她屏住呼吸走进诊室,微颤着手掀开蓝色隔帘,倏地,病床上保持着男上女下的羞人姿势的男女映入眼中。

第二章

萧筝脸色苍白如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后退一步。

不,这不是真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除了病床上身上仅盖着一条薄毯的男女外,旁边还站着一名年轻的女医生。

听见动静,三人同时循声望去,待看见萧筝时,均为愣住。

然而,当看见温绍伦身下的女人时,萧筝双手紧握,手背上青筋浮跳,心中窜起怒火。

林静宜?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不仅霸占了她的身份,现在竟然连她的男人也霸占上了。

他不光背叛她,还跟她厌恶的人一起来侮辱她……

林静宜看着萧筝的美眸里满是惊慌,咬了咬红润的下嘴唇,轻唤了一声:“姐姐……”

姐姐?

这两个字落入萧筝的耳中,让她觉得恶心无比。

忍不住想要冲过去,拿手术刀把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开膛剖肚,看看到底有没有心!

温绍伦眉心蹙起,英俊的脸上有些难堪,对着萧筝问道:“小筝,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萧筝强压下心口的钝痛怒火,双眸怒火闪烁,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我当然是来帮我的未婚夫和妹妹做分体啊!”

她将‘分体’两个字加重了语气,缓步走过去,从旁边的工具架上拿起一把手术刀把玩,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和林静宜。

站在一旁的医生,也就是萧筝的好友梁晶晶,震惊得睁大眼睛。

卧槽,她刚才听见了什么!

温绍伦竟然是萧筝的未婚夫?

真是迷之真相啊!

之前就有人相传温氏集团长子早已订婚,媒体还为止特意去挖温绍伦未婚妻的踪影,却无人所获。

梁晶晶刚才还以为,温绍伦身下的女人就是他未婚妻,还想着要是把这个新闻卖给杂志社肯定能赚很多钱。

可万万没想到,还有更加劲爆的内幕。

‘温绍伦野外私会小姨子:意外遭打劫竟导致关键部位被卡,不料在医院分体被未婚妻抓现形’

这劲爆力十足的标题要是往网上一挂,肯定能立马上热搜榜第一。

要不是主治医生们都上手术台了,她也不会目睹这么一出大戏!

“不要……”

林静宜脸色刹那间苍白如纸,害怕的往温绍伦怀里钻了钻。

温绍伦看着萧筝手里的手术刀,脸色微变,出声警告道:“这里是医院你别胡闹,有话等我们回去再说!”

“放心,我刀法可好了,保证一刀下去立马让你们分离!”

萧筝似没听见他的话般,自顾自的说完,上前一步,嘴角的弧度加深,配上她手上那白晃晃的手术刀,让人看了不禁毛骨悚然。

一刀下去把那东西给切了,看他以后还能拿什么到处去乱发情!

林静宜被吓得惊叫出声,害怕的泪水争眶而出,微颤着声音祈求道:“姐姐,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不要伤害姐夫……”

她的话,无疑让萧筝心头的火烧得更旺,一记冷目扫过去,林静宜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原来你还知道他是你姐夫啊!”

萧筝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凌厉的目光盯着林静宜。

“小筝,你先把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温绍纶咽了咽口水,怕她来真的,语气相较刚才要缓和了些。

第三章

梁晶晶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拉住好友,劝说道:“筝筝,你先冷静冷静!为了这种渣男把自己给搭进去多不划算啊!你说是不是?”

这可是手术刀啊喂!

她要是不阻止,真一刀下去,非闹出人命不可。

萧筝身子一震,因为梁晶晶的话,心中的怒火消散了不少,整个人也跟着冷静了下来。

对啊!为了这对狗男女,把自己搭进去确实不划算。

她的眸光缓缓从三人身上扫过,突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们吓得,用得了这么紧张嘛!”

说着,随手把手中的手术刀扔在工具架上,“我可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怎么可能会做出随便在病人身上动刀子的行为呢!”

然而,正当三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萧筝猛然一把扯下盖在温绍伦和林静宜身上仅有的薄毯,举起手机,对着两人咔嚓咔嚓的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自己!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三人都来不及阻止。

林静宜惊叫出声,慌乱的往温绍伦怀里躲去,温绍伦也急忙的将她护在怀里,随即一声怒吼:“萧筝!”

“我耳朵又没聋,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

萧筝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手机上刚才拍的几张照片,选了较为满意的一张递到温绍伦面前:“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我的未婚夫!”

照片中,除了令人脸颊发红的画面外,俩人的脸也被拍的清清楚楚。

“把手机给我!”温绍伦愤怒的伸手想要去抢手机,可萧筝却快他一步的把手收了回来。

萧筝唇角微扬,似嘲弄,似睥睨,漫不经心的说:“别着急,等下我会把这些照片发给你做纪念的!”

温绍伦黑沉着脸,冷声命令道:“我让你马上把照片删了!”

这些照片要是流露出去,不光他的形象被毁,就连温家的信誉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删了多可惜啊!这么优美绝伦的艺术照,应该留着慢慢欣赏才对!”

萧筝挑了挑眉梢,视线往他某处瞥了一眼,唇角的弧度加深了几分:“说不定,你的小兄弟经过这次分体之后,从此就抬不起头来了呢!你就不想留着证明自己曾经辉煌过?”

温绍伦愤怒地倾身上前,想要抓住她的胳膊去抢手机,可他却忘记了自己的某处正被夹着。

这么一个大动作,顿时痛得他在心里骂娘,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噢,对了!婊/   子配狗天长地久,祝你们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萧筝唇勾起讥诮,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傲然的转身,拉着仍一脸懵逼的梁晶晶离开了诊室。

她怕再多呆一秒,会真的控制不住来个现场版的分体手术。

“筝筝……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还在上班呢!”

被拉出诊室,梁晶晶终于回过神。

萧筝猛地停了下来,不满地瞪着她:“姐都失恋了,你还上什么班!”

第四章

爵豪,荣兴市有名的酒吧。

吧台前,梁晶晶将一杯酒推到萧筝面前,豪迈的说道:“喝吧!今晚姐就舍命陪君子,陪你个不醉不归!”

人失恋的时候,怎么可以少得了酒呢!

她虽不清楚萧筝跟温绍伦的感情,但身为好友,她自是了解萧筝,表面越是表现得不在乎,其实被伤得越深。

萧筝端起酒杯,微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现在急需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此刻隐隐作痛的心脏。

曾经在她最痛苦无助的时候,是温绍伦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原本以为,即使全世界都背叛遗弃她,他也会对她不离不弃。

可是现在,他却跟抢走了她一切的林静宜做出这样的事,狠狠地给了她当头一棒。

呵,真是可笑又可悲啊!

连续几杯酒下肚,使得不胜酒力的萧筝胃里翻滚的难受,头也变得有些沉重。

她放下酒杯,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要我陪你去吗?”梁晶晶也放下酒杯,不放心的跟着站起来。

“不用!”

萧筝把她按回椅子上,她头虽有些昏沉,却很清醒。

来到洗手间,门被反锁了,里面传出令人遐想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正在上演着什么。

萧筝瞬间想到了温绍伦和林静宜在医院的样子,胃里一阵恶心,她连忙捂住难受的胃,朝不远转角处的电梯走去。

猜想楼上应该还有洗手间。

然而,她走过转角处,就看见电梯前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简单干净的白衬衫,黑色西裤,黑与白最经典的搭配,仿佛把世间最宽容和最具毁灭性的颜色穿在身上,既矛盾又完美的和谐。

他正低着头看手机,看不清样貌,只能看到他锥型的鬓角,既整洁又舒服。

兴许是听到了脚步声,男人缓缓抬眸,漫不经心地朝萧筝的方向一瞥,便将视线收回。

仅仅只是淡淡的一眼,使得萧筝的心口一凝,僵在了原地。

那是一双犹如海洋般,湛蓝又充满着神秘色彩的眸子,让人向往却又不敢轻易亲近。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出于对温绍伦的报复,鬼使神差地,萧筝迈开了脚步,快步的朝男子走去。

趁男人还没有反应之时,她踮起脚尖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绯色的红唇凑近,印在了那好看的薄唇上,缓缓闭上眼睛。

两唇相撞,冰凉的触感犹如一股电流般,从嘴唇流窜至全身。

萧筝大脑瞬间清醒,猛然睁开眼睛,惊慌的后退一步,相贴的四片嘴唇迅速分离,并将挂在男人脖子上的双手也一并收回。

她满面霞光,羞愧的低下头,不知所措地等待男人的反应。

一秒,二秒,三秒过去……

男人仍没有动静。

萧筝心跳如雷,屏住呼吸,慢慢抬头。

原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男人愤怒的面容,却不曾想,看到的却是男人摇摇欲坠的身体。

她不假思所地,伸手环住男人的腰,用自己的身体支撑他整个人的重量,才得已不摔倒在地。

关注微信公众号:纸愈阅读,获取更多精彩免费小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